◎【文學與音樂的對話】《冬天的詩與歌》11/14(二)14:00-16:00十八卯茶屋

2013年10月10日 星期四

【生活印象】五叔公的歌嘛,真好聽!



五叔公是欣怡老師的家族長輩,
在鹽水開一家「老人嫁妝」。
深幽的小店,鮮少人問,

我們進門探望時,
大喊著:「五叔公!」,
他瞬間應門而出,
(還生龍活虎呢!)
老人家好樂,
一開口就是四句聯,
落落長的唸得好溜!
我門還來不及聽完,
他已經中氣十足唸得意氣洋洋了!

阿叔公笑瞇瞇地說:
「好乖、好乖,大家青春那似花,
來看我這ㄟ老ㄏㄨㄟ。」
我就笑倒了,
說:「阿叔公,我嘛是老太太溜!」
他說:「黑白講,我今年九十七,肖年ㄟ不能跟我比.....

來、來、來,他帶我們進入屋內,
這是阮某啦,
阮是鑽石婚溜。
他掰著手指頭:「你知道,什麼是鑽石婚嗎?
「十年、二十年、再十年……」
他算糊塗了,哈哈大笑說:
「反正,很多年了啦,不簡單ㄟ,還頒獎呦!」
(常民的喜悅,常民的知足,常民的可愛,如此而已!)

古錐的阿叔公,
守著一間年歲老舊的店,
沽售往生時最莊嚴的行頭,
盡每位告別塵世的長者,
臨終的眼,挑選了金雕繡鏤的官帽華服,
一顆抹額上的明珠,
一雙牡丹富貴的鞋,
然後隨塵土,ㄌㄧㄠˇ了,
年年歲歲,歲歲年年,
阿叔公想什麼呢?

阿叔公是了不起的,
因為,什麼也沒說的他,
把一切滾滾長江東逝水似的感嘆,
化做生活裡的達觀,
像彌勒一樣地紮實地活著,
十年無怨,百年無礙,
高高興興地與唱歌給我們聽。

我聽得入迷,
啊,五叔公的歌真好聽!

來聽五叔公唱歌,
要記得拍拍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