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學與音樂的對話】《冬天的詩與歌》11/14(二)14:00-16:00十八卯茶屋

2013年9月23日 星期一

【讀書會公告】藝術與人文的對話


 
講題:感官的豔色派對—威尼斯畫派
時間:2013年9月24日(星期二)14:00-16:00
地點:吳園十八卯茶屋
分享講座:王美霞老師、方姿文老師


威尼斯人說:
「世界上有無數地方以這裡為名來描述
但是這裡始終是最棒的! 
《天使墜落的城市》作者伯蘭特說:
「在威尼斯,人人都在演戲…」

這是一場比蘭陵王代陣曲還要華麗的戲!

當《藝術的故事》來到威尼斯時,
美,變成一襲燦爛耀眼的華袍,
威尼斯畫派是豔色迷離的,
從貝里尼開始,
畫家們在油性媒介找到如何描繪水光瀲灩的畫法,
明亮、華麗、彩度豐富,
威尼斯像一尾豔色的孔雀,
翹著閃亮的羽翼,
縱橫藝術方圓之地。
喬久內在他短暫的32人生中,
趕上這場華麗盛會,
但是,他是帶著憂鬱與頹廢的神秘色彩的,
他的畫筆,時常與提香交鋒,
然後威尼斯畫派的最豔色奇葩:提香,獨領風騷,
聖母、派對、肖像畫,女人香…,
提香以他的金色、橘色,
讓所有富豪捧著錢幣,
來畫家門口排隊!
威尼斯畫派還有一位威羅內塞,
他是色彩王子,
利未家的宴會、迦拿的盛會、威尼斯的凱旋…
他把威尼斯演繹成銀色的王國。

從提香的金,到威羅內塞的銀,
威尼斯,是一場華麗的豔色派對,
但是,永恆的城市終有死亡的焦慮,
天使墜落的城市裡,
最豪華的歌劇院,鳳凰焚燬了!
拜倫嘆息橋的歌詠中,
導演威斯康提用馬勒的第五號交響曲,
哀傷生命中無以告解的愛,
魂斷威尼斯。

美,是一種絕望嗎?
美,到最後的句點是什麼?
答案是……?

924
請你和我們一起來十八卯茶屋
一起走入「人文與藝術的對話:感官的豔色派對—威尼斯畫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