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學與音樂的對話】《冬天的詩與歌》11/14(二)14:00-16:00十八卯茶屋

2013年9月18日 星期三

【旅行】遺失一頂帽子之後



旅行時,我常常掉帽子,
這真不是好事,
但是,一旦帽子弄丟了,
能不能找回來,
或是怎麼找回,
就成為我對這個城市的特殊記憶了。

暑假在德國呂德斯海姆的小鎮,
黃昏時去萊茵河畔賞夕陽,
天黑了,循河岸走回小鎮,
途中還穿越鐵道,
到了旅社才發現:帽子掉了,
心想,應該是找不回來了,
沒想到第二天上午回到原路,
竟看到帽子乖乖地躺在河岸路邊,
像蜷在草叢上的淡紫色小貓,
陽光已經曬乾葉面和度過一夜的帽子了,
自此,對這個小鎮有著好感,
這鎮上夜晚賞河景的人不少,
帽子還在,可見人心不貪。
(先聲明喔,我的帽子可不是便宜貨呢。)


今天在大阪天神橋筋六町目候車,
車來時,匆忙間上車,我又掉了帽子,
去了一趟吹田市,
又回到天神橋筋六町目車站,
已經是半天之後的事了,
候車座椅上當然不見帽子了,
我想試試是否可能尋回,
詢問列車長,
他請我去一樓站長室,
上樓到站長室,兩位站務員迎面來問我何事?
我比手畫腳跟他們説:帽子不見了,
他們頓時露出笑容: はい、はい....轉身去拿東西,
「果然找到了!」 我心想,
誰知,他們彎下腰從置物櫃裡拿出來的帽子,是深藍色的!
「いえ、いえ」我搖頭如浪鼓,
我的帽子是粉色的。
站長和站務員頓時笑容就蒸發了,
一副很緊張的表情趕緊請我坐下來,
:「ちょと待って下さい,」
(不是我在説啦,
那個表情轉變之快,
很像動漫欸!)
他們開始撥電話,
只聽他們轉了一通又一通,
「ピンク,
ピンク, はい、はい!」他們一再確認,
帽子是粉色的,
他們傳述了一遍又一遍,
也不知轉了幾通電話,
十幾分鐘後,站長放下電話,
起身帶我離開辦公室,
他為我打開驗票改札口,
然後指著一條東出口,
説,走完這路,上去,看到左邊一個房間,就是了。
我無法完全理解他的用意,
只得狐疑地循路而去,
甬道很長,走著走着,
我想,該不會是站長耍我吧?
又轉個彎後,
終於,出了地鐵站,
左轉,是一間交通警察局,
一位中年警員站在門口,
一直探身向外,
看到我來了,
迎上來帶我進去,
甫一入門看到桌上端端正正放着一頂粉色圓帽,
「信じられなぃ!」
我忍不住脫口而出!
那位警員用雙手捧著我的帽子,
鞠躬的還給我,
看到一頂帽子這樣被找回來,
我不知道該如何形容這時的心情,
我只能說:我真的很、感、動!

備註:大阪市交通局天神橋乘務所所長還一起合照留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