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紅樓夢導讀】 講題:愛,連皮帶骨化成灰 時間:2017年9月19日(星期二)14:00-16:00 地點:吳園十八卯茶屋

2013年8月6日 星期二

【生活印象】在不眠的夜,你想起誰?


時間:8/88/98/108/11
地點:涴莎古典音樂沙龍永華館,
主題:王子徹夜未眠2
歡迎來看戲喔!


週日晚上,
在涴莎看信宏導演的戲:「王子徹夜未眠」。
散場後,信宏從後台趕來,
像親愛的家人一樣,
我握著他的手,
給他一個大大的讚!
信宏一向不和自己的演員合照,
這一晚破例的,
我們和賣力演出的一群演員們,合照。

這齣戲,又是信宏努力的證明,
我很欣賞這個年輕人,
愛戲,就像愛著一個永世不悔的戀人。
年輕時涉身傳統戲曲,我因而知道:
戲劇,是好深的一碗飯,難捧啊!
信宏愛戲愛戲、編戲、導戲,
這一路上他的執著,讓自己多麼辛苦!
因此,這晚看戲,我有感動,也有心疼。

初識信宏是採訪鐵支路邊劇團時,
在吳園半日閒茶館,
午後,人跡寥寥,
他和峰任一起談著劇團的理想,
陽光慵懶地灑在茶席的榻榻米上,
信宏熱情地談著鐵支路邊,
他說:鐵支路,會發生很多有趣的事,
我們有人住在鐵支路邊,
有人沿著鐵支路,離開家鄉,
又沿著鐵支路,回家了。
他就是回到家鄉耕耘藝術的人,
而,劇團就是閃亮亮的一個故事。

信宏談戲裡、戲外的細節,是拿捏得宜的,
關鍵處,他會請峰任發言,絕不造次,或多言。
這件事讓我印象很深,
那時我覺得這個年輕人很知分寸。
後來,看他導演的戲多了,
越來越了解他的浪漫性格,
以及戲中奔流的熱情,
我想,他選擇戲,戲選擇他,是宿命的。

兩、三年來,
鐵支路創作體不僅在艱難的大環境中求生存,
也面臨團體成員的解構與分流,
離散聚合,他都與戲相依。
我還記得三年前,
信宏帶領台南市復興國中的學生在公會堂演戲,
他鼓勵學期中上表演藝術課程的學生,
親自編劇、排演,
甚至在偌大廳堂讓他們粉墨演出。
信宏央請我主持開演活動,
台上、台下我可以深刻感受他的雀躍、不安與期待,
第一次,    國中生可以親自編導演自己的戲,
在孩子們身後,成為最佳推手的他,
那夜,是多麼興奮啊!
謝幕時,孩子抱著他、圍繞著他,
大家好興奮,台下是不斷鼓掌喝采的家長與老師,
他感極而泣,千辛萬苦的奔走,
只為幫助十幾歲的孩子帶著夢想啟航,
此刻,都變得十分有意義了。
在掌聲中,我彷彿看到他穿戴著船長的亮麗制服,
和幾十位孩子一起大聲說:
夢想,開航吧!

這就是信宏,
我所認識的他,
和孩子有著一樣的赤子之心。

之後,一場場看信宏的戲,
我漸漸發現,
「夢」、「苦悶的心靈」、「尋夢」以及「對世界的願景與擔當」,
這些主題不斷在他的劇情中呈現。
他彷彿以戲劇的情節,
複習自己曾經走過的青春年少,
也以戲劇做為傳聲筒,
與生活在鬱悶青春的孩子不斷對話,
極其可貴的是,
愛說故事的信宏,
從沒有放棄生命的信、愛、望,
他的故事裡的主角,
總是用積極的手掌,
握住生命,不讓生命在陰暗處墜落。

這次演出的故事是以睡夢為線索,
透過一個沈睡於夢境的公主,
以及因壓力過大而無法入睡的王子,
敘述現實與夢境之間不斷追尋的歷程,
公主的夢,是真的,也是假的,
現實的星夜之城,有真理,也有謊言,
被詛咒的夢,到底,何時甦醒呢?
這一齣兒童劇,
信宏編導得頗具深意。
演員不多,每人分飾多個角色,詮釋得宜。
飾演巫婆莫菲思的演員唐易,
肢體語言豐富,
散場後合照時,看他全身浸漬在汗水裡,
仍然親切地與每位粉絲合照,
敬業十足。

離去時,涴莎的人潮仍未散去,
信宏與他的團隊還在與粉絲互動,
漸去漸遠的身後,
仍可聽見小朋友高興的笑聲還有信宏朗聲對話。

【王子徹夜未眠】的故事裡,
有我們熟悉的童話:睡美人、白雪公主、青蛙王子、灰姑娘,
信宏是喜愛童話的吧。

在今年夏天之前,
信宏面臨一段辛苦的路,
擁有的,失去了;盼望的,還未來,
一向樂觀的他,這次也抑鬱療傷,
我無法幫助他什麼?
只能靜靜關心陪伴。
五月【西川滿˙赤崁記】開演時,
他在現場忙得團團轉,
鬚長、臉黑、髮長,身子瘦了一圈,
看到我,他露出難得的笑容,
多好的一個年輕人!
用笑容告訴我:「老師,我還可以,不要擔心啦!」
我看他是憔悴了。
他卻說:「忙戲,戲忙,忙,就好些了。」

戲劇如果是他的志業與救贖,
那麼我希望,作為一個相信的童話的人,
信宏永遠不要失望,
努力做下去,
有一天,戲,會帶來答案,
而且就像他一直說的:
「要用努力,證明自己的能力。」

那麼,失去的,會回來,
愛,可以用時間證明。





鐵支路邊創作體為青少年朋友提供不同於影視綜藝節目的全新原創劇場感官饗宴。
【王子徹夜未眠】相關資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