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紅樓夢導讀】 講題:愛,連皮帶骨化成灰 時間:2017年9月19日(星期二)14:00-16:00 地點:吳園十八卯茶屋

2013年7月31日 星期三

【生活印象】龍眼,圓、圓、圓



龍眼成熟的季節,
夢是金黃色的酒香。

撰文:王美霞
攝影:方姿文





夏天是龍眼盛產的季節,
龍眼滋補,
曬乾製成乾果,
有養血安神之效,
對於心血不足型失眠,
具有食療效益。

小時候對於龍眼的記憶與中元節的印象交疊,
印象中的龍眼,
是一盆盆放在桌案前的供品,
隨香煙裊裊處,
發散一股濃甜的溽香,
夏天高溫,從供桌捧下來的龍眼,
放入口中,嚼起來,滋!的一聲
總是有一種溫熱的味覺。

童年時,我並不特別喜愛龍眼,
因為頑皮的鄰居,
吆喝著去爬龍眼樹,
或是用竹竿打一串串的龍眼時,
身體弱小的我,總是輸家。
我最常被分配到的職務就是:
等著啊,在樹下撿拾掉下來的龍眼!

我張著小小的花圓裙,
兜過來,跑過去,像忙碌的蜜蜂,
卻永遠錯失一半的蜜糖,
樹那麼高,誰知龍眼要往那個方向掉下來呢?
伸長脖子,等啊,等得後頸項都酸了,
才放鬆那麼一下,瞇個眼,
剅地!一聲,龍眼掉下來,
掉到裙底下、樹根邊、泥土裡,
姐姐氣了,罵笨!
鄰居男孩說:你不長眼睛喔?

哼,我討厭龍眼!不吃它,可以吧!

那是童年時,不堪的回憶。
而且,為了偷摘龍眼,
童年的故事裡,
也少不了幾回被大人追打的經驗。

成年後,稍稍親納龍眼,
是因為我喜歡煮糯米粥,
甜甜的糯米粥,灑幾瓣龍眼乾,
說不出的好滋味。
龍眼,漸漸扶為正身,
在茶品、佐食料理中為我所愛。

幾日前從德國旅行回來,
償還幾場演講的舊債之後,
今日得閒,到十八卯茶屋飲茶,
葉大哥和美子,正在二樓佈展,
二樓迎面有窗,
窗外是一株蓊鬱的龍眼樹,
時當夏末,中元已近,
累累成串的龍眼果實,
已漸次轉成金黃,
這次的展覽以「龍眼」為題,
坐在席中,有茶一盅,有盃一個,
可以自得其樂,
放眼望去窗外,是一片借景,
邀請滿眼綠意盈盈走入我心。

美子老師的佈局充滿巧心慧思,
素材有字畫、有詩句、有各家陶皿,
有來自京都的製作豆腐用的木製棧板,
綠葉點點,是隨意點染的依戀,
菊花一朵,是自在安放的初心,
手捧一皿,上有精筆描繪的寫意花卉,
那是鄭美瑞老師的陶藝作品,
採龍眼蜜的蜜蜂,
翅紋透明絲絲可見,讓人驚呼:好神奇!

整個展覽中我最愛的是洪國華老師的一幅詩與畫,
上畫青澀未熟的龍眼,
老師說:「強摘的果子,不甜!」
(生命瓜熟,自然蒂落,
無須強取強求!)
原來,萬物皆備於我就是這份存心,
從一粒種子裡,盼望,
從一朵花裡,看世界,
從一顆果實裡,悟哲理。

靜觀生命的生息,
何處不是像龍眼這般圓、圓、圓滿呢?

備註:
「龍眼圓圓圓」展的陶藝作品家有:鄭美瑞、黃美子、谷源濤、黃福昌、黃柏豪、馮建洲、京都自慢堂山土松泉,詩作:葉東泰,畫作:洪國華。佈展人:黃美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