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學與音樂的對話】《冬天的詩與歌》11/14(二)14:00-16:00十八卯茶屋

2013年7月3日 星期三

【旅行印象】諸神遺忘的國度


印象中的越南,是一部電影,
由馬龍白蘭度所演出的【現代啓示錄】。

劇情是美國上尉班傑明.韋勒深入越南叢林,
奉命獵殺叛逃據地為王美軍上校華特.寇滋
在追尋獵殺目標的過程中,
他開始了一場關於生命的對話與反思,
那段對話是十分凶險的,
文明與野蠻、善良與殘忍,
人性與獸性都在反覆辨證中令人茫然,
它演繹了一個對於生命如此軟弱的人,
如何在殺戮戰場中變得堅實、強壯,
甚至殘忍,而且十分殘忍。

馬龍白蘭度演得極好,
至今我仍記得最後的畫面是一場神秘獻神的祭典,
隨著神殿前眾多茫然的信眾蛇般騷動不安的軀體,扭動著,
一隻犧牲的牛頭在大斧落下時,血淋淋地砍下,
Horrible
寇滋上校從喉頭發出那樣恐懼的低吼,
然後,年輕的殺手奮力砍向他,
死亡之前他的眼睛裡有一種被赦免、被救贖的眼神,
如此詭異的眼神,
彷彿等待已久且甘心承受被刺殺而死的命運,
因為,最大的恐懼解脫了,
那種完全可以放下重量的生命眼神,
讓我想起論語裡記載曾子臨終之際,
要求他的弟子「啟予手,啟予足」,
「而今而後,免夫哉」,是不是就是這樣呢?

生命無論是否任重道,都很累吧!
何況是【現代啓示錄】裡那個帶領一群逃兵打叢林戰的寇滋上校,
不知為何而生?
不知為何而勇敢?
也不知為何而殘忍?
是不是更累呢?
年輕的殺手,終於拯救了他,
只是不知誰再來拯救這位年輕的殺手?

越南,一直是這樣的啓示錄,
尤其是參觀軍事博物館時,
感觸更多,
其中有被炮彈轟炸後不堪卒睹的殘軀斷骸,
有虐待戰俘的尖刺站籠,
有在戰火中尖叫的赤裸身軀與臉孔,
更有因戴奧辛毒害的奇形怪胎,
你能想像,一張照片裡,
一個頭顱有三隻眼睛,三隻嘴巴的慘狀嗎?

軍事博物館外,殺人的武器一一被展陳,
坦克、飛機、以及號稱世上最大顆的,炸彈!
穿梭其中嘖嘖稱奇的,「大部份是歐美人!」導遊先生如是說。
他們來看什麼呢?

走在胡志明街道上見到的越南人的臉孔,
大部份是蠟黃削瘦,還有習慣性地鎖著眉頭,
街上商店低低擺著塑膠桌子,塑膠矮凳,
就地喝茶、吃麵,甚至啜飲高級的越南咖啡,
很難想像坐在塑膠製靠椅,卻喝著拿鐵的感受,
還有許多店家從內堂擺到外面水泥地,
賣的是被分屍拆解的機車零件,
引擎、頭燈、油管、後視鏡,色色皆有,
也難怪滿街跑的都是獨家拼裝風格的機車,
越南的機車數量之多,
使得努力現代化的胡志明市,
還是充滿狂野失序的現象。

這就是越南。

我們順道走去媽祖廟,
這個廟宇有著幾百年的歷史,
四周有參天的古木所雕成的梁柱,
鐫刻秀麗,紋樣細巧,
但如今屬於廟宇的的莊嚴感與肅穆氛圍幾乎已蕩然無存,
我覺得當生命被蹂躪到無以復存的時候,
人便難以相信這是諸神仍在的國度,
幾百年的媽祖廟,
座落在繁華大都,
下午三點,除了我們之外就是另外一組兩人的觀光客,
停留半小時裡,竟沒有一個當地膜拜的信徒,
真的詭異

廟祝想來已經閒了很久,向我們推銷說:
「一元美金,相當越南幣兩萬元
可以點燃一個超大線香祝禱平安。」
我毫不思索地便點香祈福。

願禱家人朋友平安,
也願禱人們不要再以如此兇殘的手段,彼此傷害,
更願禱信仰的心靈,仍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