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學與音樂的對話】《冬天的詩與歌》11/14(二)14:00-16:00十八卯茶屋

2013年5月10日 星期五

【生活印象】深知每一片波浪,都從台北開始



我走過青春 
我失落年少
如今我又再回到
思念的地方
台北的天空,
有我年輕的笑容
還有我們休息和共享的角落…
  離開台北那年,
O年代的風華與喧囂都已經落入塵埃,
走時,回身看見印象中的台北,
是一片闃寂的天色,
我並不知道,是我揮一揮衣袖的緣故呢?
還是,台北的的大浪大濤真的有了些許的安靜,
反正,離開台北,
那一年我的青春,彷彿早殤了。

猶記台北的幾年,
北台灣盆地多雨,多濕,又冷,
我時常一個踽踽漫步,
從師大路,到羅斯福路,
轉新生南部,再踅回和平東路,
三天、兩日,儀式般的散步,
是我寫作的草稿與圖版,
不知踏過多少高低不平的地面,
熟悉多少皸裂滲漉紅磚道,
讓我漸漸從初生之犢不畏虎的氣盛年少,
游焉,習焉,修焉,藏焉…
轉化成一個拿著筆,會沈思,
翻開書,願誠懇受教,
且敏銳而善感體悟生命的我。

師大四年,之後留在台北市任教,
台北的文化氛圍,
濡濡蓄養我的饕餮般的求知慾,
直到揮手而去的八O年代初期。

在南部的異次元空間,
我試著媒合南台灣的空氣、濕度,
還有屬於它那炙烈陽光,以及慵懶的呼吸。
自幼在中北部生活的我,
適應南部的生態,真的沒有那般如意。
多少次在深夜,
我悄悄無冥地垂淚,
而且,依戀地聽著那首王芷蕾的歌:
台北的天空,
有我年輕的笑容
還有我們休息和共享的角落…
台北不是我的鄉愁,
卻是我滿滿掬起的一把青春,
我的青春像水流,
順著指縫溜走了,
於是,一次又一次,
我昇起滿天風帆,
想告訴寰宇天地,我好寂寞,
而今想想,當時,我還有僅存說哀愁的年輕哪!

但,那吶喊的聲音,是極度極度安靜的,
因為,務實的眼前生活,
讓寂寞漸、漸、褪色,然後,退下人生舞台,
不再說寂寞了,也不再記起台北天空的旋律。

學習愛上台南,
我是從一件瑣事開始的,
回到台南,我樂此不疲嗜好是:
曬棉被,曬棉被,然後還是—曬棉被。
我的鄰居總是對於我家陽台上,
成天披掛的花布單十分不解,
他們大概料想我家有一個夜夜尿床的小娃娃,
不然,常常曬棉被,是為了哪一樁?
周遭的人並不知道,
那留在棉被上暖暖的陽光,
是讓我忘去台北早殤記憶的能量。

有那麼一個冬天,下午三點,
我攬起陽台上的被褥,
過大的被子,遮蓋了我的頭手與身體,
矇著暖洋洋的被褥,
扛著滿滿的那一床從四樓噗、噗、撲下樓來,
那送到臥室的一路,
都是太陽的味道,
都是太陽的溫度,
都是太陽的膨鬆舒暖,
那一次,我開始愛上曬棉被這件事,
因為他讓我想起梵谷:印象派的陽光,在南方。

為了這派陽光的熱力,
我決定揮別台北,
勇敢去愛台南,
台北,就漸漸定位成延伸生命數線的起點了。

此去經年,我相信,
我還會繼續書寫更多更多《台南的樣子》,
但是,每一筆文字編撰成形時,
我都不會忘記,在那青春年少的秋日,
我曾身襲長裙衣裾,
翩翩來到台北,
這個城市生養著我文學之路,
這城市捏塑了我如詩的夢之旅程,
這城市含納了我青春的粗疏,
過多的荊棘,不必要的哀愁,
以及說不盡的愛與失落,
我用青春的一汪熱情,
愛它,一如波瀾依戀海洋,
我是遠行的浪,
隨風飄到遠方,
但是,我知道:
每一片波浪,都從台北開始。

511日,我將回到台北,
以《台南的樣子》和台北的朋友分享這一路走來的我,和我的故事,
台北的下午,還是如此濛濛似霧嗎?
霧樣迷離的城市裡,
你找得到金石堂信義店的路標嗎?

如果你正好有空,
而且,你也善於找路,
那麼,我會在金石堂信義店等你,
一如那年,我還青春。

我們不早一步,
也不晚一步,
剛巧趕上下午兩點三十分,
也不說什麼話,
惟有輕輕的問一聲:
「噢,你也在這裏嗎?」

於是,我們就開始快快樂樂來說說「台南好樣子」!



附錄:活動說明
本場活動將以對話與音樂的形式呈現,邀請大家共襄盛舉,新書發表會中王美霞老師將針對書寫《台南的樣子》的心路歷程,書籍內容特色,與書中人物訪談的心得,以及對於新書的期待,與到場的朋友分享。方姿文老師也將談及拍攝過程中,看到許多台南的人與事努力的樣子,讓人心情感動的畫面。活動中,吉他學院劉建志老師與吳珮嘉老師、陳景昭老師將以歌曲與書中的黃花風鈴木、鳳凰花、菅芒花、水仙、阿勃勒、楝花對話,將道地的台南樣子,介紹給與會的貴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