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學與音樂的對話】《冬天的詩與歌》11/14(二)14:00-16:00十八卯茶屋

2013年3月31日 星期日

【生活印象】老得如此優雅





你曾經想過:
人生要用怎樣的方式,
有品味地老去嗎?

撰文:王美霞
攝影:方姿文



下半場後半段,
日本KSC的老爺爺在前台演唱,
音樂會的後台,
老店的爺爺們用很輕很輕的腳步,走進來
聚在這裡準備二度進場,
前台,神戶的爺爺正好唱著「天黑黑」,
熟悉的旋律,詮釋得很跳盪流暢,
我看到董老師輕輕舞蹈著她的長裙,
很輕,黑色裙襬安靜而愉快地飄盪,
一位、兩位走進來補位等候的老店團員,
也開始隨著節奏輕輕搖著,
深怕發出一點干擾的聲音,
又像在水上輕點著舞步,
好輕、好輕的律動,
每個人的臉上,笑著,
在後台昏暗的燈光裡一群老先生相視而笑,
天黑黑、ㄡ、ㄡ、ㄡ、ㄡ…
大家都點、點、點著愉快的曼波,
在幫著台前的日本老爺爺讚聲呢。

然後,那首「最上川舟唄」的歌聲高亢響起時,
他們腳步輕輕點著,
好像在為前台伴舞,
划步來,划步去,踅得很忘我,
微笑得很歡欣,
我抬頭看著眼前這台前、台後的老前輩,
心想:怎麼那麼可愛啊?!
很喜歡他們的陶醉,
覺得人生老到這種滋味,真是醇美。

今天下午,KSC的爺爺們應該兩點到長榮女中,
我和黃總幹事在大門口等著,
時間過去了,竟然不見人影!
日本人一向守時,
為什麼誤點這麼久呢?
陽光燠熱難當,難道?老人家中暑了?
正在狐疑時,總幹事揮手叫我趕快進演奏廳,
進門一看,李浩麗老師又氣又好笑地看著她親愛的「老學生」,
原來,老爺爺為了怕今天的演出演練不夠好,
自己偷偷進來演奏廳練
已經不知道多久了?
誰替他們開門?
他們怎麼進來的?
誰幫他們翻譯?
站那久,不會累喔?
這些問題,都來不及問了,
反正,老人家求好心切,
已經站在那裡練、很、久了!
我看這場面,
覺得他們是很有趣的「師生」組合,
而且,老爺爺,有頑固藝術家的架勢喔!

轉過身,另一片旋律的聲浪傳來,
原來,頂著大熱天,
台灣的老店爺爺也拼場了喔!
他們,圍成一個半圓,
專注傾聽彼此的聲音,
然後,圍得更靠近,討論上台時的默契,
好像,那是一場美式足球開場前的彼此拉拉手,窩窩心,
看這兩邊的用心、用力,
我突然想起任賢齊一首很CUTE的歌:
「我左看、右看,
日本、台灣的爺爺都一樣!
原來每個都不簡單。」
敬業的精神讓人敬禮。

但是,在整個活動中,
我學習更多的是他們對於人事的寬待與和善。
老店上台時,
KSC的爺爺們在後台聽得搖頭晃腦說:
轉過來對我比個「一級棒」的手勢!
KSC銀髮族上台時,
老店說:呴、呴、阿卡貝拉真不是蓋的,
他們,聽得懂彼此的好。
 我記得大地合唱團的團員演唱Kumbaya時,
他們在台上發出具有爆發生命力的音樂曲調,
所有人,都被吸引側目了,
後來細看,才發現他們手上綁著一串小小的鈴鐺,
一起搖起來的聲音,
諧和而美。
我想生命若能如此,
便是得享恩寵的美好,
在音樂的世界裡,
看到人與人之間的「伙伴感」
那真是一件美好的事。

年輕的時候,學生常愛問我:
老師你怕什麼?
我的答案不思便得:怕蛇、怕冷,還怕老。
學生時常愛在這個議題糗我,
冷,有什麼好怕?
蛇,更怕人類呢!
還有,人生誰不會老呢?
我常假意恐嚇親愛的學生:
「再說,扣你國文分數!」

我知道,老,人生不可避免的課題,
卻也是人生很難處理好的課題,

但是,在這三天兩夜的活動裡,
老天爺領了一群老前輩與我結緣,
我感謝這個機緣,
讓我學習生命如何能老去而令人尊敬,
他們用很有生命力的態度活著,
他們願意隨時給我一句溫暖的鼓勵,
他們領受我每一個照顧的小動作時,
就用更溫暖的微笑回報我,
在這樣的互動中,
我覺得自己好像滿是盈餘,

生命之老去,確實無法避免,
但願那蒼蒼白髮來到之前,
我已經學會像老店與KSC的前輩一樣,
老得很優雅!

後記:
大地合唱團的洪綺玲老師一早回信:
原來帶日本老爺爺偷偷進場的「兇手」是她!
她的信裡豪邁地大笑說:
「哈哈哈,我是用破日文和他們溝通的!
「他們迫不及待地要上台去練習 」
我想,身為藝術家的固執與堅持,
只有一樣是藝術家的人才懂,
洪老師「巧遇」得好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