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學與音樂的對話】《冬天的詩與歌》11/14(二)14:00-16:00十八卯茶屋

2013年3月14日 星期四

【生活印象】太陽妹妹的花



太陽妹妹的心中,
有美麗的太陽,
她的太陽是會笑的。


為了大可的紅豆之旅首航日,
我在瑞復益智洽談流程花了很久時間,
敲定活動流程後,
士慧老師特別帶我到中心的每間教室走一圈。

參觀結束前,
美術教室的孩子正好下課,
我走進那間令我難忘的美術教室。

那是一間讓我感動的空間,
空曠的教室裡,沒有課桌椅,
擺設於中央的顏料檯,
像一個放大的調色盤,
紅、橙、黃、綠、藍、靛、紫…
一格格井然有序地分出顏彩,
每個顏色很規矩地拉出一條寬約15cm的色彩直線,
直線的起點是濃稠稠的顏料,
然後延伸出一條同色系的桌板,
桌板上放著一支水彩筆,
筆桿上也是同樣色系,
士慧老師說,那是為了讓瑞復的小朋友更容易方便顏色所設想,
「大部分的時候,筆桿的顏色不對,
他們就不會去沾那個顏料…」
「他們的世界,很單純,是不是?…士慧老師笑著問我。

牆壁上,剛剛拿下來的是一張張高度不等的畫紙,
在瑞復的孩子,如畫家般站立作畫,
老天給予他們的殘障身軀,
讓他們只能站著畫畫,
有時,站著要用軟繩綁住身體,或腳,
背後用站立板撐住,
在持續的站立中,擺位訓練。
拿下畫紙的牆面上,
粉亂的塗滿色彩,
像諧謔的無意識塗鴉,
那當然是握筆無法準確時,
使得畫紙裡的顏色少,
畫紙外的顏色多。

巡步走到公佈欄,
一幅畫著花與樹的創作讓我驚豔,
粗而有力的枝幹,
像強壯的手臂,
穩定一柱擎起,
高高指向藍天,
枝幹上渾厚有力的點,
按著、捺著,點出花與葉的容貌,
強壯的配色,比馬諦斯更野獸派,
明亮而劇烈,彷彿跳躍著說不出口的生命熱情,
我在這幅畫中凝視很久,
士慧老師說:「那是太陽妹妹的畫,
她喜歡畫畫,而且每一幅畫,都有太陽。」
我走到另一幅畫前,看她的太陽,
我覺得她真是一位天使,
老天給了她如此身軀,
她卻用畫筆畫出生命的陽光與微笑,
士慧老師說:「太陽妹妹最愛笑了…」

繪畫教室裡,
充滿張力的作品,
是許多、許多和太陽妹妹一樣的孩子,
用他們熱烈的心彩繪的語言,
筆觸,異於常人的有力,
顏色,幾乎是令人不可置信的大膽,而充滿創意,
我在這些顏色裡行走,
彷彿聽見他們的聲音,
那是一群慢飛的天使,
他們在顏彩裡撿起令人感動的天籟。

什麼是太陽呢?

我曾在普羅旺斯的阿爾,
看見梵谷受難的身心,
卻用彩筆畫出的「星空下的咖啡座」,
波瀾扭曲的梵谷,
沒有放棄用愛看世界。

什麼是太陽呢?
太陽妹妹的花朵,
就是最美的太陽。

慕紅豆啟程的那天,
在瑞復益智煮紅豆,
瑞復大鼓隊的小朋友為了好好表演一場「醒獅」,
在所有觀眾都還未到之前,就不知演練了多少次,
每一次演練之中,
他們會很認真地糾正彼此提棒、舉手,
甚至伸好腰桿、拉拉衣襟的姿勢,
然後煞有其事的練習鞠躬,
一遍又一遍,
一點也不覺得煩,
我看著他們最後一次對著空蕩蕩的位置鞠躬時,
忍不住為他們拍下這敬業的畫面。
我想,在繪畫教室,
他們也是用這種心情拿起筆的吧。,

當我們為大可唱歌,
然後拉起祝福的紅布條時,
突然,一個害羞的小女生,
瞇著眼、笑著、紅著臉危顫顫地捧了一個自己種的盆栽,
要送大可哥哥,
快門按下去時,
我才知道,那是太陽妹妹,
沒錯,那是愛笑的太陽妹妹,
她的畫,有太陽,
她的心,也有良善而美麗的太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