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紅樓夢導讀】 講題:愛,連皮帶骨化成灰 時間:2017年9月19日(星期二)14:00-16:00 地點:吳園十八卯茶屋

2013年2月15日 星期五

【人與對話】愛與原諒,談何容易?





在雨果的故事裡,
愛與寬容,
才是人性的美德。








在奉茶與林瑞明老師品茶,
一進門看見老師理了一頭趴哩趴哩的短髮,
迎春迎喜迎過年,
「看起來,少年喔!」我讚美他老人家。
大過年的,老師遇到我第一句話竟問:
「去看了《悲慘世界》了嗎?」
我說:「首映那天便去了。」
「真是好片子,是不是呢?」老師說。
「是啊,談『愛』與『原諒』,了不起的故事。」我說。
老師抬頭看著我,眼神晶亮,充滿肯定。
我知道,忘年之交的老師和我有一股默契,
那默契是我們都太詩人了,
十足地感性去看生命的脈動呼息,
因此,我所感受雨果《悲慘世界》的那份悸動,老師一觸便懂。

觀看《悲慘世界》音樂劇不只百回,
二月八日那天,再一次觀看電影版的這齣戲,
我仍然忍不住流下淚。
整齣戲裡,演員用自己的原聲歌唱,
以音樂的水平來說,當然不到位,
這些演員不是天生的科班嗓子,
無論是安海瑟薇(Anne Hathaway)的〈I Dreamed a Dream〉、
羅素克洛(Russell Crowe)的〈stars〉、
艾迪瑞德曼(Eddie RedmayneEmpty Chairs at Empty Tables〉,
似乎都讓許多喜愛《悲慘世界》音樂劇的粉絲扼腕,
但是,我在電影版中看到這些演員投入故事人物的用心,
看到他們用最細微的肢體,
詮釋那劇情中的眼淚、掙扎、感恩與迎接大時代的喜悅,
我仍然深受感動,
在我最喜歡的那首歌:〈Bring Him Home〉,
由休傑克曼(Hugh Jackman)唱出來時,
我依然流淚。
我想,音樂有沒有表現到完美的音色,已經不重要了,
重要的是那故事裡的愛,成全,而且願意付出,
多麼令人感動。

走過人生歲月,老天教我們懂得:
愛與原諒是多麼困難的學習,
而且,那卻是終其一生中我們都必須學會的課題,
不然,沒有愛,如何行走生命荒漠?
不然,沒有愛,如何告訴別人,我與你同在?
然而,愛,卻必須用更多「原諒」才能一點一滴換得。

教堂裡的神父,若沒有原諒,
就不會喚起尚萬強重生的愛,
尚萬強若沒有原諒,
就不會解下絞殺的繩索讓賈維逃生,
最後,在槍林彈雨中,賈維放棄追殺,
尚萬強救回馬里歐,成全了他對訶賽特的愛。
原諒的能力,來自於寬容的心,
但是,處在現代激烈對立而競爭的世界,
那份心,總是容易被遺忘,
房龍在經典巨著《寬容》一書裡提到:
「從最廣博的意義講,寬容這個詞,從來就是一個奢侈品。」
我喜愛《悲慘世界》這齣戲,
也許就是因為在這裡看到很多豪華的美德奢侈品吧。

我記得大學時唱過《白蛇傳》的〈斷橋〉,
後來教身段的杜老師問我:
要不要學這齣戲?
我拒絕了,因為我覺得白娘娘太傻,
被最愛的男人辜負了,
還要無怨無尤的愛他,
為了愛盜仙草、水漫金山寺、大戰天兵天將,
落得自己一人腹痛臨盆,唉唉地唱「苦哪…」
換做是我,怎會原諒這個躲在法海身後的男人呢?
「我入不了戲,演不來!」我告訴老師。

多少年後,偶爾機會我重看了〈四郎探母〉,
其中有一段代戰公主的戲,那是很不重要的一段,
但是,年紀的歷練,讓我看她有了一份感動,
我覺得那個番邦的公主,很天真、很潔淨,也很寬闊,
她才會具有能力讓抑鬱一生的四郎,
兔脫異域,找到生命宣洩的出口。
在那時,我終於懂得白蛇傳是可以演的,
白娘娘不是呆瓜,她是愛、她能寬容,她是強者。

《寬容》一書裡曾引用一段令人深省的話:
「既然我們舉目共望同樣的星空,
既然我們都是同在一個星球上的伙伴,
既然生存之謎深奧得只有一條路才能使人找到答案,
那麼,我們為什麼總是彼此為敵呢?」

Do You Hear The People Sing
那是一段美麗澎湃的歌聲,
如果我們可以用愛讓音符響亮,
並且期待明天,
那就讓歌聲持續蕩漾吧!


25週年四代尚萬強演唱〈bring him home
http://v.youku.com/v_show/id_XMzQxOTc0NDk2.html
(王美霞老師說:超強的合唱!讚讚讚!)

十週年安可曲,十七國尚萬強大合唱〈Do you hear the people sing ?〉

附錄:Bring him home
God on high   高高在上的主啊!
Hear my prayer  
傾聽我的祈禱。
In my need  
當我有所求時,
You have always been there
你總是應允我
He is young  孩子如此年輕
He's afraid  
他也會害怕。
Let him rest  
讓他心境神寧吧。
Heaven blessed.
來自於主的眷顧,
Bring him home  
帶他平安回家。
He's like the son I might have known
他就像我的兒子一樣
If God had granted me a son.
如果主您曾許我一個兒子的話
The summers die
夏日消逝,
One by one
年復一年,
How soon they fly
時光非逝,
On and on
從不停歇,
And I am old
而我已年邁,
And will be gone
即將離開人世
Bring him peace  請賜給他平安
Bring him joy   
請賜給他喜樂
He is young
他正年輕
He is only a boy
他只是個孩子
You can take  您能取走
You can give  
您能給予
Let him be  
讓他活著
Let him live  
讓他得生
If I die  
如果我該死去
Let me die
請帶走我
Let him live
讓他活著
Bring him home
讓他平安回家吧。



                                                   《寬容》房龍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