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學與音樂的對話】《冬天的詩與歌》11/14(二)14:00-16:00十八卯茶屋

2013年1月30日 星期三

【書與分享】依然聽花歌唱

讀書,與讀詩,
對我而言,
都是一趟心靈的散步,
那是很安靜,
又很快樂的靜默摸索。


我記得許多年前,
曾經教過一位音樂班的孩子,
她是許多年全國音樂比賽小提琴冠軍的聰慧女孩。
孩子喜歡上國文,所以,國文成績十分優異,
對於音樂班學生來說,
國文、英文是大學聯考的必勝科目,
然而,她並沒有挾此優勝而升學,
因為畢業那年,她考取美國茱莉亞學院,負笈異邦了。
在她畢業前夕,我曾出了一個作文題目:花間心事。
在文章裡,她用很細膩的文字說:
當她拉著小提琴的時候,
常會不自覺地將眼睛閉起來,
那時幽暗眼前常會有一道光,
隨著音符與旋律,跳躍著、流連著,
最後那光將她帶到一個酣暢淋漓的音符世界裡…
我覺得,她是能懂得音樂的孩子,
多年後,在文化中心我看到站在舞台上的她,
以及她的「慕特」,以及「流浪者之歌」,
流浪者之歌,是我多麼喜歡的旋律,
去國多年的她,準確而完全地詮釋那悲絕淒涼的前四個音符,
我的雙眼濡濕,
然後那一段「花間心事」的感動,又上心頭。

我讀書,一如那孩子與音樂的光追逐的感受。

在《海與南方》的書籍分享讀書會上,
參與的朋友說:喜歡聽老師唸詩
他們也問:老師你怎麼讀書?或者讀詩?
我一時不知如何回答,
我只能以那段花間心事般的光點與大家分享,
書,和詩,只是生命中一個光點的相遇罷了。
讀書,讓人很想安靜,
讀詩,讓人很容易澄淨,
現實的擾攘一直太多,
所以,很感謝有書的世界,
讓我們歲月靜好,花香滿地。

那天在十八卯,
閱讀林瑞明老師的《海與南方》,
書本裡的那首〈依然聽花唱歌〉,
讓我有說不出的感動,
兩天後,林老師看到我,
要我唸那那首詩給他聽,
我發自內心的吟詠那樣勇敢與微笑的人生,
然後,老師翻了一翻書本,
說:這首也好,
要我再唸給他聽,
然後,再翻一首,說這首也唸一下…
我和老師一晚都在玩翻書與讀詩的遊戲,
老師像是老頑童,
覺得自己的詩,每首皆好,
當我聽了他詮釋書寫這些詩作的心境時,
我也不得不承認:
歲月與病痛讓老師的詩充滿讓人佩服的張力與寬厚,
所以才決定邀許多朋友一起共讀與分享。
我想,大家都會在這些詩裡,
看到我們也可以一起為自己加油吧。

書與分享的讀書會裡,
我分成幾個單元來說,
首先談林老師的詩風,
再談「什麼是詩的語言?」
然後以「生命」、「肉身」、「陪伴」來談詩集裡的感動。
我沒有談林老師的「貓」,
因為一談起「貓」,
我就有無限的女性主義湧上心頭,
女人怎麼可以和貓劃上等號呢?
可,林老師愛和我槓:女人真像貓!
(老師說:凱達格蘭大道那隻檢閱紅衫軍的貓不算!)
是,與不是,留待共讀的朋友哈哈一笑吧。

應講堂朋友所求,附錄讀書會的講義於下,
歡迎大家一起分享。






 














  間:2013年月124 14:00-16:00
        2013年月129 14:00-16:00
  點:十八卯
主持分享:南方講堂  王美霞

前言
1.在平日裡,
我雖然沒有把林梵列入詩人行列,
但在他詩裡,卻處處感受到生命的實在。
那是平凡的實在,
也是平凡的自在,
也正因為如此,
才讓人感到那裡所呈現的都是扎實的。
 〈尉天驄‧都是從大地滋生出來的〉
2.楊逵:
保持正常的人生態度,一切都會處之泰然。
詩的成因
1.
詩,只隨生命成長。無關學識,無關技藝。
詩人能寫出動人的詩,不是因為他在詩中放下許多偉大的句子
詩是與生命的狹路相逢   (席慕容)
2.
所有的詩,都是
埋藏熾熱的火種
燃燒自己的心
瞬間,爆發產生
極大化的能量
所有的詩,都是
逆向撞擊
時間的回音
靈魂的聲音,歌吟
  迎向太初之光    ——〈林梵˙詩說〉


3.My Fone簡訊
A.你愛我,她知道嗎?
B.
妳很好,可惜我有男友了。
C.
兒子:既然上網吃到飽,晚餐我就不煮了!
D.
爸,媽。你們難道非得在簽字的時候,才  要比較誰愛我多些嗎?
E.
阿嬤,回菲律賓之後,我也不會忘記你的。
F.我們的交友方式,何時只剩下給讚?

〈詩〉
詩想象如神
創造了全新世界
幻化皆成真

〈小詩〉 
小詩的重量
只一首小詩庇護
重生了希望

生命
海是水滴的聚合
本來沒有名字
不同的民族
不同的語言
而有不同的稱呼

南方的國境之南
貓鼻頭岬角的右邊
是台灣海峽
隔海與中國相望
底下是巴士海峽
隔海與菲律賓相望
大自然巧妙安排
我們是遠親近鄰
黑潮自南而北
分支潮湧北上
環流美麗島
帶來潮流與魚羣
帶來豐饒的生機

轉身繞過鵝鑾鼻
即是浩瀚的太平洋
水深兩、三千公尺
我們是南島的子民
玻利尼西亞人
分佈的最北端
太平洋是我們
海泳的大水窟
太陽從海中躍昇
生氣蓬勃

貓鼻頭、鵝鑾鼻岬角
墾丁熱帶林區
豐富的植被、生態
孕育了史前以來的文化
多民族長期生存
消長、融和、交換血緣
啊!南方是海角的樂園
光與熱的所在    〈林梵˙海與南方


忽然,夏天
蟬就鳴響了
一響百響千響
生命之歌
四界迴旋

藏身地底好多年
幼蟲一再蛻變
蟬蛻是進化的過程
爬上了林蔭深處
吸取樹木汁液維生
複綠色的葉叢
相互交錯隱蔽
就只能聽聞聲音
看不見踪影
頻頻高頻率振動
身體兩側的鼓膜
雄蟬高亢的音色
共鳴發聲嘹亮
起音合鳴,點燃
一夏喧囂的顫音
~~~
一陣拉高
又是一陣
知了~知了~知了~
隨之升起了
莫名的孤寂

短促的生命
逼急,火熱煩燥
求偶的聲浪
騷動了夏天
一響百響千響

一幕,熱情
等待交配
一幕,清冷
等待死亡    〈林梵˙夏天的蟬2011.7.7

肉身
我身上的傷口
是我生命的勳章

身體是病的容器
病灶不易診斷
醫生從症狀推論
再經超音波、X
偵測肉體的雷達
找出潛伏的病因

全身麻醉動手術
一群醫生護士
修補身體的脆弱之器
緊急動員一次戰役
我去了一趟烏暗之鄉
茫茫然,又回來了
我身上的傷口
是我生命的勳章

身體是美的衣裳
年輕的肉體飽滿
誘惑動人的曲線
色身絕美的大地山河
遍開青春之花
歌頌愉悅的生命
星空群星點點
閃亮輝映

凡人都得勞心苦身
啊!再看一眼
一眼就要老了

身體是病的容器
有一天就要肉盡骨立
帶著生命的勳章
依然聽花唱歌   〈林梵˙依然聽花唱歌2012.05.05

陪伴同行
在南方的熱帶公園
我們散步、走路,繞行
一棵棵不同的樹種
談天說地,群樹
也是我們的老朋友
聽我們批評時政
反芻島嶼的宿命
而今你行過死的蔭谷
我孤獨走在林中沈思
吸收了釋放的芬多精
當樹葉被陣風吹動
晨霧裡彷彿有笛聲傳來
昔日的言談笑容仍在
我感知仍然兩人同行
            〈林梵˙二人同行  給葉迪

〈山花子〉李璟
菡萏香銷翠葉殘,西風愁起綠波間。
還與韶光共憔悴,不堪看。
細雨夢回雞塞遠,小樓吹徹玉笙寒。
多少淚珠何限恨,倚闌干。


耶和華是我的牧者,我必不至缺乏。
The Lord is my shepherd,
 I have all that I need.
祂使我躺臥在青草地上,
領我到可安歇的水邊。
He lets me rest in green meadows,
He leads me beside peaceful streams.
祂使我的靈魂甦醒,
為自己的名引導我走義路。
He renews my strength,
 He guides me along right paths,
bringing honor to his name.
我雖然行過死蔭的幽谷,
Even when I walk through the darkest valley,
也不怕遭害,因為你與我同在,
I will not be afraid, for you are close beside me.
你的杖,你的竿都安慰我…
Your rod and your staff protect and comfort me.
                〈聖經‧大衛詩篇(Psalms)
就像死亡那樣肯定而真實
你躺在這裏。十字架上漆著
和相思一般蒼白的月色  
而蒙面人底馬蹄聲已遠了
這個專以盜夢為活的神竊
他底臉是永遠沒有褶紋的  
風塵和憂鬱磨折我底眉髮
我猛叩著額角。想著
這是十月。所有美好的都已美好過了
甚至夜夜來弔唁的蝶夢也冷了  
是的,至少你還有虛空留存
你說。至少你已懂得什麼是什麼了
是的,沒有一種笑是鐵打的
甚至眼淚也不是……  〈周夢蝶 十月〉

「如果一個人,
在睡夢中穿越天堂,
別人給了他一朵花,
做為他到過那裡的證明,
而他醒來時,
發現那朵花在他手中…
那麼,會怎麼樣呢?」
                 波赫士〈柯立茲之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