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學與藝術的對話】《偉大的覺醒--希臘的藝術》2018年6月12日(日)14:00-16:00台南市涴莎藝術展演中心

2012年11月3日 星期六

【鏡頭光影】享受日光浴的線條



 
從總兵署,轉入莒光路,
繞過邱良功母節孝坊,
是金城區最熱鬧的市場,
蚵爹、廣東粥、鹹粿、蚵仔麵線…
一路搶招下午的人群,
穿過人群,我來到東門市場前,
那一排排即將成型的麵線,
正安靜地享受著下午的日光浴。



 

從上午開始列隊,
到下午兩點整,
它們已經筆直地站立良久,
時間,在它們身上吸乾水份,
它們的腿度,顯然越來越直,而壯,
但是,做為麵線的本質,
它們仍然是柔軟的,
所以,它們依舊會因風起舞,
在陽光下,搖搖盪盪跳著風的舞曲。

攬著它們腰身的,
是一雙經歷風霜的手,
厚繭、黧黑、粗糙,
那個後中年的男子,
完全無視於我的鏡頭的追蹤與干擾,
當我以千變萬化的角度,
俯身、低探、斜取、偷窺,
無所不用其極的拍攝著那一架架麵線時,
他只是走來走去,
偶爾用一副見怪不怪的表情,
眼角瞅了我一下,
之後,依然忙碌自己的腳步,
他一直替麵線轉身,再轉身,
陽光在哪裡,他就杖地立架,追逐陽光,
邀請陽光來為麵線曬背。
有時,他會用手拍拍麵線的身子腰桿,
應該是探測它們的乾燥程度吧,
如果乾得夠蓬鬆,
他便一把收起麵線,
那個手勢真是俐落,
咻、咻兩下,麵線的長髮就攏在他的手掌裡了。
被束成一把的麵線像極了平劇裡旦角垂在腰際的髮絲,
以前愛看〈拾玉鐲〉的小姑娘,
踩著高蹻,一手甩著長髮,
滴溜溜地轉著俏皮身段,
長髮,是戲曲裡美麗身段的巧絕活,
但是,庶民麵線店老闆,
不跟你玩身段啦,
他只是要讓麵線屈身捲成一綹綹,
乖乖躺在竹篾上,
像良家婦女的一樣,
每根線條都是梳好的頭髮,
感覺很謙卑服從的樣子,
白白地、笑笑地,粉臉對著你。

我的鏡頭裡,焦距一下子是白麵線,
一下子是老闆黑成炭一般的臉,
轉換不易,於是,好幾度失了焦,
眼前模糊成一片。
我只好撐握著鏡頭,對老闆乾笑。
然後,穿梭在麵線與麵線之間,
我捕捉到了身穿桃紅上衣的老闆,
與粉白麵線相映成趣的後現代畫面,
真是迷人。


庶民一直都是很可親的,
如此庶民底層的畫面充滿張望生命的喜悅。
我喜歡這個麵線店的老闆,
因為,有勇氣穿桃紅T恤的老中年人,
真夠給力的。
但願,每個忙碌的日子裡,
在城市眾聲喧嘩的節奏中,
我們可以像他一樣,
也像他的可愛麵條一樣,
如此鮮猛有力的轉向陽光,
梳理周身日光浴的線條。









 







 

















【鏡頭光影】踏著夕陽而去







鏡頭下,
金門慈湖的夕照一一展陳,
像一條金色的緞子,
綿柔柔地隨風一款款擺盪,







縠紋,是天地的的流蘇,
飄盪著拉出婀娜線條,
隨著夕陽一點點染紅,
那線條,也微暈了,漾成一片酡顏。

更遠處,一片退潮後的潮間沼地,
是水與土地的潑墨畫,
大地用濕潤的毛筆筆鋒,
輕輕暈染渲刷,
濃濃淡淡的水墨色,
就漫漶成一幅渾然天成的黑白的寫意山水。
山水畫幅中以焦墨用力揮出的斜刺,
根根指向對岸海域,
每一根仄斜的尖木,
都像刺鎗一樣,
護衛著金門的海岸線。
晚風,在金門的海岸線,
如此野大。

海面上,
一隻隻白羽的鷗鳥,
靜靜划行,
在水與天的無涯背景裡,
尋找歸處。

坐在河堤,
風吹亂髮梢,
我望著夕陽,像聖修伯里的〈小王子〉一樣。
小王子的星球很小,
所以每天可以望見四十四次的夕陽,
魯魯,你曾經像小王子一樣喜歡夕陽嗎?
當我離開島嶼時,
遠行的你正風塵僕僕地飛入城市的眠床,
你是忙碌的,
清晨起身,城市總是等待排滿妳的忙碌,
而一向腳步如此匆匆的你,
或許早已忘記夕陽的顏色。
因此,在離島的黃昏,
我拿起一枝彩筆,
記錄著時間在海上的光影遊戲,
然後揣想每日裡四十四次的夕陽,
是如何讓小王子著迷的?

海面上,陽光染成一道金光,
看著遠方,綿延的是一條響屧梯,
由遠而近,那一條金沙鋪地的道路,
盡頭處是海天一色的地平線,
終點,應該是想像的天堂吧。
我的心彷彿踏著海上的霞光,
開始將對話轉譯成文字,
一字一句丟入漫天而去的浪,
浪來、浪去,澎湃洶湧,
在那當下,我覺得可以看著夕陽,
想著玫瑰,想著狐狸以及蛇的小王子,是幸福的。

此刻,在金門海灣,
看著那海天一色的燦爛斜暉,
我想,把這片美麗剪回去,
裁成一片薄薄的金黃紗緞,
鋪在妳家大廳冷冷的大理石地板上。
那麼,即使妳每天總是錯過黃昏五點的約定
即使妳總是必須趕赴無數個華燈初上的行程,
仍然可以看見夕陽的美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