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學與音樂的對話】《冬天的詩與歌》11/14(二)14:00-16:00十八卯茶屋

2012年12月14日 星期五

【台南人文風華】寫在土地上的愛


寫在土地上的愛—台灣文學的內在光影 
12/15(六)9:00-11:00
成功大學綠色魔法學校崇華廳

在童稚尚騃的五歲,
曾有一個冬天,
母親牽著我的手,
穿過漫無邊際的油麻菜花田,
漫長的回家路上
黃澄澄的一片世界,
讓我的眼睛裡充滿溫暖,
當太陽落下,天際漸次昏暗時,
母親指著天邊的那顆星向我說:
對著它許願吧,
只要心意虔誠,心願便可實現。
因為相信母親的信仰,我告訴自己:
我要上大學,讀很多書。
母親笑著說那顆星星聽到了,她說:
打拼吧,老天會疼憨人的。


國中一年級時,
遇到一位好老師,歐淑章老師,
年輕的她,帶著無比的教學熱誠來到我的世界,
遇見她的那天,
在黑板上,她用工整有力的字眼寫著:
得天下英才而教之,
那時的我,並未開始讀《孟子》,
然而,我從她那笑盈盈的第一印象裡,
完全明白了她對於我們以及文學是充滿愛的。
我對於朱自清〈背影〉那一刻的感動,
是來自於她的導讀,
那一堂課,她眼眶紅了,微微滲出淚…
後來我才知道,老師的父親剛剛過世,
文字裡,有老師對父親的孺慕之情。
那年冬天,因為結婚,老師調校了,
膽小的我第一次鼓起勇氣衝到教師室,
天真的問老師:「你為什麼可以走?」
老師說:「為什麼不可以走呢?」
「那我就沒有國文老師了,我怎麼辦?」
老師轉身笑著蹲下來對我說:
「沒有國文老師,那你就自己去當個國文老師呀!」
歐老師當時的一句,也許是無心,也許是安慰,
卻成為我一生中與文學結緣的強韌因緣,
因為想成為一位稱職的國文老師,
我努力涉獵、研讀,做功課,
我相信:台上一秒鐘,台下十年工的不易古訓。
文學,讓我成為講台上一位願意敬業的老師,
也在多少年來涉獵的過程中,
看見那字裡行間,
寫著土地上真誠的愛,
我曾經因為法理解賴和〈一支秤仔〉的感動,
到成功大學找懿琳學姐求教,
然後,在她的牽引之下,
一步步看到這土地的人們、土地上的文學家,
用那充滿生命的文字鐫刻台灣文學的圖騰,
文學的筆,原來不僅是詩意,更是血液。

連雅堂在《台灣通史序》上寫到:
「婆娑之洋,美麗之島,我先王先民之景命,實式憑之。」
每次教到這課書,心中有很深刻的激盪,
在連雅堂的使命裡,撰書、寫史是一個偉大的志業,
但是斯土斯民的庶民,沒有標舉崇高的志業大纛,
他們只是以生命中相信的信仰,
踏出自己的步伐,
去生活、去扒力、去掙個出人頭地。
那種務實的努力帶給生命的感動,
一如多少年前,
我的母親望著天上第一顆星時,
那晶亮的眼睛,
以及我國中時期的歐老師,
對我那淺淺回眸一笑的肯定與期許。
我很希望藉著自己的轉譯、描述,
把那份感動說給有緣的學生或者朋友去聽。

成功大學博物館邀請我為志工朋友導讀一系列的文學讀書會,
在讀書會即將展開之前,
我將以一場「寫在土地上的愛—台灣文學的內在光影」為序曲
1215日上午9:0011:00在成功大學崇華廳講座,
講座中,吉他學院的劉建志老師、陳景昭老師、吳珮嘉老師
也將為各位以〈白鷺鷥〉、〈雨夜花〉、〈南都夜曲〉、〈走馬燈〉、〈花若離枝〉、〈桂花巷〉、〈四月望雨〉、〈有酒干倘買沒?〉、〈秋天的野菊花〉、〈紅茶的滋味〉、〈丟丟銅仔〉、〈再會吧,心愛無緣ㄟ人〉、〈美麗島〉、〈美麗的稻穗〉、〈小河〉、〈春風吹,你笑容真美麗〉等富有台灣樂府精神的歌曲,
以詩,以歌,以文,以歷史來看這土地上綿延亙股的生命光影。

本活動歡迎南方講堂的朋友一起參與,
不必事先報名,請於講座前至華廳入席。


說明:成功大學崇華廳是一所綠色魔法學校的建築,
      整棟建築除了完全採用環保概念營構之外,
      大廳內有以漂流木為素材的大型雕刻壁飾,
      難得一見的建築,值得參觀見習。
關於崇華廳請參閱網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