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紅樓夢導讀】 講題:愛,連皮帶骨化成灰 時間:2017年9月19日(星期二)14:00-16:00 地點:吳園十八卯茶屋

2012年12月12日 星期三

【府城人文風華】巷弄裡的京都驚豔

  






撰文:王美霞                              
影:方姿文
巷弄裡,好個隱身的夢
富北街,平日裡是一條安靜的街道,雖然緊鄰台南車站,由於巷弄轉仄多曲的地緣之故,使得這一方小小地塊,形成人少、屋靜的天地。如果不特別留意,72號的巷口,一下子就被路人省略,然後,皺著眉找不到這間傳說中的府城京都:衛屋茶事。
驚豔的京都風
衛屋茶事是1920年代日治時期木造連棟宿舍,坐落於昔日北門城門邊與台南驛附近,周遭多為公家用地,衛屋主人是劉上鳴先生,學設計出身,2009-2010年間陸續將衛屋整修成現今形制,每個來到衛屋的人都會為這個白牆黑木再現簡樸的日本京都町家建築外觀所吸引。推 開門,輕響的木門聲,彷彿迎客的聲籟,稍稍右側轉入,立即見到一條長方形的枯山水,鋪在外牆與門櫺之間,靜靜地承接光影,白細沙、灰撲石塊,一下子便滌盡 了外界的喧囂。進入室內,要先低頭,撥開尺幅不寬的門簾,玄關是僅容旋身的大小,室內脫鞋,在落地紙門前坐下,室內安靜得讓人舉手投足因此,輕巧起來了, 安鞋放物,然後,用一個跪身,推開門,迎面而來的是一單間的榻榻米,打通的空間,約有七榻之大,放著幾個矮小的黑漆木几,我最喜愛的位置是裡間靠窗,坐在 那裡,可以收攬衛屋最完整的一片風景,一片白牆,上有黑瓦,一株松樹、一大塊鮮綠苔蘚的馬齒石,以及一片細白沙石鋪陳的枯山水造景,麻雀雖小,一切具足 矣。在此飲茶,有最高檔的一保堂抹茶,或是純日式玄米煎,最夯的茶點是宇治金時,仿京都名店中村藤吉的抹茶、湯團、紅豆,讓人在享用間,彷彿回到京都悠悠 的古巷茶屋。
空間只是童年的記憶
許 多人來到這裡,都認定劉上鳴是因為喜愛京都,因而在府城老宿舍刻意複製一個仿京都的世外桃源,「事實並非如此。」劉上鳴說。小時候在岡山的眷村長大,空軍 基地的眷村佔地廣大,其中有很多早年留下來的宿舍群、辦公室等日式建築,劉上鳴說:「對我而言,日式房子一向就不是陌生的記憶,平房、黑瓦、木頭門,格子 窗,是很熟悉的圖版。」在他童年的記憶中,日式宿舍是第一個空間的印象,也是早年生命中想當然耳的房子造型。他回憶自己小時候住在眷村,那是離岡山市區比 較遙遠的偏僻郊區,他常坐在奶奶家的門口,下雨的時候,看著雨沿著屋簷下著,滴落著,小小的他,有一個疑問:「過了這個橋,這個馬路以外,還有什麼?」這 個答案一直到了國中以後,才解開,那時他才知道原來除了日本宿舍之外,還有很多不同的空間可以買書、買衣服等等。衛屋茶事應是童年印象的再現。
不僅是記憶再現,也是創新的反思
找 到目前這個屋址,是劉上鳴事先沒有預期的。他記得那一次隨意走走散步,在離火車站不遠的富北街發現這三棟老房子,這條街原來有宿舍群,但後來保留不多,當 他著力整修房子時就想藉著還原房子的方式找回這條街早期的時代,也就是這條街的宿舍歷史記憶,有些時候,把一段很重要的時間感留下來,才能讓我們思考,我 們曾經走過的來時路。整修時他保留了屋內木造樑架及床之間與座敷、居間,而櫞側亦為往日該區為數眾多官方宿舍的其中之一。但是,衛屋的設想不 僅是京都的模擬,更希望藉這個正統的空間去學習美學的細膩文化,比如空間、顏色、線條,如何的堅持,才能享有完美的集合,這些都是我們在台灣教育中比較缺 少,而藉他山之石,可以攻錯的。八月份老屋欣力在府城舉辦的「欣府城˙好生活」活動,衛屋就是其中一個展場,展出夏沂汾老師的柴燒作品。屋內除了有品牌SPUTNIK LAB手作皮革物件,亦陳列日本手工生活器具及舊時代日常小道具,並不定時提供不同性質的展覽與日本和文化相關的研習活動,讓喜愛美學體驗的朋友藉著喫茶亦可賞藝品。
放空去看,一切有得
劉 上鳴說:在修復的這間老房子的過程中,也是自己的一種成長,為了掌握準確、絕對的京都風,他必須開始研究更細節的部分,比如怎樣的線條、顏色搭配是對的, 怎樣的尺寸材料,是精準的。這個要項在台灣不容易體驗,因為大環境的教育使我們對於美,可能都鈍化了。他藉著修復房子的過程、吸收再創作,讓自己無形中收 穫很大。我們來到許多陌生的地方都太習以為常,所以不要用太多預設立場去看特別的空間,可能更好。他鼓勵每未來到衛屋茶事的朋友,跳脫不同的想法去看這個 空間,這樣的體驗,才能把真正的衛屋茶事,隨著美好經驗一起帶走。京都,是很古樸的,府城,是很文化的,如果你要把這一切放入心靈口袋,那麼,來走一趟衛 屋茶事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