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學與音樂的對話】《冬天的詩與歌》11/14(二)14:00-16:00十八卯茶屋

2012年11月25日 星期日

【旅行】潑灑整片離別的顏色


我一直覺得,
楓紅是宣告離別之色,
季節至此,走到最精彩的盡頭。

哭紅了眼,哇哇滿地,
都是豔豔落葉。






到京都的第一天,
住進青年旅館J-Hoppers
寫滿旅人手記的牆上,
紀錄著今年楓葉的消息,
永觀堂、東福寺是楓紅指數的先頭部隊,
於是,第二天便往南禪寺、永觀堂而去。

從蹴上地鐵站出來,
撲面的冷空氣,特別清涼。
早晨,南禪寺的人群尚未甦醒,
顯得安靜而好。
許多人在停駛的的鐵道上拍照,
楓葉紅了,映照冷鐵的黑深軌道,
是一幅恰到好處的風情畫。
我信步上橋,在橋墩上,
看眼前落葉滿地的鐵道,
腦海浮起四月時,
同樣的地點,落櫻紛飛,隨風而去…
季節又換了衣衫,
一樣是濃醉的衣裾,
好一身華麗。

中午,在〈奧丹〉品嚐豆腐鍋,
京都的水豆腐,
如出水芙蓉,
嫩掐水滑,
招引我每次都要一親芳澤。
在奧丹用餐的人很多,
用膳之後,走出大門
看到湧來如潮水般的顧客排成不見盡頭的長龍隊伍,
想我只有等了約莫半小時,
心中大呼好加在,太幸運了。

午後,轉入永觀堂,
楓紅之勝,妙不可言,
京都的楓葉最獨特之處
是這般顏色都有百年古剎、古屋為背景,
白牆、黑瓦、參天大柱以及斑駁古木,
槎枒糾結屈曲,
更添豐足的歷史沈鬱感,
時間,在這裡展示一年的季節,尾聲了,
也在這裡宣告,年年歲歲,
美麗過了,滄桑過了。

今年,我來永觀堂四次,
 一次是櫻花未開,
一次櫻花殘落,
一次楓紅初染,
此次豔紅似血。
站在永觀堂,
特別讓我深沈地思慮著生命的有限與渺小,
花紅到葉落,物換星移
時光在百年的古剎如河水般流過,
安靜無聲,
拾起地上一片葉落,
入土之前,它的葉身寫著斑駁的刻痕與殘損,
原來跳盪季節的風中、雨裡之後,
每片葉身都不能毫髮無傷地回到原初的塵土,
難怪,落地前,要哇哇地哭紅了眼。

我在池水邊定睛望著那一片染成橙黃橘紅的圖騰,
楓葉深深淺淺的五重染、七重染,
染成一片秋色,
是成熟的丰姿,
秋天的楓葉,應該是更耐看的,
因為,櫻花只有滿天一色粉、或白,
而楓葉,說不出的層次,都是美麗。
難怪杜牧說:
停車坐愛楓林晚,
霜葉紅於二月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