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紅樓夢導讀】 講題:愛,連皮帶骨化成灰 時間:2017年9月19日(星期二)14:00-16:00 地點:吳園十八卯茶屋

2012年11月8日 星期四

【演講記事】女人心事




 談女人,我的腦海裡總是浮現張愛玲的文字:
「振保的生命裡有兩個女人,
他說一個是他的白玫瑰,
一個是他的紅玫瑰。
一個是聖潔的妻,
一個是熱烈的情婦
——普通人向來是這樣把節烈兩個字分開來講的。
也許每一個男子全都有過這樣的兩個女人,至少兩個。
娶了紅玫瑰,久而久之,
紅的變了牆上的一抹蚊子血,
白的還是『床前明月光』;
娶了白玫瑰,
白的便是衣服上的一粒飯粘子,
紅的卻是心口上的一顆朱砂痣」
每次總覺得,
張愛玲外科手術刀似的文字把男男女女,
都刮乾看透了!

而她自己呢?
張愛玲與胡蘭成的今世今生,
留給這個晶瑩剔透的女子,
是一段大化炎涼的冷寂。
這個女子用一生,
託付一個不可能的現世安穩,與歲月靜好,
於是,離開紛擾的世界時,她說:
灑我的骨灰在空曠之處。
紅塵有愛,不知在短暫人生中,
體貼疼愛過這個女人嗎?
這是我每次想到「女人」這個議題時,
時常縈繞於心的疑問,
女人的故事,說不完,
張愛玲短短的一生,也是亙古的話題耳語。

成功大學女青年會邀請我於119日演講,
主題為:【詩與女人】,
講座中我將從這個聰明絕頂的女子張愛玲談起,
在〈傾城之戀〉中有一段文字,白流蘇如是說:
「你最高明的理想,
是一個冰清玉潔而又富於挑逗性的女人。
冰清玉潔,是對於他人;挑逗,是對於你自己。」 


她的筆下斷言著:「女人哪!是被社會定義的。」
即使是她,張愛玲,這個驚世駭俗的女人,
也沒有離開自己的小、小、小世界,
那方圓中也對於一個男人,有愛。

一日,兩人在陽臺上眺望紅塵靄靄的上海,
張愛玲突然對胡蘭成說:
「你這個人嘎,我恨不得把你包包起,
像個香袋兒,密密的針線縫縫好,放在衣箱藏藏好。」

在送給胡蘭成的第一張照片後,
張愛玲寫道:
「見了他,她變得很低很低,
低到塵埃裏,但她心裏是歡喜的,
從塵埃裏開出花來。」

塵埃裡,如何開出花來呢?
女人要的是土地?還是塵埃呢?
還是一個等待的窗口呢?
我們用一緩煦老下午,來談吧!

11
9  14:00-16:00
在成功大學國際演講廳講座的主題為:女人與詩,
〈南方講堂〉兩年來共有三場呈現女人系列的講座,
第一部曲是:女人與青春
第二部曲是:女人與命運
11月9日這一場是第三部曲,主軸是:女人心事
與會分享的歌曲有:
〈女人花〉、〈捨不得睜開眼睛〉、〈女人心事〉、〈點亮霓虹燈〉、〈問〉
〈結髮一輩子〉、〈容易受傷的女人〉、〈一生守候〉、〈油麻菜籽〉、
〈桂花巷〉、〈愛情多瑙河〉、〈紅線〉、〈威尼斯的淚〉、〈繁華攏是夢〉
〈蒙娜麗莎的淚〉、〈花若離枝〉、〈滾滾紅塵〉、〈漁人碼頭〉、〈魂縈舊夢〉
〈玫瑰人生〉、〈愛的代價〉、〈再會吧心愛無緣的人〉、〈女人的故事〉
女人的故事,是唱不完的未央歌。

成大女青年會將於演講廳現場準備100份講義,送完為止。
現場報名,自由入座,不必預約,
請各位南方講堂朋友提早入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