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學與音樂的對話】《冬天的詩與歌》11/14(二)14:00-16:00十八卯茶屋

2012年11月3日 星期六

【鏡頭光影】享受日光浴的線條



 
從總兵署,轉入莒光路,
繞過邱良功母節孝坊,
是金城區最熱鬧的市場,
蚵爹、廣東粥、鹹粿、蚵仔麵線…
一路搶招下午的人群,
穿過人群,我來到東門市場前,
那一排排即將成型的麵線,
正安靜地享受著下午的日光浴。



 

從上午開始列隊,
到下午兩點整,
它們已經筆直地站立良久,
時間,在它們身上吸乾水份,
它們的腿度,顯然越來越直,而壯,
但是,做為麵線的本質,
它們仍然是柔軟的,
所以,它們依舊會因風起舞,
在陽光下,搖搖盪盪跳著風的舞曲。

攬著它們腰身的,
是一雙經歷風霜的手,
厚繭、黧黑、粗糙,
那個後中年的男子,
完全無視於我的鏡頭的追蹤與干擾,
當我以千變萬化的角度,
俯身、低探、斜取、偷窺,
無所不用其極的拍攝著那一架架麵線時,
他只是走來走去,
偶爾用一副見怪不怪的表情,
眼角瞅了我一下,
之後,依然忙碌自己的腳步,
他一直替麵線轉身,再轉身,
陽光在哪裡,他就杖地立架,追逐陽光,
邀請陽光來為麵線曬背。
有時,他會用手拍拍麵線的身子腰桿,
應該是探測它們的乾燥程度吧,
如果乾得夠蓬鬆,
他便一把收起麵線,
那個手勢真是俐落,
咻、咻兩下,麵線的長髮就攏在他的手掌裡了。
被束成一把的麵線像極了平劇裡旦角垂在腰際的髮絲,
以前愛看〈拾玉鐲〉的小姑娘,
踩著高蹻,一手甩著長髮,
滴溜溜地轉著俏皮身段,
長髮,是戲曲裡美麗身段的巧絕活,
但是,庶民麵線店老闆,
不跟你玩身段啦,
他只是要讓麵線屈身捲成一綹綹,
乖乖躺在竹篾上,
像良家婦女的一樣,
每根線條都是梳好的頭髮,
感覺很謙卑服從的樣子,
白白地、笑笑地,粉臉對著你。

我的鏡頭裡,焦距一下子是白麵線,
一下子是老闆黑成炭一般的臉,
轉換不易,於是,好幾度失了焦,
眼前模糊成一片。
我只好撐握著鏡頭,對老闆乾笑。
然後,穿梭在麵線與麵線之間,
我捕捉到了身穿桃紅上衣的老闆,
與粉白麵線相映成趣的後現代畫面,
真是迷人。


庶民一直都是很可親的,
如此庶民底層的畫面充滿張望生命的喜悅。
我喜歡這個麵線店的老闆,
因為,有勇氣穿桃紅T恤的老中年人,
真夠給力的。
但願,每個忙碌的日子裡,
在城市眾聲喧嘩的節奏中,
我們可以像他一樣,
也像他的可愛麵條一樣,
如此鮮猛有力的轉向陽光,
梳理周身日光浴的線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