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學與音樂的對話】《冬天的詩與歌》11/14(二)14:00-16:00十八卯茶屋

2012年11月13日 星期二

【生活印象】愛,怎會如此愚蠢?


 


在閱讀這篇文章之前,
我想邀請你,先點這個連結:
去聽一聽119日那天,
在成功大學國際演講廳
主講〈女人心事〉時的原音錄製









鍾韋震老師以很深情的嗓音,唱著,
唱得真是好。
好歌,入人心臆,波盪不已,
那天,其實我也聽得很恍神了,
之後,那天的音樂依然迴盪在南方講堂朋友的心扉裡,
我在FB的粉司頁,看到大家的感動,心有戚戚焉。

今晚打開信箱,
吉他學院劉建志老師寄來這一段錄音時,
我正在台北,剛從冷濕多雨的街道走來,
在低溫的靜夜裡,
聽完了那段旋律,
淚,竟忍不住滑下來…
我知道,劉老師在整理音軌時,
一定也很感動。

我一直喜歡〈愚人碼頭〉,
那是多年以來的心事,
這首歌曲的創作背景裡,
有個愚不可及的故事:
一個陷在愛情的漁夫,
有天燃燒他的船,
在一個漁港停電的夜。
他怕迷航的情人回首時,
會錯過他的等待

燃燒所有,只因害怕一次錯過,
是怎樣的愛,可以讓人如此…愚蠢,
卻又如此愚蠢得讓人感動呢?

這首歌流行之後,有一年
我到挪威北角日不落之處,北角(Nordkapp),
它位在馬格爾島Magerøya是在距離北極2102.3公里的的一個海岬,
終年酷寒,夏季裡冷風冽骨,
晚餐後已近十點,
沿著海岬車行,陽光仍在窗邊追逐,
對挪威的印象就是鎮日逼人的光線,
那天天氣晴朗,
我很幸運看到午夜十二點,
太陽瞬間落下、又瞬間升起,
至今我仍記得那個秒差之間,
太陽在天際彈跳又升起的畫面。
時間在這裡,彷彿沒有消失,
隨亙古的光年延長著。
海平面上波瀾壯闊,
彷彿有一點漁帆的黑影,緩緩駛來…
在那一刻,我想起了這一首歌。
時間是碼頭 它收留我停泊
滿載的魚獲 原來是你我 擁抱的失落
在愛情的碼頭 我燃燒我的船
怕夜黑時候 你疏忽錯過 我焚心等候
我已不能回頭 天 它可願意幫我
你在何處飄流 你在和誰廝守
我的天涯和夢要你挽救
我已不能回頭 天 你要傷我多久
多麼愚蠢是我 多麼愛你是我
才會守著不走 你給的寂寞

這首歌的愛,近乎愚蠢,
但是,哪一份真情不是以愚蠢的代價收結呢?
我記得擔任學務主任時,
曾處理一件棘手的學生事件。
年輕的女孩子因戀愛而嘗禁果,
她天真地寫下內心的愛戀,
放在部落格,鎖碼、封藏,
天真地以為甕藏的心事,無人會知,
卻怎麼也沒想到:
破碼,對於深諳科技手法的前男友,
易如反掌。
於是燎火的訊息真真假假在網路上傳得滿天飛,
更多無聊的人士,
去頭掐尾、妄自增添,加油添醋地腥羶煽情,
我一方面對外強悍地撲火,
警告那些不懂事的年輕孩子,
不要妄傳訊息而觸犯法網,
一方面安撫學校師生,
讓風波止息淡去,
而且,為了使這位身心巨創的孩子,
走得下去,每晚請輔導教官拿著電話和她說話直至一天睡去…

事件開始燎原時,
傻眼的我、不解的我、憤怒的我,
曾在辦公室的諮商室裡,
對著那個釀禍的孩子問:
「你怎麼這麼傻?
把自己弄得遍體鱗傷,值得嗎?」
真的不值得,因為她典當了青春的一頁,
可是那女孩卻在我眼前,哭腫了眼,仰起頭來,
用佈滿淚水的雙眼…抽噎著告訴我:
「可是,主任…我、愛、他…」
聽到那個十六歲的孩子說這句話那一刻的心情,
我至今無法忘記。

那一張臉,那個當下,
我真的很感動,
不知為什麼,我感動她的愚蠢的愛。
我決定幫這個孩子撐過去,
我在她愚蠢的愛情裡,
看到一種勇敢、真誠,與義無反顧,
我設想,她才十六歲,
生命才開始,我怎能在這個最需要相信的時候,
告訴孩子愛情是一場騙局,
而且喜歡一個人可能近乎狗屎?
她才十六歲,
如果天可憐見,
她會走到六十歲,
漫長的歲月,時間是答案,
時間會教會她,愛是條件、計較、膽怯或者其他等等,
每一站的碼頭都會給她一個成長的人生結論吧,
但是,十六歲就得到這些,未免太荒涼。
就在懂得的當下,
我希望成全她這一次的勇敢。

今天重聽〈愚人碼頭〉,
如果我們可能聽懂這首歌裡的一分真誠,
那麼,可不可以,不要去問:愛,怎會如此愚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