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紅樓夢導讀】 講題:愛,連皮帶骨化成灰 時間:2017年9月19日(星期二)14:00-16:00 地點:吳園十八卯茶屋

2012年11月10日 星期六

【演講記事】花兒的眼淚

  撰文:王美霞
攝影:方姿文


演講堂上,
一百份講義很快便索取告罄,
下午的成功大學國際演講廳
坐滿了來聽〈女人的故事〉的學員,
還有專程從台中趕來聽講的好朋友,


如果從我的演講台上望過去,
越過每個肩膀,落在每一張臉上,
我約莫可以判斷每位學員的年齡,
有年輕的女孩、中年而仍見風姿綽約的女性,
以及戴著老花眼鏡的阿嬤……
在拿起麥克風那一刻,
我很感動,何德何能而可共享此刻?
我突然想起娘家的媽媽,以及婆婆,
如果他們在天堂,
可以聆聽人世間的耳語,
會不會聽到我的聲音?

許久以來,我開始講女人的故事,
媽媽及婆婆都是我敘述中的女性原型,
小時候,約莫五歲,
母親教我對著天邊第一顆升起的星星許願,
她說:只要誠心夠真,願望便會實現,
母親一直到晚年,
仍然喜歡告訴我:天上的星星及月娘會說話這件事。
我沒考量過那是不是有科學依據,
因為我相信,母親的世界裡仍有願望,未達成,
所以,星星的熠熠光彩,是她的期盼。
我不知道,當我晚年時,
能不能像母親一樣,仍然相信星星的光亮。
但是,母親走後,我在許多次旅行的路上,
看見天上的星星,都很想問:
天上的星星,你聽得懂我的話嗎?

母親單純的信仰,
陪我走過許多人世間的不堪與挫折,
讓我成為還願意努力的人。

至於,婆婆,是從來不會說教的,
她也從不會像我柔弱的母親那樣善感、多愁,
她有一個大嗓門,
罵人、說笑話,以及敘述過往的苦難歲月,
她來與我同住時拍著胸脯告訴我:
「我這個人呀,最好相處,
從不罵媳婦,只罵女兒。」
我相信了她的話,
開始了十幾年與她相處的歲月,
事實上,住在一起的第三天,她就罵我了,
因為,我不讓曾經罹患中風的她吃豬頭皮以及五花肉,
她和我打架呢!
不過,領教了婆婆的大嗓門後,
她與我還是和樂融融地住在一個屋簷下,
因為我知道,她把我當女,
而對於女兒,當然很自然而然,就開罵了。
與婆婆相處十幾年後,
她病得十分狼狽地走了,
我在她離開人世的那一年,
度過失落的茫然,
也對於生命的衰敗有著深沈的憂鬱,
那時我才發現,
其實我和孩子一樣,很愛婆婆的。

「婆婆、媽媽」一向是很多人都卻步再三的,
但是,女人真的只有在懂得婆婆媽媽之後,
才開始悟出自己可能的美麗。

今天這一場演講,來了許多陌生的婆婆媽媽,
因為,許多人是第一次聆聽南方講堂的課程,
讓我不斷思考抓在我手上許多的主題,
該如何與她們分享呢?
一時之間,感觸良多,
這是第一次在演講台上,
覺得自己彷彿又回到為人女兒與為人媳婦的身份,
我不想專業,只想家常地談心情,
談著談著,媽媽的臉一張張在演講廳裡,
微笑著,看著我。

演講結束後,幾位學員告訴我,
她們在演講的中場,便落淚了…
聽她們敘述聆聽歌與詩的心情感受時,
我了解今天的講題正好喚起每個在場女人最底層的心事,
心事,是難以言詮的,也沒有理性節奏的,
心事,只能同感共流,
在那一段段歌曲詩歌的字句裡,
女人找回自己的心情,
並且落腳在最樸素的感動中看待自己的感覺,
如此而已。

我想每位學員,都有自己的故事,
每個人的故事,都不是一位講者可以完全理解的,
因此,要結構一個很標準人生答案,太難,
我並不是一個雄心壯志的講者,
更不可能成為生命的真理導師,
我和在場所有的朋友一樣,努力生活、努力生命,
努力讓自己如果是一朵花,
就成全一朵花的美麗與哀愁,
所以,我只願撒出那段段的感動與你們分享,
但願,藉著那片片段段的感受,
我們可以在短暫的相遇裡知道:
原來每朵花,花開有時,落淚有時,凋零有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