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紅樓夢導讀】 講題:愛,連皮帶骨化成灰 時間:2017年9月19日(星期二)14:00-16:00 地點:吳園十八卯茶屋

2012年10月9日 星期二

【演講記事】再見南女

 
主題:古典文學教學實例演練
      —情慾的死亡陷阱
時間:20121009日 09:00-12:00
地點:台南女中椰風廳
講座:南方講堂  王美霞老師


早上九點,在台南女中門口停了車,
以徒步進入曾經熟悉的校園,
傳達室的姚先生依然如此親切,
從窗口探出身子一直對我猛揮手說:
「主任、主任把車子開進來放啦!」
我對著他笑一笑,說:
「走進來的,就可以了…」

一步步走著的當下,
彷彿時間又回到那年,
我考進台南女中成為國文老師……

教務處郭主任曾說,我是空前絕後的例子,
因為我考取台南女中兩次。
第一年考上,拒絕進來教書,
第二年再來,又再度考取,
我記得第二年來考口試時,
郭主任問我的第一個問題是:
「我們去年錄取你,你沒來,
今年怎麼又來考?」
最難關的問題,總能夠以最真誠的敘述被諒解,
我說:「我希望以一個國文老師的身份走進台南女中」
幾年來,沒有忘記這個簡單的自我承諾,
退休後,再次踏入南女,我仍是簡單的國文老師身份,
今天,為教師專業成長研習擔任講師
我來與台南市國文老師分享經驗。

校園依然雅靜,
退休兩年來,許多昔日同事的召喚,
都不曾使我再次踏入這個職場,
因為我深信,只有飄盪得越遠,
才能看見自己生命的能耐,
我不是依附的葉,
而是風漂的果實,
不能只是吮吸樹根的滋養微弱茁壯,
我應該讓自我的世界更遠大。
然而,這份情感,是十分複雜的,
重回南女,我的腦海裡,
竟分明醒來陳芳明〈深夜的嘉南平原〉的文句:
「離開你,我不曾哭泣。
再見到你,我已熱淚盈眶,
因為那總是發生在深夜的夢裡。
這時,你是平躺的島嶼,
我假裝與你一起並肩臥下。
推窗迎街夜涼,
正好望見北斗七星冷冷的發光,
我才驚覺自己擁住的,
只是一張北半球的地圖。
阿,我剛做完一場與地圖等高同寬的夢。」

南女太小,並不是與天地等高同寬的宇宙,
但是它畢竟蒐藏了我許多似水年華中
愛與不愛,淚水與夢,或者以傷口剝離般掙痛成長的智慧。

兩年後,再見南女,
這一場演講,你們給予我的肯定與感動,我記在心裡,
國文教學,是一個很素樸而且可以簡單的志業,
當我褪下滿身的行囊時,
你若要問我,曾經從哪裡走來?
我依然會歡喜地對你言道:
那一年,我在台南女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