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學與音樂的對話】《冬天的詩與歌》11/14(二)14:00-16:00十八卯茶屋

2012年10月12日 星期五

【演講記事】總是當年攜手去,遊遍芳叢



主題:〈印象六帖〉之三:花


講座:南方講堂 王美霞
吉他學院 劉建志

              吳珮嘉
時間:20121012 9:00-12:00
地點:台南社區大學

撰文:王美霞
攝影:方姿文

講座結束之後,
整個課堂還在沈浸在花、花、花的詩詞世界裡,
忽然前頭的一位學員說:
「老師,你今天看起來有憔悴的詩意喔。」
我笑了,會嗎?
講「花的印象」應該是明朗的嬌豔呀,
也許,是季節的緣故,
人為季節所欺,
秋天,花朵凋零者眾,
於是,爰引李白的詩回贈給這位心細眼尖的學員:
「秋風清、清月明,
落葉聚還散,…
早知如此絆人心,何如當初莫相識。」
那學員說:這個好,老師你下次講「落葉」何如?

對話之餘,浩首長嘆,
落花都已不堪了,
何況落葉?

今天印象六帖之「花」的主題,
說得自己幾度心有戚戚焉,
主題中有幾段講述,
一再玩味,仍是愛而不捨,
試引於下,與未能親自參與講座的好朋友共賞:

其一:
什麼是花呢?
「泰戈爾說:綠葉戀愛了,就變成了花。」
我覺得這個定義特別可愛,
因此拿來作為此帖的開頭。
想想那葉子多麼的充滿詩意想像,
竟想換穿不同的衣裳,
讓自己的生命擁有花般的美麗。
泰戈爾用「戀愛」二字下得好溫柔,
擁有「愛的能力」是很善良的,
比起不能去愛人的人,真的可愛多了。

其二:
〈花非花〉白居易
花非花,霧非霧,夜半來,天明去。
來如春夢幾多時,去似朝雲無覓處。
朦朧裡,許多的美麗記憶,
是清晨之霧,短暫護守,散去無蹤,
蘇軾說:事如春夢了無痕,
其實,那些輕逝的夢啊,只是試煉著我們,
讓淚,不能輕流,
就是有淚,也要在無人的路上靜靜彈落。

其三:
〈代悲白頭吟〉劉希夷
古人無復洛城東,今人還對落花風。
年年歲歲花相似,歲歲年年人不同。

我記得第一年當畢業班導師,
送走學生時,
一個人坐在空去的講桌前,
第一次覺得生命只是不斷不斷感傷的目送,
後來一年年,長了繭,也厚了感情的甲殼,
就有能力去擦拭他人臉上的淚水,
那是職業上的敬業,
然而,年年歲歲、歲歲年年,
底層的心裡,仍然,難過此關。

其四:
〈詠桃花〉志勤禪師
三十年來覓劍客,
九回落葉又抽枝。
自從一見桃花後,
直到如今更不疑。

我記得第一次唱《牡丹亭˙驚夢》時
便被那段台詞感動,
「是哪處曾相見,
相看儼然,
早難道好處相逢無一言。」
一見之緣,通常都是宿命,
人往往不能明白為什麼獨獨情鍾於此?
講宋詞時,特別喜歡大晏小晏的書寫氣象,
大晏(晏殊)說:「落花人獨立、微雨燕雙飛。」
一語道盡天下間共同的孤獨,
可貴的是,當時他權傾一時,貴為宰相
仍然要明白地說:我很孤單。
小晏(晏幾道)成長之後,家道已然中落,
他的愛情,帶一點蕭然的淒迷,
但是,在落拓中撞見的真愛,
一生難忘吧,所以他深情寫來:
記得小蘋初見,兩重心字羅衣
琵琶弦上說相思 。
當時明月在, 曾照彩雲歸 。
此生,與多少人錯身擦肩,
記得的衣衫,疊映著臉龐,
讓自己也有那「一見桃花」
「直到如今更不疑」的執著,
真是慚愧自己於今仍在擺渡!

其五:
講座最後節引李偉文〈迷路只是為花開〉的一篇文章與學員共享。
生命之旅──別無所求
  1.在年華逝去之前,
我從未留意過,季節之花,竟如此美麗,
我甚至未曾留意過
想要優美地老去,這竟也是如此之難的事
如果有人說,要再給我一次年輕的機會
恐怕我會悄悄地拒絕,
重覆一次年輕時候的心動與迷惑
並非我所期待的
那就是人生的祕密,那就是人生的禮物。
  2.在年華老去之前,
我從未留意過,季節之花,
人的生命,竟是如此地短暫
人們總是憎恨、爭論,然後受傷
到何時才能互諒、互愛
然後變成連語言也不需要的朋友
若有個朋友,能在我迷惑時
深深地憐愛自己
並肩坐,一起遠眺落日
那我就別無所求了
那就是人生的祕密,那就是人生的禮物。
  3.在年華老去之前,
我從未留意過,季節之花,竟如此美麗,
我的人生之花將謝之時
好不容易在我的心底開放了
若有能與我並肩遠眺落日的朋友
那我就別無所求了
若有能與我並肩遠眺落日的朋友
那我就別無所求了
別無所求,別無所求
那就是人生的秘密,那就是人生的禮物。」
令人感觸很深的歌詞。
我想,大概常常有人會自問:
「若是生命可以重來,我會做同樣的選擇嗎?」
  法國小說家莫泊桑曾寫過:
「人生不像你所想的那樣好,也不像你所想的那樣壞。」

                   
其六:今天選了幾首歌,聽到心裡去,值得共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