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紅樓夢導讀】 講題:愛,連皮帶骨化成灰 時間:2017年9月19日(星期二)14:00-16:00 地點:吳園十八卯茶屋

2012年10月22日 星期一

【府城人文風華】華麗中的靜寂



撰文:王美霞
攝影:方姿文



日本桃山時期,
短暫只有三十八年時間,
然而曇花一現的桃山文化在藝術上承先啟後,
打造一個值得書寫的年代,
這年代中有金碧輝煌的繪畫、
富麗典雅的漆器以及古樸素淡的茶盌陶器,
而所有的元素都能在茶道中具體呈現。

1021日,星期日,
上班人口的休假日,
是日在台南,顯得特別慵懶舒緩,
晨起經過孔廟轉入忠義國小武德殿,
殿前值班的工友拎著一把鑰匙,堅持不開門,
我央求工友先生:「開一下門,好不好?」
他說:「透早的,沒人,開門不是很危險嗎?」
我看了一下錶,八點?算早嗎?
我們的城市真是無欲無求,與世無爭,好生活的。

早晨的武德殿很美,
陽光透過竹簾的細縫,
在偌大的地板上織成一片片黑白光影,
我和姿文老師各持一個大拖把,
橫掃過來、直刷過去,玩得不亦樂乎。
地板的灰塵一方方淨化之後,
就是朗亮的蠟色,
赤足踏在其中,舒服。
不久,大億麗緻的小姑娘們進來,
劈頭問我:「老師,我們能幫什麼?」
我看她們一個個仄身短裙,粉臉翹髮,
就說:「站那兒,站那兒,
可愛的姑娘站在門口就是最顯眼的公關了。」
在他們一陣喧笑中,這忙碌的一天順利展開了。

今天上、下午兩席,都有古琴及茶道的演出,
古琴的演奏讓我很是陶醉,
我站在演奏古琴的陳老師身側,
因地利之便,
很近的距離去看那手上拂、攏、拈、掃、挑的每個細節,
輕重、緩急如行雲流水連綴成音,
琴弦,沒有托高的柱馬,
因此每個音,都是具體、沈穩、厚實,
跳盪的音,是高山的想像,
綿柔的音,是流水的比擬,
琴弦,能撥盪千百種情緒,
令人繞樑品味。
今天陳老師所挑的曲目也特別讓我喜歡,
大學時在南廬吟社伴奏古箏,
每次社團表演常會點〈秋風辭〉
這首古詩一開場的伴奏就是左右手撥絃橫掃,
不斷撥掃之間,感覺落葉就在箏面紛紛落下了,十分痛快!
因此,只要一點到這個曲目,
總能讓我這個彈箏人HIGH到不行。
而且,歌詞也好:「早知如此絆人心,何如當初莫相識?」
撩亂得像落葉。
也許是一開始的古琴就從這首彈起,
才使得今天偌大的武德殿,
有一份濃濃的秋意。

古琴的素樸與婉轉,
配上桃山金澄燦爛風格的障壁屏風,
一時間,讓我眼前有一種錯落的迷惘。
在茶道展演的空檔時間,
我獨自靜坐在屏風的角落,
耳邊聽著中日語交錯的介紹台詞,
心卻隨著想像遠逸,
在我眼前這幅高台寺,
是豐臣秀吉的家廟,
叱吒戰場殺戮打天下的他,卻熱衷茶道,
他生前的茶室裡,器皿全由黃金打造,
黃澄澄的斗室,
僅容一人盤腿品茶,
行旅到哪裡,
茶室亦隨之搬遷陳設,
但,無論置身何處,只容一人品茶。
我不禁在想:一個人用一身的黃金
是鞏固自己,抑是禁錮自己呢?
富貴到底是什麼?
天下之大,僅容一人?
呼息之間連疊席旋馬的方圓都沒有,
那麼,他的一生中享受著怎樣的人生?
以之視之,榮華富貴原來也是一幅如此擋人而不得近身的壁障畫啊?

豐臣秀吉有一位鍾愛他的正室寧寧夫人,
一生未得子嗣,卻衷心為豐臣秀吉祈福,
她時常祈福散步走出的道路,
現為寧寧之道,
每當春天,櫻花燦爛,
花樹下,粉紅繽紛,人力車穿梭其中,
喬裝藝妓舞妓的觀光客,
粉臉假髻,招搖路途,
成為京都一處熱力十足的觀光景點,
寧寧到底比起豐臣秀吉還要讓人喜愛,
因為,她成就了一條美麗道路,
而豐臣秀吉呢?只成就一個人的黃金斗室。

史載一代梟雄的他,
殞落時留下一首慨嘆之詩:
「一切皆是夢,
男人之野心是夢中之夢,
我心擁大坂城廓,
卻於此消逝如露水。」

想起這首詩的同時,
茶席結束,再度走向台前,
我明白了千利修為什麼要在桃山的極致燦爛中,
以茶道回歸靜寂之美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