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紅樓夢導讀】 講題:愛,連皮帶骨化成灰 時間:2017年9月19日(星期二)14:00-16:00 地點:吳園十八卯茶屋

2012年9月8日 星期六

【演講記事】宗教,何止是鴉片?


 講題:藝術的故事讀書會
             --早期基督教藝術
時間:201295  9:00-11:30
地點:台中愛心家園
分享講座:南方講堂  王美霞老師


         
今天秋天,安排了兩趟京都之旅
這一季台中《藝術的故事》讀書會
只有這一場,至於紅樓夢的課程,
照舊仍未更改,尚可讓各位台中的朋友安然囉,
在此先說:很抱歉。
(裙襬搖搖,轉過夏天,
秋天也不可缺席,對不對?)
明年春夏季的課程,
我們再少玩一點,再用功一點好啦!

今天的講題是:早期基督教藝術,
我記得年輕時接觸藝術的課程,
 一直都不喜歡這個看來笨拙的藝術表現形式,
是囉!從希臘藝術完美的人體比例走來,
從羅馬藝術壯闊澎湃的氣勢走來,
誰能放眼垂顧那線條粗糙,
造型不精準的浮雕與繪畫呢?

後中年的此時,
為了課程再度玩味這些藝術,
在寧靜中端視,
在畫面裡凝神,
看得悲憫、懂其卑微,
心中竟轉為幾分喜愛,
精神性的、靈魂性的超昇,
在這些線條中看到生命強大的願望,
神的巨大,與人的謙卑,
形成強烈對比,
都說:聖徒的血,流成基督教的長城,
我自品味這些早期樸拙的藝術中訴說的激情,
即使沒有神光的信仰,
我也懂得崇拜之姿。
馬克斯說:「宗教是人民的鴉片。」
我覺得,宗教何止是鴉片,
馬先生言淺了,
眼睛是看不見的,
只有心的世界才是真實的。
美是無法定義的,
如果必須寫出定義,
應該要由心的誠實與感動開始。
因此,早期基督教藝術說明:
信仰,不僅是人民心中的鴉片,
它也可以證明一種存在,
一種力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