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紅樓夢導讀】 講題:愛,連皮帶骨化成灰 時間:2017年9月19日(星期二)14:00-16:00 地點:吳園十八卯茶屋

2012年9月15日 星期六

【演講記事】文學與音樂的對話

講題:
  〈印象六帖〉第一帖:水
時間:
  2012914
  9:00-12:00
地點:
  台南市社區大學
分享講座:
 南方講堂 王美霞老師
        吉他學院 劉建志老師


這一季文學與音樂對話的課程,
在今天開始,
〈印象六帖〉第一帖的主題是:水。
課程裡,分享了〈九歌〉的鑑賞,
透過每一段舞碼的詮釋,
讓學員也重新回味上週在文化中心演出的內涵。

講座中以生命的原初、時間、哲學、
故事、歸處等主題詮釋水的意義,
在文學的意象裡,
水的豐富符碼,是值得一再玩味的。

今天分享時,
吉他學院的劉老師及珮嘉,
演唱的諸多樂曲中,
我獨獨對於〈流水落花〉及鄭愁予的〈河〉感觸極深。
在講堂裡,自己也聽得入神了。

〈流水落花〉是一首很老舊的歌曲:
「我像落花隨著流水 隨著流水飄向人海
人海茫茫不知身何在 總覺得缺少一個愛
我像落花隨著流水 隨著流水飄向人海
人海茫茫尋找一個愛 總覺得早晚費疑猜
我早也徘徊 我晚也徘徊 徘徊在茫茫人海
我歷盡風霜 我受盡淒寒 心愛的人兒何在」

歌詞的內容,實在沒有更多的深意,
但是,那個旋律,是一個年代的記憶,
隨著吉他聲及珮嘉溫甜的唱腔漂流而來,
是一段段載浮載沈的暈黃畫面,
在歌聲中,我望向眼前坐滿的學生席,
彷彿,有一個慧黠的眼,
正在向我眨呀眨的,
那是我的童年,
這首歌,是母親的很愛唱的,
母親會一邊哼著它,
一邊握著熨斗,
整燙著為人縫製的衣裳,
身為裁縫師的母親,
有沒有像詩人那樣
「苦恨年年壓金線,為他人做嫁衣裳」的感慨,
我是無由知道的,
我只記得母親總是終年辛苦。

前幾天,從衣櫥裡翻出了一條淡藍長裙,
那是母親為我縫製的一片裙,
母親說我喜歡搞隨便(其實是波西米亞風啦!母親不懂。)
但是,她順我之意,
為我縫了兩條長裙,一藍一紫,
好讓我去拉風(她說的。)
裙樣翩翩,母親的歌像落花,
隨流水去了,又隨流水湧來…
我上課時,恍然失神了。

講座後半場,
賞析鄭愁予的〈小河〉:
「收留過敗軍的將軍底淚的
收留過迷途的商旅底淚的
收留過遠謫的貶官底淚的
收留過脫逃的戍卒底淚的 
小河啊  我今來了 
而我無淚的躺在你底身側
小河啊 我今來了
而我無淚的躺在你底身側
沙原的風推不動你 
你沉重而酸惻的嘆息
月下一道鐵色的筋 
使心灰的大地更懶了…」
走過很多路,遇到很多人,
來來去去的人,也許更像一張張粉彩紙,
生命的潔癖使我慢慢會整理一些生命裡的色彩,
花裡胡哨的,耐不住,還給他人,
珠光寶氣的,太耀眼,送還原處,
薄淡的,讓它隨灰飛湮滅,
於是,整一整行囊中的彩紙,
就剩下對味的單色,
簡直「無印良品」極了。
然後學像鄭愁予的詩句裡所說的,
用粉彩紙張收留一個個值得的夢。
最後擁著夢,躺下來,隨水流而去。

韋震今天唱這首歌,唱得真好。

下課後,加選的學員一一來簽名,
弄亂了心緒讓我忘了收拾電腦線,
一陣喧鬧過後,
我握著回程的方向盤,
腦海裡還是那婉轉的歌調:
「小河啊  我今來了
而我無淚的躺在你底身側」

「水哉!水哉!」
難怪孔子在千百年,有此一嘆!


P.S.
每次上課,學員都因感動而來告訴我感謝的話,
但是我最想用這一段段演講記事
與〈南方講堂〉的朋友分享的是:
感謝你們,也讓我在當下收穫很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