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紅樓夢導讀】 講題:愛,連皮帶骨化成灰 時間:2017年9月19日(星期二)14:00-16:00 地點:吳園十八卯茶屋

2012年8月31日 星期五

【府城人文風華】捧在手心的,偶然



                                              
大自然,
落下了溫度
落下了偶然,
與美。

撰文:王美霞
攝影:方姿文




是日,颱風悄悄挪移,
據說名喚「天平」的颱風,
裙襬流連處,風大雨強。
但是,台南是福地,
在風雨的環伺下,
只有風微微,雨綿綿。
下午四點,在衛屋茶事,
是一個小型的私房茶席,
邀請府城裡幾位好友共賞岩茶與柴燒陶藝,
陶藝是迴流Evan Shaw的作品,
武夷山的岩茶由阿寶執壺。
Evan Shaw(夏沂汾)是一位看來藝術氣息濃厚的陶藝家,
茶席開始前,他講述自己柴燒陶作的理念:
取乎自然,順任天成。
那手上的一盌一皿,沒有上釉,
在密閉的柴燒窯裡,
任溫度奔流,炭灰噴落,
然後點點灑成大自然最想書寫的深淺韻致。
捧在手上,順著圓周一輪輪轉動,
時間在每個轉仄間,
光影隨之幻化,
每次的把玩,都有不同的體驗風景,
茶香中,陶品在手中緩緩地轉動,
那一圈是時間,
也是空間,
更是一腔丘壑與山水,
偶然的生成樣貌,
即使偉大的工匠也無法掌握老天給了什麼色彩。
然而,眼前顏彩的變化如此無窮無盡,
看得人都「醉」陶了。

日本桃山文化時期的樂燒,
據說是趁高熱時從窯中取出,
放入冷水或草堆中,
隨溫度而變形,產生窯變之美,
賞陶之人樂觀那不可預料的變化
與逸出掌握的出奇之美。
眼前這柴燒的色彩美感,
應該就是這般趣味。

誰能勝過大自然呢?
天地不語,
不落言詮的境界,
如如實實,一派豐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