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紅樓夢導讀】 講題:愛,連皮帶骨化成灰 時間:2017年9月19日(星期二)14:00-16:00 地點:吳園十八卯茶屋

2012年8月10日 星期五

【演講紀事】生命,執著什麼?

 
【演講記事】文學與音樂的對話

講題:〈深情六帖〉第二帖:執著
時間:201289  14:30-17:00
地點:統一企業職訓中心
分享講座:南方講堂王美霞老師
                    吉他學院劉建志老師
        吳珮嘉老師
        陳景昭老師



生命,為什麼執著?
為了一個夢想?
為了一個成就?
為了一個午夜夢迴時難解的夢?
或者夢中「所謂伊人,在水一方」的追尋?

今天,在統一企業演講時,
我更勇敢地看著台下那些中年有成的主管們。
為了使投影螢幕更明顯,
講堂進行中,燈光不十分明亮,
但是,透過昏微的燈光,
我仍清楚地看見他們臉上
歲月的痕跡與鬢腳些許的皤白的髮,
歷練成熟沈穩的長者,
坐在文學與音樂的場域中,
顯得這樣讓人感動。
演講中,說的是文學裡的執著,
是生命中美學的堅持,
與企業的職場,是兩個不同的世界,
但是,他們的眼神,很專注,
他們的表情,彷彿投入另一個清靈的世界,
不知不覺,我唸起〈桃花源記〉裡的句子:
晉太元中,武陵人
緣溪行,忘路之遠近,
忽逢桃花林,夾岸數百步,
芳草鮮美,落英繽紛…」
他們是不是也走進一個彷彿若有光的世界呢?

我攤開講義,為他們朗讀陳芳明的〈深夜的嘉南平原〉:
「離開你,我不曾哭泣。
再見到你,我已熱淚盈眶,
因為那總是發生在深夜的夢裡。
這時,你是平躺的島嶼,
我假裝與你一起並肩臥下。
推窗迎街夜涼,
正好望見北斗七星冷冷的發光,
我才驚覺自己擁住的,
只是一張北半球的地圖。
啊,我剛做完一場與地圖等高同寬的夢。」
我抬頭,看見坐在第一排的一位主管,
在筆記本上寫下一個「夢」字,
那個字,是我在今年四月,
到日本京都高台寺時,,
照眼便見,擺放在中堂的漢字
我又繼續唸道:
 我不會輕言失敗的,
因為我知道你會給我力量,
給我希望與再生。」
我看見他用紅筆在這段文字下輕輕地畫了一行線,
我繼續唸著:
「這時,你或已靜靜沉睡。
在這樣紛擾的時代,
能夠渡過一個寧靜的夜,
就是一種幸福。
我依稀辨識你解衣散髮,
讓裸露的身軀舒放在黯淡的星光下。
我虔誠地跪下來,
猶我年少時代跪向一顆升起的晨星。
我答應你,回到你的懷抱之後,
便不再離開你了。。。」
闔上書頁時,他正好抬起頭來給我一個微笑,
不遠處,許多人都抬頭起來了,也微笑著,
他們彷彿都享有了字詞裡土地的愛。
我知道,陳芳明所經歷的對於土地情感的執著,
只有到了這樣滄桑之後的中年,
才是真正懂得的知己,
想到這裡,覺得在統一企業上的這一堂課,
連自己也覺得很動容。
於是,在課堂上,吉他學院的旋律響起時,
有人會跟著輕輕哼唱:
〈思慕的人〉、〈花若離枝〉、甚至〈月琴〉…
剛開始,我不敢置信那跟著哼唱的聲音從何而來?
直到越過每個聆聽的肩膀,
我看到坐在後排的那幾位哼著、唱著,對我笑著,
我才知道:原來這個企業的員工,
是可以歌唱的一群人,
真是超級可愛!

我想,我只是一個提供另類思考的講者吧,
文學的另類,讓企業員工都有了裙襬搖搖的歡樂了,
果真不錯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