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紅樓夢導讀】 講題:愛,連皮帶骨化成灰 時間:2017年9月19日(星期二)14:00-16:00 地點:吳園十八卯茶屋

2012年7月30日 星期一

【旅行】他們如此給力

    

 

上海的競爭力,
寫在那拔地擎天的大樓上,
也寫在年輕一代
堅定強悍的眼神裡。






我曾經看過一段「中國進行式」的報導,
故事的主角是一個來自內地的資優財經畢業生
她曾指著那雲端深處的上海環球金融大廈說:
「我想站在那個高度。
站在那個角度向下看上海,
風景肯定是錯不了的。」
幾句說詞便道盡上海,或者說
全中國大部分年輕人的奮進心態,
上海在2000年時,就業機會842萬人,
2012年攀升到1280萬人,
十年之內,像磁鐵一樣吸納年輕人匯集,
外來人口佔了52.6%以上,
去年十月就業博覽會上,
財經科系的應屆畢業生五成以上英文CET6級,
相當於台灣英檢高級的程度,
這些令人咋舌的數據說明:
總的來說,一切是很給的力現象。

在上海的行程中我曾參訪青少年活動中心,
上海青少年活動中心當地人稱:少年宮
在那裡提供許多課程供年輕的孩子學習,
課程內容有繪畫、舞蹈、音樂以及各項語文課程,
在上海市博會時,
他們也在迎賓的行程裡擔任重要演出,
為了歡迎我們的參訪,少年宮的學生即興表演三個節目,
有合唱、現代舞蹈等,
整個演出都由少年宮的小朋友主持,
當節目開始時,只見一位不及十歲的孩子,
以宏亮有力的聲音開場:
「各位來賓,大家早上好!」
氣勢震懾全場,嘹亮直衝雲霄,
全場頓時、嘩然!
好強悍氣勢!
接著,合唱表演,歌曲旋律中外皆來,
唱得字正腔圓,音色婉轉,
在戲劇表演的橋段裡,
參與演出的每個孩子,
只能用使勁、專業、準確到位來形容,
短短的表演節目,
我無法用美感來接收,
只是從中看到一股隱憂,
因為,站在教育現場二十幾年,
我看到的台灣孩子,
奮力的本質柔弱了些,
生活的自我要求,隨興了些,
他們如何和這群裝甲戰鬥一般的給力部隊競爭呢?

十幾年前,我曾參加海峽兩岸長江三峽的筆遊活動,
行程中一位來自北京的高中生常在我身邊轉悠轉悠,
有一次在小三峽時,他與我長談,
然後說:「王老師,我挺喜歡和妳談話的,
不然這樣吧!
明年,妳來北京找我。」
我問:「去北京,你帶我到哪裡呢?」
年輕孩子幾乎不加思索的就說:
「去天安門呀!
五歲時,我爺牽著我的手走過天安門,
多麼廣大的人民廣場呀!
那時我就告訴自己要為這個祖國拋頭顱、灑熱血!」
至今,我仍記得當時乍聽此言時的毛骨悚然,
我不想批判這孩子的言語裡有多少的樣版,
但是,那堅定的眼光,
卻讓我看到一個久違的力量—
信仰的力量!
相信生命可以做些什麼的力量!
而這個來自彼岸孩子的震撼,
讓我自那時之後,站在講堂上
就很努力想告訴台下的孩子:
要相信自己,與相信未來的可能。


濛濛昧昧的路,
是我們行經的生命幽谷,
人生不如意的事,十常八九,
我們未來這一代的年輕人,
競爭激烈、經濟險惡、環境失調,
若比起我們,
他們應該要有更多的信仰轉化成戈矛與手杖,
成為前行的力量,
但是,事實未必如此。
天下雜誌曾經寫過一系列「年輕人才比一比」的報導,
其中有一項調查特別耐人尋味:
台灣年輕人最嚮往職業的是:開一家咖啡店。
為此,還引起許多學者譁然的批判。

看看上海,想想台灣,
走出上海少年宮時,
我腳步不免沈重許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