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學與音樂的對話】《冬天的詩與歌》11/14(二)14:00-16:00十八卯茶屋

2012年5月13日 星期日

【旅行京都】守著時間纏綿的心事:苔寺去來


苔寺,終年不語的苔痕,
訴說川端康成筆下的
美麗與哀愁。







西芳寺又名苔寺,
在松尾大社南邊,洛西太秦一代,
從京都車站坐車到苔寺,
車程大約五十分鐘到一小時。
旅行京都的朋友,鮮少拜訪苔寺,
因為進入此寺,要事先申請參拜證明,
而且,入寺參觀庭園,要先抄寫佛經,
繁文縟節使得一般訪客望之卻步。

 
此寺為1339年所建的古剎,
寺中庭園是夢窗疏石庭園代表作之一。
夢窗疏石,日本庭園造景的國師,
在甲斐出家、鐮倉參禪,曾為南禪寺住持,
京都許多禪寺都有他的庭園創作,
苔寺依山勢建造庭園,庭園分上下兩段,
上段主題為枯山水,山頂有縮遠亭,
遠眺的視野,推闊庭園的景深,
居高臨下俯瞰,可瞭望秀雅全景。
下之庭,以黃金池為主軸,池中佈有四島,
周邊是迴游式的庭園小徑,
蒔花古木參差其中,
庭園造景深得歷代法皇所喜,
足利義政營造東山別院(後來的銀閣寺)時,更以之為範本。
此寺在室町幕府時代幾乎毀於兵燹,
江戶時期兩度為洪水淹沒,
19世紀後期明治天皇「離佛廢釋」、獨尊神道的政策
更使它埋沒於荒煙蔓草之間,
然而,人世間演出的悲傷離亂,
彷彿也被靜靜地埋藏在寺院荒蕪的苔痕裡…
五個世紀以來,時間的長河緩慢涓滴流淌,
淌在土地上的原生力,一點一滴寫成深深覆蓋的苔痕,
池沼之畔、蜿蜒小徑、古樹根幹、以及斑駁石罅,
綠意,一年覆蓋一年,苔深不能掃,
當人們再度開啟這座寺院時,
她的容顏,披帶著綿綿密密的苔衣,
讓世人為之驚豔,
寺中綿絨似的青苔有一百二十多種,
衍生漶漫成特殊的氛圍,
彷彿禪宗的虛玄意境,
在亭林池水間訴說寧靜的宇宙之音。
宋代詩人葉紹翁曾說:
「應憐屐齒印苔痕,小扣柴扉久不開」,
這位詩人因有一方庭園佈滿青苔,
為保苔痕之美,不惜杜門閉戶而謝客,
像苔寺這樣美景,當然更要保惜,
所以,寺方所定之高規格參拜條件,自然可以諒解。

旅次京都時,我兩度參訪苔寺,
寺方參拜証註明下午一點前到山門口報到,
我搭乘公車提早到達,
公車站前有一間小店名曰:柚之茶屋
店家販賣很特殊的蕎麥麵:苔之月
麵食裡有當地特產的山藥,
黏糊糊的山藥趁熱和海苔、生雞蛋攪拌著吃,
別有特殊口感,
我因喜食山藥,對於這到麵食頗為喜愛,
不過也有人捧之難以下嚥。
用餐後,時間尚早,
便到地藏院及蛉蟲寺參拜,
地藏院竹林巍巍,清風襲來,十分幽暢,
蛉蟲寺前有一條小橋,
橋兩側植栽櫻花,
風來時,櫻隨風落,粉白片片,煞是迷人。
 
 
午後一時許,寺前早已戰滿等候入寺的人群,
更有許多輛計程車匆匆駛來,
原來是趕赴入寺的參拜者,
入得寺來,在四方人員的引導下,
參拜者靜默入座,
本堂西來堂安置几案筆墨供人寫經,
西來堂供阿彌陀如來,
每個人需要自己磨墨,
再以毛筆蘸墨抄寫經文,
抄寫經,寺方禪師會焚香頌經以助寫,
檀香的芳香自身邊裊裊升起,
那是令人喜愛的極品薰香。
寫完經文之後,
自行納經便可入庭園賞玩。
苔寺的參訪者不多,
讓每位步行其中的人都能幽靜賞園,
迴繞在蜿蜒曲折的庭中綠境,
靜觀每一吋土地上的鬱深苔痕,
時間靜止得像水一般清澈,
「反景入深林,復照青苔上。」
光影在此,追逐著迷離的遊戲,
跳盪、明滅、並且泛著詭譎的綠光,
一時間,就像走入時光隧道裡,
一個阿凡達的世界。
漫步期間,我突然想起川端康成〈美麗與哀愁〉裡的文句,
「時間的洪流之於人心,
有的地方流得快,
有的地方流得慢,
也有地方停滯不動。
同時,將所有人以同一速度流動的是天,
流動速度因人而異的是人。
時間之於所有的人是同樣的在流動,
而人則各以不同的時間在流動。」
作為一個曾經造訪此處的旅行者,
他在寧靜的苔痕裡看著時間流動的輪軌,
應該會想像到宇宙無垠的荒涯裡,
自我對話的孤獨吧?

眼前的苔痕,都是時間的證據,
苔的古色、苔的靜寂、隱逸的情境,
讓方圓綠地盈滿禪意,
流連在一層濃勝一層的深苔中,
「坐看蒼苔色,欲上人衣來。」
離去西芳寺,已近黃昏,
暮色歸程裡,
身上,彷彿都飽蘸了濃濃的綠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