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學與音樂的對話】《冬天的詩與歌》11/14(二)14:00-16:00十八卯茶屋

2012年5月8日 星期二

【府城人文風華】城市裡的房間


  撰文:王美霞 
 攝影:方姿文



                       





柳暗花明有一店
台南的概念店家,往往在巷弄裡掩藏,若想覓得個中寶藏,最好想像自己是〈桃花源記〉裡的武陵人,而那蜿蜒的巷路是一條溪,緣溪行,忘路之遠近,見行無可行之時,再深探那彷彿若有光的所在,然後乍然,一個朗亮的所在,對了,那家店就在這裡!這是我發現A room的經歷。自此,每當介紹朋友如何去尋 A room 時,我就告訴他們:在長榮路,離開大通衢,右轉進入小巷,迎面碰壁之後,右轉,又見木壁障路,無路可行,再轉左,直走,就到了。這一番介紹詞,時常考驗尋路而去的人的耐性,因為,A room是城市裡一個幽僻的空間,鍥而不捨者,方可看見。
游藏在光影的午后
經營這家店的吳老闆當初只是想找一個可以讓自己坐下來的空間,白天喝下午茶或咖啡,讀自己愛看的書;晚上,則是輕啜啤酒,播放自己喜愛的電影,如此一天的空間與時間是許多人的願望,看來簡單,但是實踐確然不易。A room經過長期的經營擘畫,方有如此規模,在府城裡,也深獲許多尋找美麗空間的朋友所愛。在一個朗日的午後,與吳老闆談起營造A room的來龍去脈時,他笑著說:「別問我為什麼要開店?一定是因為想開店才來開店的。」他更明確的切入一個主題是:想開一家怎樣的店?比開店的動機更重要。
    A room的空間是由老房子改建而成,走入其中,照眼是一片整理得精緻秀雅的庭院,磚道引路,薜荔羅生垣牆,庭園裡,閒盪的鞦韆,彷彿凝定了時間的耳語,穿過這段路,空間的氛圍讓人靜下來了。推開木門看到的是具有 LOFT 風格的獨特空間,多元地被使用,老房子的空間目前只有屋頂還保存當初的規模,四面牆壁刮去拋光的粉牆,裸露紅磚的結構,黝黑與深紅,頗有穩重古樸的色感。
迎面一片大書牆,書籍是店主人所藏,各類藏書一應俱全,甚至驚奇發現有許多絕版書籍,一卷在手,咖啡香與茶香四溢,這正是愛書人最樂享的賣點。店家的設想是提供每個人來此的顧客自我獨享的空間,因此,以原木的桌椅區隔一個個獨立的位置,有兩人、三人,或者小型聚會的長桌,但是,全店最熱門的兩個角落,都是一個人獨享的空間。在這裡,午後一點開始,屋內流洩輕柔的音樂,書牆豐富地提供閱讀與冥思的饗宴,光影透過落地窗,由內而外,由外而內,與靜謐的空間捉迷藏,是讓人欣然的所在。
 

價值,是自己創造的
夜晚,八點半,店裡會不定期播放影片,許多獨自製作的紀錄片、歐美早期默片、或是特別主題的電影,都曾在此放映,電影播放時沒有導聆,也未設定進場或離場時間,吳老闆說:「來這裡的人也許看他們喜愛的影片,也許只是想喝一杯飲品,A room充分尊重他們的選擇。」但是,在某些固定時間,會有固定的某些人,在A room的一隅透過影像閱讀,照見自己的語言,「這對話是很重要的」,吳老闆特別強調,每個人都可以因為自己的選擇與詮釋,讓一件很簡單的事物,深具價值感,價值,是自己創造的。A room所提供的空間,也許就是在創造一個個可能的價值,因此,邀請每個人走進它,想像自己,創造自己,就是空間最具有意義的存在。

屬於自己的房間
英國女性主義的作家吳爾芙曾在《自己的房間》一書中提及:女性若是想要寫作,需要有兩個先決條件,一是自己的房間,二是一年500英鎊的收入。換句話說,就是要有不受干擾思想上的自由以及經濟上的自由。在A room這個充滿心靈自由想像與心情悠閒自在的空間裡,特別容易讓人想起這段經典的註解,無論是男性或女性,當你以漫步的心,放下生活中的塵埃,來此與自我對話,A room就是你所擁有的寬闊宇宙。
 
本文刊載於2012.5月《南市青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