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學與音樂的對話】《冬天的詩與歌》11/14(二)14:00-16:00十八卯茶屋

2012年4月16日 星期一

【旅行】櫻之夜色,光影流燦


夜的籠幕下,
櫻的美,展現在沒有邊際的黑色舞台裡,
彷彿自亙古蠻荒走來,
又緩步向無垠的時空走去。



櫻花盛開的時期,
京都許多賞櫻景點都有夜間參拜,
初來此地之人以為「參拜」一詞,
當是為看佛寺而來,
及至賞過夜櫻,
方知在櫻花季裡參拜的是夜櫻的美,
夜櫻之美,與白日的櫻花無分軒輊,
尤其是有著明月相伴的夜櫻,
絕美更勝十分。












此次京都之行,賞過三處夜櫻,
美景各具風貌。
一是:二条城的夜櫻,
二条城是德川家康握有天下權勢時,
為進京都拜謁天皇而建的臨時居所,
城牆氣勢雄偉壯闊,
為桃山文化的代表,
仰之見其高,視之見其金碧輝煌,
走在城中自有一股逼人氣息,
然而離開本堂走入二の丸庭園,
蜿蜒曲境引領參拜者乍見另一番風情,
路徑綻滿櫻花,垂櫻依依拂袖,
吉野櫻老幹怒放,
花的姿態,在夜光下,
像一個個迎著夜光飛翔的蝴蝶,
寫就武家刀劍殺伐下,
別有洞天的安寧世界,
德川家康一生在等待中靜覓出手的機會,
戰國三雄裡,他是最沈潛的謀略家,
這裡的夜櫻,曾經讓他坐下來,
想著指掌中的天下嗎?
還是,夜櫻的美,
讓他在爾虞我詐的鬥爭裡有一絲短暫的喘息。
二条城的夜櫻伴著城牆巨石,
好像是安靜的和服女子,
靜靜地不言不語,
在夜色中露出十二單衣的袖口與下襬,
招惹每個行經其間的參拜者發出きれい的驚嘆。

高台寺的夜櫻,風情與二条城大不相同,
此處只有一株垂櫻,
卻長得風情萬種,碩大壯麗,
高台寺以各種燈光的變化,
呈現夜櫻的美,
紅豔、紫霧、藍光迷離,綠色淒迷、白光透冷…
光影下,僅此一株櫻花,
也有千萬種想像了。
在高台寺賞夜櫻,要坐下來,
在充滿木香的檜木地板上,倚欄凝望。
那夜櫻,像顧影自憐的女子,
屈著身,轉一個水袖般的身段,
在夜風裡流動眼眸,
我想起日本傳統能劇裡的「鷺娘」便是如此風姿,
凝神望去,更像平安時代六歌仙的美女小野室町,
在和歌聲中,熠熠動人。
小野曾撰和歌:
はうつりにけりないたづらに
わが身世にふるながめせしまに
(百花多彩,隨時節遞嬗漸漸褪去容顏,
造化弄人,身形容貌亦是如此,但隨觀者心證之。)
小野,是日本絕世美女,
一生籠在馨香般的謎團中,
甚至連死去也像霧一般不知何終,
在高台寺看夜櫻,
眾人仰望的那株櫻花,
顧影自憐的神貌,
果真像凌波微步、羅襪生塵的踏水而去的美人。

京都植物園的夜櫻與前二者相較,
風情又不相同,
滿佈園中的櫻花,
讓人穿梭流連其中,
它是庶民的,可親的,
櫻花盛開的花況極佳,
賞櫻簡直讓人目不暇給,
每一個轉身,都是美麗光影,
抬頭,那一片片花瓣,
在無邊的夜空中,
像一個個發亮的星星,
承載許多人對於春天的讚美,
對於這個季節裡的願望。

春天裡,京都的日日夜夜都忙碌,
因為花季太短促,
於是要將美麗延長,
夜櫻,就成了京都夜晚的鑽石晶華,
白天裡,捕捉櫻吹雪自身邊飄落的花瓣,
夜晚,讓夜櫻的光影與腳步共流轉,
我想起唐代詩人張若虛的〈春江花月夜〉
灩灩隨波千萬里,何處春江無月明!
江流宛轉繞芳甸,月照花林皆似霰。」
在京都的夜,是一條黑蜜色的水流,
隨波灩灩的,就是櫻花,
而夜櫻,有著花之獨步,惹人愛戀,
你說,櫻花是不是讓人每季人都甘心癡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