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紅樓夢導讀】 講題:愛,連皮帶骨化成灰 時間:2017年9月19日(星期二)14:00-16:00 地點:吳園十八卯茶屋

2012年4月14日 星期六

【旅行】絕望之美,櫻吹雪


我原以為,花開最美,
及至京都滿城的櫻花開始飄零,
我才悟道:最美的是花落,
花與季節辭別的容顏,美得難以形容。



四月十一日,京都有雨,
涼風夾著雨勢,讓花與行人,都低了頭。
在雨中,我的眼神因為拍照的緣故,
迷迷濛濛看不見前方,
巽橋的石版地上,花瓣零落的一地,
就像李清照所言,
雨疏風驟之後,綠肥紅瘦。

四月十二日,鎮日晴朗,
氣溫驟然飆高,
櫻花樹下,風輕輕來,
花瓣便忍不住地一一辭枝落瓣,
京都的街容,被飄零的花瓣點綴得像夢一般,
透白的花瓣,風裡來,風裡去,
像花在唱歌,唱著花的輓歌,
卻是那樣讓人心醉的輓歌啊!

花樹下,騎單車穿過的行人,
忍不住,就停了下來,
抬起頭,看花在枝頭顫顫迎風,
拿起相機,照見這一季最後的花顏。

四月十三日
晨起,天陰,有風。
風來的召喚,讓花都隨風去流浪了,
每陣風起時,花瓣就摶扶遙而直上,
樹幹,守不住花的癡狂,
任花瓣去飛,滿城都飛成雪花一樣的迷濛,
天光、花影,共徘徊。

午后,忍不住的雨滴來了,
花瓣落得更猖狂,
走在路上,都是花身委地的粉白,
一點一點,讓人踩在路面,都覺會痛,
痛什麼呢?痛花季好短。

我終究明白,櫻花季裡的璀璨,
短暫而朝生暮死,
讓愛櫻花的日本人,
無論是歌,或舞,或俳句,
都透染的美麗的憂傷,
我想,那種憂傷的美麗,
是一種絕望之美,
絕望地認知:吾生短暫,一如櫻花,
所以,花來時,就注定有了短暫的悲劇,
也慶幸有這樣絕望的徹悟,
會讓人知道,花下要行樂即時,
賞花即時,美麗及時啊。

昨天行經八板神社與圓山公園,
看見成千上百的京都人,
在櫻花樹下飲茶、喝酒,盛況空前,
當滿眼櫻吹雪時,
櫻花的美麗,會讓每個人都像秉燭夜遊的古人,
要在這一季的春天,
與櫻花繾綣作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