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紅樓夢導讀】 講題:愛,連皮帶骨化成灰 時間:2017年9月19日(星期二)14:00-16:00 地點:吳園十八卯茶屋

2012年2月8日 星期三

【紅樓夢隨筆】開到酴醾花事了


紅了、紫了、黃了,

豔了、香了

花開了。

春天的台南公園,

用花朵記錄時間。




紅樓夢》第23回:

「那一日正當三月中浣,

早飯後,寶玉攜了一套《會真記》,

走到沁芳閘橋邊桃花底下一塊石上坐著,

展開《會真記》,從頭細玩。

正看到「落紅成陣」,

只見一陣風過,

把樹頭上桃花吹下一大半來,

落的滿身滿書滿地皆是。

寶玉要抖將下來,

恐怕腳步踐踏了,

只得兜了那花瓣,

來至池邊,抖在池內。

那花瓣浮在水面,飄飄蕩蕩,

竟流出沁芳閘去了。」

三月的春天,

大觀園裡的花朵開了,

青春的夢彷彿在那一刻也都醒了,

醒在桃紅李豔的追逐裡,

飄飄的像隨風而去的柳絮,迷濛。

賈寶玉的青春隨著揭開的扉頁一一疏放,

他私密而孤獨的閱讀著,

那是一本《西廂記》、《牡丹亭》,

或是更多說不得的什麼「外傳」…

風翻開的書頁,

像翻開一本美麗的青春,

書裡,杜麗娘遊了園,張生翻了牆,

而紅娘理直氣壯地問老夫人:

愛有什麼錯?

這般氛圍裡,

樹頭的花忽然落下來,

辭枝離葉的花瓣,隨風遠行

像在告訴樹的母親說:

「這一別,是切掉生之臍帶,

我要自己去捕捉青春的定義了。」
花是青春生命,青春很美

寶玉捨不得去踩踏,

別踩疼那些花身呀,左閃右閃,

末了,只好拿了衣衫去兜,

兜那片片落下的花…

閱讀《紅樓夢》至此,

我看得有些失神了,

寶玉很傻,只是風吹落花也可以忙成這樣!

但是,認真想想在我們周遭,

又有多少人,是用那種惜物惜情的心看待時序流轉呢?

〈遊園〉戲裡,杜麗娘與春香一進園子,

兩個小姑娘進得園來便道:

「踏泥怕濕新繡襪,惜花疼煞小金鈴。」

可惜了那鞋,可惜了那花,

可惜了「錦屏人忒看得那韶光賤」,

(富貴中人,都把美好時光輕賤浪費了)

就是要有這一份珍貴,

去看待時光人事,

生命才會顯得厚道些。

《紅樓夢》第23回裡的這幕場景,

讓我想到許多過往的教學經驗,

那時,校園裡椰影、紅樓,

或是教室二樓、三樓的轉台,

時常就是有那樣的眼神,她們獨自凝望

或是低垂著臉,看一本本入神的書。

身為大人,我們恆常都是希望捧在手上津津有味的

那是一本國文、英文或是科學之書,

而且也努力設想那孩子失神遠望的瞳孔裡,

正在思考一個阿基米德的公式,

或是演算化學反應式,

但是,掀開那一本本書冊的名稱,

以及失神的答案,

事實並非如此!

十之八九,都讓人挫折。



我曾問一位文學根底很好的學生,

捧著網路小說啃什麼呢?

她笑笑說:「老師,這故事裡的情節像我,有趣…」

她也說:「至於那不像我的部分…,便是我常幻想的浪漫囉!」

我想,那些作品哪裡需要「文章乃經國之大業」的水平?

只要,接近年輕的語言便是他們的優選了。

至此,每當教著〈師說〉、〈左忠毅公軼事〉

或是〈祭十二郎文〉,

我的心中百味雜陳,

台下的孩子都很乖,

課堂上安靜聆聽,

課堂下準確答題,

他們的青春在準確、效率、無數競爭中,

吞嚥了一課課其實並不那麼有趣的書,

我們大人選給他們的教材,

教忠、教孝、教捨生取義、教哀悼死亡,

沒有花、沒有風,當然也不會有橄欖樹的遠方…

可是,誰看到孩子們的青春才開始。

年復一年浸漬在這種教材裡的孩子,

會怎樣呢?

這兩天,看新聞事件裡,

一個花樣嬌嬈的女藝人,

可以用那麼粗糙的方式對待一個司機,

在眾聲撻伐裡,我獨獨思考的是

這不是教育的「業」,自然的「果」嗎?

我們一直都不教孩子如何珍惜一朵花開,一片花落,

只任他們蒙著雙眼、麻痺思考,

閒暇時只以虛擬的殺戮戰場殺時間,

螢幕裡打死一個、再殺一個,

哀嚎慘叫越多,累積遊戲的成績越亮眼,

日復一日,他們會怎麼對待人呢?

闔上這一頁蒼白吧,

台南的公園裡有花,

在今年春天

花期很短,

只有短短一季,

「垂楊紫陌洛城東,總是當年攜手去,遊遍芳叢」

那是蘇東坡的回憶,

千年之後依然美好,

在陽光溫煦的府城,

我們也有洛城春光,

花未褪盡之前,

讓我們一起去看花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