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紅樓夢導讀】 講題:愛,連皮帶骨化成灰 時間:2017年9月19日(星期二)14:00-16:00 地點:吳園十八卯茶屋

2012年1月13日 星期五

【生活印象】東東家的菊花,開了



菊花開的時候,
你會想起誰?









有人用日曆記錄時間,

日曆、日曆撕去一頁,

日子就一步一步跌宕轉折;

有人用大事記錄時間,

想起教書那段日子,

我與學生們的時間刻度,

就是月考、模擬考,期末考…。

我有一個朋友告訴我,

她的時間哪有刻度?

她只收編成一個時刻:三點半!

聽她這麼哀怨的說著,

我覺得這樣的日子,

好緊張,難以呼吸呀。

她說:「不會呀,誰叫我愛做老闆娘呢?」

語畢,又笑盈盈地埋入那堆帳單裡。

最近,我有一群朋友

她們的時間量表更難令我理解,

因為那個刻度是被百貨公司綁架的,

新光三越週年慶,遠百週年慶…

無論那一家公司的「慶」

都令她們狂喜如參加戴奧尼索斯的祭典,

殺紅了眼、飆奔了腳步,

甚至平時嬌弱不堪的娘子,

也成了兩手神力的綠巨人。

由於我對購物的無感與無意,

讓我實在無法共體時局,

加入龐大採購部隊,

每當週年慶來時,

我就宛如時間的棄婦,

盼得霧散見月明。

那一天聊天時,

我輕輕地對她們說:

「ㄟˊ,東東家的菊花開了喔,很漂亮的呢!」

她們瞪大眼睛,看了我一眼,

然後這句關於菊花的話,

像風一樣,飄出午後的咖啡廳,

軟綿綿地癱塌在屋前草地上。

第二天,她們仍舊是攻城掠地的採購大隊,

而我,一個人拿著相機,

去捕捉那安平海邊,

一塊靜謐的小隅,

靜靜開放的美麗。

其實,魚和鳥,沈浮各具場域,

想想鳶飛魚躍,各安其命,

隨緣自在,也無不好。

當我的朋友看到我的鏡頭裡

那一片風吹影搖的黃豔美麗,

也會驚嘆:「哇,好美喔!」

我相信,她們說的都是真的,

因為她們說話時的眼瞳和刷卡買LV時一樣晶亮。

於是,我決定把東東家的菊花開了,

當作時序,敬告週知

因為:花開,也應該是一種時間刻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