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紅樓夢導讀】 講題:愛,連皮帶骨化成灰 時間:2017年9月19日(星期二)14:00-16:00 地點:吳園十八卯茶屋

2012年1月3日 星期二

【旅行】鏡頭的旅行

尼泊爾人物篇:你在看我嗎?










尼泊爾的人民,是很善良的。
在鏡頭下的他們有著洞大的眼睛,
表情中,寫著好奇、親切與善意。
當我看著他們時,
他們也無所畏懼地回看著我,
那種無罣無礙的面面相覷,
甚是有趣。

在當地只要我的鏡頭對著他們拍照之後,
鏡頭的主角十之八九會希望看看畫面,
看到畫面中的自己,
他們總是一臉很燦然的笑意。
加德滿都的鄉間村落,
老先生在屋前的柴火堆取暖
笑著對我打招呼,
早晨陽光懶懶的,
星星之火微熱著。
巴克塔布城午後的陽光
正好吸引一群群曬太陽的人們,
土牆邊的婆婆,
正在織毛線的女人,
商店的老闆娘,
拿著大錫罐的婦女,
都在陽光下笑盈盈的。
轉角的小學,
正好是午餐時間,
小學生排隊來領便當,
大概是肚子太餓了,
還沒走到教室,
就掀起便當蓋偷嚐,
看到我們才急忙忙蓋上鐵蓋,
嘴角,卻仍留著未及拭去的飯粒。
帕坦城的杜兒巴廣場上,
年輕的媽媽正用不知名的油,
抹在孩子身上,
(應該是一種祈福的儀式吧!)
塗著黑眼圈娃娃臉,哭個不停,
媽媽卻一逕地笑了。
在帕坦博物館庭院中,
木雕門邊,有一群正在搬運磚塊的女工,
其中一位看著我的相機,擺了pose
她用手指著我,很率性地站好身段,
那意思是說:來吧!你拍吧。
旁邊的女伙伴,也轉身照了一張,
顯然有點害羞。
在藍毘尼,
村莊的孩子以照相為樂,
我的單眼相機,
成為他們一路追逐的對象,
路上老人家看到這等光景,
也緩緩地越靠越近,
老老小小,湊熱鬧。
坐在門口的婆婆看到我正在側拍她的身影,
指著我大喝一聲,
我以為她不喜歡拍照,
所以立刻向她鞠躬道歉,
誰知,她喝叱得更大聲了,
一邊嚷著、還一邊用手指著自己的臉,
我終於懂了:
原來,她要我從正面拍她水水的臉龐,
挖勒,好強悍的模特兒,
當我把鏡頭遞給她看時,
她豎起大拇指,笑得嘴巴咧開了。
加德滿都整天裡都是滿街塵土飛揚,
生活其中的居民,
看來心情也有不爽之處吧!
在奇旺國家公園,
穿戴整齊的小女孩正在路邊等校車,
她的化妝真是一流的創意,
眉心一勾,外加黑眼圈,
讓人不注意也難。
車來了,車上她的同學穿得和她一樣體面,
送行的奶奶看著校車一路遠去。
在法會千千百百的帳棚區內,
晨起的藏族女子,正在梳頭,
看到鏡頭,不好意思地笑了。
薩加派,又稱花教
法會最終場的儀式裡,
誦經的信徒與喇嘛紛紛拿起會場的花朵,
笑著對著身邊的朋友扔來扔去,
一場花與花的大戰,
像佛經中的天女散花
在法會中形成繽紛曼妙的畫面。
我忙著拍照,全身卻被不知名的千手萬手丟滿了花,
頭臉幾乎都浸泡在花瓣裡,
當我揉開眼睛,轉身一看,
原來丟得我滿身是花的「兇手」,就是這位大法師!
他笑盈盈地看著我,
一臉無辜,好像要證明自己什麼事都沒做過一樣。
我從那繽紛花海與詼諧的笑臉中
看到宗教也有自在愜意的一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