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紅樓夢導讀】 講題:愛,連皮帶骨化成灰 時間:2017年9月19日(星期二)14:00-16:00 地點:吳園十八卯茶屋

2012年1月2日 星期一

【旅行】鏡頭的旅行

尼泊爾人物篇:乞討









我曾問過法師,
為什麼得道高僧也要托缽乞食?
法師說:乞討,是一種修行。
放下我慢、放下我執,
在放下自己、完全謙卑的狀態下,
學習如何面對給予。
至此,我看乞討的人,
又有了不同的解讀。
早年讀陶淵明〈乞食〉:
「饑來驅我去,不知竟何之,
行行至斯里,叩門拙言辭,
主人解余意,遺贈豈虛來。」
(飢餓難耐驅使我走出家門,
餓昏了的腦子無法思考該往何處而去?
走著走著來到朋友的家門口,
敲了門,看見開門的老友,
一時間,竟不知該說什麼?
老友體貼地了解我的來意,
無私的餽贈,
讓我沒有白白來此一遭乞食之行。)
詩中言淺意深,完全寫盡那不得不厚顏乞討的心境,
掩卷時,坎坷的成長經驗,一波波襲捲而來…
於此,乞討,對於我又有更深刻的悲憫情懷。
在尼泊爾,貧窮的國度
各地皆見乞討之人。
為貧窮而乞討,
為修行而乞討,
為生活而乞討,
境界自然有不同,
然而,因過往生命體驗,
每見乞討,心中總不免惻惻耳。
藍毘尼(Lumbini)
薩加佛寺外,
沿途的乞丐,成群步步跟隨,
路上一個跌坐的老者,
伸出無助的手,乞求
他是痲瘋病患,一雙手為病所殘,
已無完膚。
在博拿(Bodhnath)佛塔,
晨起繞塔誦經的人群中,
那乞討的老婦,
身著修行的僧服,
蜷曲在塔座的門前。
博拿(Bodhnath)佛塔廣場上,
他坐地乞食,
滿地的鴿子不時飛舞起來,
他的方圓,
自己獨坐,
無視於人群來來去去
也不管路人腳步或鴿舞凌亂。

在加德滿都谷地,
行經不知名的山間小村落,
那樹下的老婆婆對我伸出手來,
乞討食物。
我給了她一些餅乾,
回頭再見她的背影,
仍然顯得如此無助。

波卡拉(Pokhara)旅社外,
那乞丐提著空鐵罐走進來,
他喃喃唸著經文,
身上燦黃黃的披巾,
寫滿ༀ་མ་ཎི་པད་མེ་ཧཱུྃ唵嘛呢叭咪吽)。
巴克塔布城(Bhaktapur)
入門口,一對乞食的母女,
彎腰正在整理他們的戰利品。
迎面,一個瞎眼的老乞丐,
向我伸出手,
綠色的頭巾,很搶眼。
在黃金門,她是一位啞婦,
很溫馴地坐著,努力微笑,
她無語言,但是鏡頭對著她,
他會伸手向你要錢。
在陶馬迪廣場邊,
老練的陶工正在拉胚,
我蹲坐在旁觀看,
當我拿起相機時,
他脫口而出:盧比、盧比…
我有點愣住了,
去年,我看他做陶,是愉快的古城風情。
今年他竟成了另一種類型的乞討者,唉!
牆邊,那年幼的男孩無言地看著他,
彷彿也和我一樣難以理解這種對白。
在加德滿都杜兒巴廣場庫瑪莉神廟口,
她販賣庫瑪莉女神的明信片,
如果你要拍照(拍她)
要給510盧比。
買賣,有時也是一種另類的乞討。
在藍毘尼的清晨,
我一邊繞行阿育王石柱誦經,
一邊看著這個虔誠的信徒,
三拜九叩前行,
整整有兩個鐘頭,
她在冰冷的石版地上,
全身趴伏、叩首、頂禮膜拜、再趴伏…
天地有神,應該聽見她虔誠的乞求了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