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學與音樂的對話】《冬天的詩與歌》11/14(二)14:00-16:00十八卯茶屋

2012年1月2日 星期一

【旅行】鏡頭的旅行

尼泊爾人物篇:看見幸福


在波卡拉看日出,
喜馬拉雅山雪白的山脊,
在日出的朝曦中,
如出水芙蓉。
下山時,溫度沁寒,
山坳處,有一對新人拍照,
像水蓮一般的女子,笑臉盈盈站立,
緩緩一個轉身,
捧花的她,
滿眼都是期待美好的夢,
那笑裡,驅走了寒冬的凜冽。

在藍毘尼村莊,村長家
擠滿等待發放救濟物質的人群,
擾攘洶湧的大人們,
不斷往更中心湧去,
孩子們也簇擠在人潮外,遲遲不肯離去。
這個上午對於他們來說,
彷彿是一場嘉年華會,
村莊裡老老小小都有了活力。

土厝前的孩子,擠不進核心的地域,
便在屋前,成群玩起他們的遊戲,
大人無暇顧及的腳踏車,
是孩子的摩天轉輪,

另外十幾個孩子的玩具,
只是兩個破舊的車輪胎,
一個個輪流用竹竿打成精彩的圓形,
繞著周身轉呀轉,
身子也圓鼓鼓的踅出一個個圓周,
笑開的臉龐,有著一份滿足的天真…
嬉玩許久之後,擁有輪胎玩具的孩子,
很得意地走了,
望著那打輪遠去的身影,
突然明白:知足的幸福原來這麼簡單。


不遠處,
抱著沙拉油的小孩笑了,
扛著棉被、食物的一家人,
也鼓著興奮的腔調走遠了。

離開藍毘尼時,所有賙濟物資已經發完了,
那個瘦瘠嶙峋的孩子,
急忙忙跑來,上氣不接下氣,
他想乞討,但來晚一步。
從車窗玻璃,我看到一雙很絕望的眼神,
隨車行,漸去漸遠。

從奇旺到波卡拉的路上,
路,顛簸難行,
滿天揚起的塵土,
把卡車的玻璃都罩上一層灰,
我坐在司機旁,那年輕的運轉手,
兀自聽著尼泊爾的音樂,
哇拉拉、哇拉拉…,
來回倒帶一、二十遍,
彷彿恨不得讓我們將這首動感到極點的旋律,
沁入血液裡。
路上,一輛公車呼嘯而過,
負責收車資的男孩站在車門外,
興奮地向我招手。
在尼泊爾像這樣的馬路奇觀早已見怪不怪,
一般巴士通常會塞進十幾二十人,
我一眼看去,很鬆的人數嘛!
難怪車掌,如此輕鬆招搖,
他的笑裡,有風的自由。

半途中,好不容易找到一戶願意讓我們上廁所的民宅,
民宅的女主人長相十分豔美,
我忍不住拿起相機拍照,
她卻一意用手遮臉躲藏,

就在我放棄轉身上車前,
突然見到她走下台階,
收拾晾曬的衣衫,
我拿起鏡頭拍下這黃昏的村舍一景。
鏡頭中,
雪白的布單與她身上紅豔的衣色形成對比,
布紋與布紋的流動線條形成的律動,
像她遮起來害羞的心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