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書發表會】《愛在陣頭--藝師們的信仰的愛》2018年1月14日(日)15:00-16:30台南吳園公會堂

2012年12月18日 星期二

【人與對話】北門之愛



多年前,
經過佳里鎮之後,
車行右轉彎,
有一間小小的店。
店門口遮雨棚誇張地撐出屋牆,
門面,真的毫不起色,
店家兩鍋火爐大釜,
滾滾地,是白濁濁的熱湯,
回老家的車到這裡,總要停下來,
老公、二柏、大姑、小姑、姑丈以及等等等人
熟門熟路地就坐下來,
吆喝一聲:「頭家!魚肚粥!」
「虱目魚丸!」
「醃鹹瓜一盤啊!」
「肉燥飯啦!」
那是〈旺獅仔〉的魚肚粥。

2012年12月17日 星期一

【讀書會公告】紅樓夢導讀



講題:花謝花飛飛滿天
時間:20121218 
        14:00-16:00
       地點:知安根閱築館(長榮路)
       分享講座:南方講堂 王美霞老師
                          吉他學院 劉建志老師   
                                           吳珮嘉老師









2012年12月16日 星期日

【府城人文風華】日頭請阮一杯茶



撰文:王美霞
攝影:方姿文 







從馬來西亞僕僕風塵回來,
南方的陽光仍熾熱,
日頭在府城,熹微的黃昏裡,
演繹為溫暖的光暈,
赤崁樓,第九屆「赤崁夕照」茶會正熱烈迎送霞光。

2012年12月14日 星期五

【台南人文風華】寫在土地上的愛


寫在土地上的愛—台灣文學的內在光影 
12/15(六)9:00-11:00
成功大學綠色魔法學校崇華廳

在童稚尚騃的五歲,
曾有一個冬天,
母親牽著我的手,
穿過漫無邊際的油麻菜花田,
漫長的回家路上
黃澄澄的一片世界,
讓我的眼睛裡充滿溫暖,
當太陽落下,天際漸次昏暗時,
母親指著天邊的那顆星向我說:
對著它許願吧,
只要心意虔誠,心願便可實現。
因為相信母親的信仰,我告訴自己:
我要上大學,讀很多書。
母親笑著說那顆星星聽到了,她說:
打拼吧,老天會疼憨人的。

2012年12月12日 星期三

【府城人文風華】巷弄裡的京都驚豔

  






撰文:王美霞                              
影:方姿文
巷弄裡,好個隱身的夢
富北街,平日裡是一條安靜的街道,雖然緊鄰台南車站,由於巷弄轉仄多曲的地緣之故,使得這一方小小地塊,形成人少、屋靜的天地。如果不特別留意,72號的巷口,一下子就被路人省略,然後,皺著眉找不到這間傳說中的府城京都:衛屋茶事。

2012年12月9日 星期日

【府城人文風華】咱ㄟ溪水,咱ㄟ故事


        

 

撰文:王美霞
攝影:方姿文 







一條河流,能有多少記憶呢?
一條河流,能有多少時間呢?
一條河流,能有多少故事呢?
一條河流,能承載多少悲歡離合、愛恨情愁呢?

2012年12月3日 星期一

【版主的話】旅行到馬來西亞、香港、澳門



這一次,到沒有冬天的國度。
天氣熱一點,
心情暖一點,
也許,眼神就明亮一點。
到吉隆坡拉曼大學,
然後,轉進香港、澳門,
回來時,我會帶一點陽光回來,
讓南方的天空比南太平洋更藍,
然後,你會告訴我:
睜開眼睛,我在這兒等你呢!

南方講堂朋友,
我又暫時出走了,
我們網站上見囉。

2012年12月2日 星期日

【旅行】為了你,我甘心等待

撰文:王美霞
攝影:方姿文
            王美霞


請千萬不要設想,
我正在書寫瓊瑤小說的濫情對白,
我的甘心等待不是為了一個人,
那份深情,只為了一鍋,豆腐。

2012年11月27日 星期二

【旅行】鏡花水月的幻影



撰文:王美霞
攝影:方姿文
           王美霞






想到高台寺,
就想起若山先生,
到京都第二天,
若山先生寄來EMAL說:
我在高台寺等你,一定要來。


2012年11月25日 星期日

【旅行】潑灑整片離別的顏色


我一直覺得,
楓紅是宣告離別之色,
季節至此,走到最精彩的盡頭。

哭紅了眼,哇哇滿地,
都是豔豔落葉。






到京都的第一天,
住進青年旅館J-Hoppers
寫滿旅人手記的牆上,
紀錄著今年楓葉的消息,
永觀堂、東福寺是楓紅指數的先頭部隊,
於是,第二天便往南禪寺、永觀堂而去。

從蹴上地鐵站出來,
撲面的冷空氣,特別清涼。
早晨,南禪寺的人群尚未甦醒,
顯得安靜而好。
許多人在停駛的的鐵道上拍照,
楓葉紅了,映照冷鐵的黑深軌道,
是一幅恰到好處的風情畫。
我信步上橋,在橋墩上,
看眼前落葉滿地的鐵道,
腦海浮起四月時,
同樣的地點,落櫻紛飛,隨風而去…
季節又換了衣衫,
一樣是濃醉的衣裾,
好一身華麗。

中午,在〈奧丹〉品嚐豆腐鍋,
京都的水豆腐,
如出水芙蓉,
嫩掐水滑,
招引我每次都要一親芳澤。
在奧丹用餐的人很多,
用膳之後,走出大門
看到湧來如潮水般的顧客排成不見盡頭的長龍隊伍,
想我只有等了約莫半小時,
心中大呼好加在,太幸運了。

午後,轉入永觀堂,
楓紅之勝,妙不可言,
京都的楓葉最獨特之處
是這般顏色都有百年古剎、古屋為背景,
白牆、黑瓦、參天大柱以及斑駁古木,
槎枒糾結屈曲,
更添豐足的歷史沈鬱感,
時間,在這裡展示一年的季節,尾聲了,
也在這裡宣告,年年歲歲,
美麗過了,滄桑過了。

今年,我來永觀堂四次,
 一次是櫻花未開,
一次櫻花殘落,
一次楓紅初染,
此次豔紅似血。
站在永觀堂,
特別讓我深沈地思慮著生命的有限與渺小,
花紅到葉落,物換星移
時光在百年的古剎如河水般流過,
安靜無聲,
拾起地上一片葉落,
入土之前,它的葉身寫著斑駁的刻痕與殘損,
原來跳盪季節的風中、雨裡之後,
每片葉身都不能毫髮無傷地回到原初的塵土,
難怪,落地前,要哇哇地哭紅了眼。

我在池水邊定睛望著那一片染成橙黃橘紅的圖騰,
楓葉深深淺淺的五重染、七重染,
染成一片秋色,
是成熟的丰姿,
秋天的楓葉,應該是更耐看的,
因為,櫻花只有滿天一色粉、或白,
而楓葉,說不出的層次,都是美麗。
難怪杜牧說:
停車坐愛楓林晚,
霜葉紅於二月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