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紅樓夢導讀】 講題:愛,連皮帶骨化成灰 時間:2017年9月19日(星期二)14:00-16:00 地點:吳園十八卯茶屋

2011年12月6日 星期二

【人與對話】柿子,和它的木盒子


因鼎甲窯「陶畫相依」兩次設展之故,

我得以和皓月精舍的如智、如範師父結緣,

皓月無邊,自在靜潔,

是難得好因緣。






皓月精舍位在嘉義竹崎,

路轉水彎,竹林掩翳深處

忽見一個幽僻的山居,

山居闃無人聲,只聞蟲鳴寂寂,

靜寂幽雅的氛圍,頃刻間,

便凝定了所有訪客的心緒。

拾步而上走向精舍,轉過屋前一方小巧的水池,

水池內,竟可聽見魚身跳躍落水的波盪聲響,

我的眼神正貪看那些輕巧俏皮的脩小游魚時,

如範師父已經笑盈盈地拉開精舍木門,道:

「大家請進。」

進得門來,見一片偌大木桌上,
褪去青豔的枯枝,

以瘦硬轉折的造型枕著漂流木,

旁有幾瓣落花,以淡雅的色澤,

訴說生命榮與枯的對話。

眾人坐定之後,師父推開落地窗戶,

好一片天青雲白,山綠草翠的風景排闥眼前,

皓月精舍的美妙大千,

於此,自不待言,

更何況,手捧一盌盌武夷山的極品岩茶。

於精舍中,與兩位師父對話,

師父雖是修行中人,

卻雅好藝文,書畫茶藝朗朗論道,

旅行佛剎僧舍,名山勝水無數,

對於建築美學,更是解人,

與君一席話勝讀十年書的愉悅,莫此為甚。

如範師父,也愛金庸小說,

歡談之餘,共約日後來一場「紅樓夢與金庸」的對話,

眾人皆曰稱妙。

在座有遠從馬來西亞沙巴而來的開印法師,

師父在寂靜精舍修行,

濡墨寫字,書法意境甚是驚人,

金石篆刻更屬極品,

十二月十七日,在高雄文化中心書藝展,

以「百福莊嚴」為題的書藝展,

有「覺風佛教藝術基金會」的寬謙法師、

「皓月精舍」的如智、如範法師等人共同推動,

是藝文界一大盛事。

由於是日我將協助開幕流程的進行,

為慎重起見,

於動身往尼泊爾之前,

與師父洽談流程,

沒想到,師父的心思一如流水自在,

整席茶話,只談生活與閱讀雅事,

莫談工作。


而且,談話中,還興致盎然地說了一個木盒的故事。

那木盒,是一個柿子與老果農寧福伯的故事,

終年只知看天吃飯的寧福伯,

流了汗水種了柿子,成熟了,

價錢跌了,沒有淚可流了,

就只能瀟灑地說:

「老天請吃柿子囉!大家免費去栽。」

好朋友看了心疼,

用心做了一百個木盒子,

精緻莊重地裝了一百盒分送好友,

盒子樸素造型簡潔,

裡面等待紅熟的柿子,

因為盒子的裝載,等待的紅顏,

有了新意。

如範師父說當那盒柿子捧在手心打開時,

盒內的柿子已由青轉紅,

橘紅的柿子,看起來盈盈的生命顏色,

美麗的模樣已經不是隨便用塑膠袋裝著的品類,

好像因為那個盒子,

使得看來賤價無比的柿子,

一下子,變得身價不斐,令人珍惜了。

「好令人感動的盒子!」師父說。

我撫摸著那個空盒,

想像著它曾經裝著柿子的光景,

以及製作木盒的朋友,用心刨、削、修框、裝訂…

並且,寫下卡片:

「北回歸線23.5 陽光熾熱

可溫暖頂笨仔的心

九月氣流凜冽

卻讓海拔1000M高掛的柿子啊

紅咚咚的金黃透裡

梅莊寧福伯」

然後鐫刻那一行美麗字眼的用心:

「梅園:柿子紅了。」

就在那一刻,我也想起擾攘的政治口水戰,

才剛演完一齣蹩腳的辯論遊戲。

握有權力的人,

把美麗的柿子與香醉的米酒,

當成一把把利刃,

攻擊對手、戳破謊言,或者自裁生路,

然後,你來我往的對擂裡,

柿子的痛,依然沒有被看見。

這齣戲裡,仍然聽不到島內的人民的聲音

是啊!與其口號與虛情,

莫如這一個務實的木頭方盒子,

盒子裡有愛,盒子裡有情,

盒子裡有化腐朽為神奇的美感,

但願,當明年柿子紅時,

有更多的木頭盒子,

讓汗與淚轉化成笑語。

後記:文章完稿PO出之後,

接到如範師父來函,

函中寄來當時拍攝的照片,

「柿子,和它的盒子」的故事

在師父的鏡頭下,

更有顏彩與深意,

感謝師父的分享。

謹附上師父之攝影之作,

並連結師父撰文網站http://blog.sina.com.cn/s/blog_75359a960101014d.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