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紅樓夢導讀】 講題:愛,連皮帶骨化成灰 時間:2017年9月19日(星期二)14:00-16:00 地點:吳園十八卯茶屋

2011年11月11日 星期五

【府城人文風華】 In Art Space:藝術,不只是方圓之地

一個城市,

如果有很多人願意經營文化與美的力量,

就會很有希望。

撰文:王美霞

攝影:方姿文

藝術造街找回海安路的笑靨

夜,在台南,一向不是最熾熱的蝶影,由於歷史的景深如此典雅沈蘊,使得這座城市,不屬於霓虹閃爍的家族。然而,美麗總有意外,每當華燈初上,蜿蜒的一條海安路,燒烤、露天咖啡,創意街頭表演,喧嚷的笑語,年輕的熱力,將台南的夜,寫成另一章驚嘆號!這一條街,是年輕族群的最愛,而為它耕耘再生力量的,是一個小小女子,杜昭賢。

海安路,位於舊時五條港區域,曾經是台南經貿繁榮之地,幾時滄海桑田,褪去海港貿易的活絡,它靜靜翳入市集。之後,更因為一個錯誤的地下街計畫,使它從瘖嗚而至於滿布創傷,好幾年來,許多人經過這條瘡痍滿目的街道,除了嘆息,還是嘆息。直到杜昭賢號召一群獨具創意的藝術工作者,以藝術介入社區,借用藝術的「奇觀效力」重新給予這條街活畫的元素,藍曬圖、隨光呼吸、怪獸茶坊…海安路有了美麗的新世界,從此,海安路不再是城市人的「殤」與痛惜,它可以再度展現燦爛笑靨。這條街的成功不僅是地景的修復,更是人心的修復。


穿越時光隧道的藝術空間

海安路藝術造街之後,杜昭賢開始循街走入巷弄,從點到線,從線到網,試著織起一張藝術的地圖。於是在友愛街,她找到一條經營巷弄的起點成立了加力畫廊In Art Space。這一棟老建築屋齡五十餘年,是三棟緊緊相依的老屋,鬧中取靜的空間,曾是私人住宅、外科醫院,也曾是台南文化基金會的劇場,不同的空間紀錄著台南民居的興衰歷史,迥異的空間身份,使得建築本身充滿了豐富的故事敘述力與歷史氛圍,而且,因空間主人一向支持人文活動,讓建築的空氣中,彷彿也有著隱約的人文質地。三層樓共約200坪的場地,一、二樓開闢為寬闊的展場,提供具有創意深度與前瞻性的藝術家來此佈展,畫廊在整體規劃時保留時間的元素,對於屋宇原有的天井和小陽台一概保留,天井之地,保有植栽,既是老建築畸零空間的再利用,也提供觀眾一個休息駐足的所在。畫廊空間設計,除了適合各式作品展出的白色牆面外,也刻意保留當年紅磚牆面的裸露結構,饒富趣味的留白,既是尊重老屋的精神,也在不同的壁面間,提供時間的對話。穿梭在In Art Space的空間裡,讓人有穿越時光隧道的錯覺,彷彿〈桃花源記〉:「林盡水源,便得一山,山有小口,彷彿若有光…」探步那幽微尋覓的驚奇。

藝術,是寬廣的宇宙

杜昭賢說:作畫廊,對我來說是長期事業,不是短線經營;我一直有我自己的方式和想法,至於其他人怎麼作、作什麼,我其實不太在意。」目前她將全部心力投入畫廊事務,曾策劃無數個展如的李小鏡個展、泡故宮、侯俊明個展等等,她說:「對我而言,每一檔的展覽都很特別、都值得得很用力去做好它。」

訪問杜昭賢的那個午后,她正為「李俊賢個展」忙得不亦樂乎,我們因而參與李俊賢老師島嶼實錄的導聆,當日同行的有台南一中黃逸民老師、台南高工潘家欣老師、左營高中方姿文老師,藝術的對話讓黃昏的加力畫廊顯得顏彩特別盎然。

台南的天空原來這般美麗

杜昭賢說:「海安路的藝術造街是很多人的力量才能完成。」一個城市,如果有很多人願意經營這樣的力量,就會很有希望。談話中,杜昭賢特別提到一件事,讓我們印象深刻,她說今年的夏天,特別覺得很幸福,因為抬頭看到藍天下的鳳凰花。那一簇花紅,是在自家附近億載金城社區的鳳凰樹,「十幾年前,我們以幼苗的身份種下它。」杜昭賢說,當時很多人都勸說,不如種更大株的植栽,可是,她知道幼苗才能長成大樹,不貪近功、不求速利,圍身之大的壯碩,一定要從幼苗開始,當年種下一棵棵誰都不看好的鳳凰樹苗,誰知,時間流轉真快呀,不經意間早已遺忘的那些樹苗,竟然在今年夏天,一瞬間暴紅,搶眼的滿樹燦紅,讓她突然想起當年種下幼苗的心情,「十年樹木,百年樹人!真的好感動,好美!」她說。

我想,這一份讓杜昭賢心動的記憶,就是愛鄉土的力量。誠如周遭朋友所言:「杜昭賢有一股熱誠跟傻勁,她能夠感動人。」在In Art Space,我們看到一個台南女子與她的藝術空間,因為深愛這個土地,點化藝術的能量,讓城市亮起來!



(本文刊載於2011年11月《南市青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