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學與音樂的對話】《冬天的詩與歌》11/14(二)14:00-16:00十八卯茶屋

2011年11月20日 星期日

【好書閱讀】〈巨流河〉悠悠流動的力量


我們必須這樣活下去,才有未來;
無論臺灣多小,世界多大,
我們有真正的宇宙精神。
引自〈齊邦媛述懷:尋求永恆價值〉




我一直是敬佩齊邦媛女士的,
在文學的世界,以私淑艾的身份,
我接受著她文字裡,溫煦的力量,與啟蒙。
從〈霧漸漸散的時候〉,一直到〈巨流河〉
以及那其間多少的論述,
讓我從蒙昧窄化的視野,
漸次「江出西陵,其流奔放肆大」
進而期勉自己,
看見「與海相若」的世界。

齊邦媛翻譯台灣文學,她說:
我做一個人,一個民族該做的事,
那一件簡單的事,
影響了年輕的我,
在台大旁聽課程的時候
引領仰望。

前一陣子身旁許多朋友在〈大江大河〉中澎湃,
他們邀我為〈大江大河〉帶一次讀書會,
我淡淡一笑,說:
我比較懂《巨流河》,
一起看《巨流河》吧,
它沒有《大江大海騙了你》的爭辯。

橫越八十年的兩岸時空,
浩浩大流亡地跋涉數千里,
生死一瞬間的殘酷,
時時刻刻在眼前衝撞。
齊邦媛老師用文字描繪走過的生命印記,
在兵馬倥傯中堅持求學之路,
在困頓中堅持學術的純粹,
在爾虞我詐中堅持人性善念價值的信仰,
書本裡沒有驚呼、吶喊、激動,
更無怨怪與責難,
只有溫暖寬厚看身邊的人與事,
字字句句,讓人為之動容。
提筆紀錄二十三歲以前的自己,
她說:「我終於把我自己深深的家鄉寫了。」

齊邦媛老師說:
「我很看不起畏畏縮縮、小眉小眼的事,
我喜歡比較寬大的、一奔千里的大事。」
她的力量,是河的力量,
也是我一直在學習的力量。
悠悠的巨流河,湯湯而逝,
在寬闊的入海處
歸於永恆的平靜。
這就是齊邦媛老師令人敬重的世界。


1.〈齊邦媛述懷:尋求永恆價值〉佳句摘錄:
◎在臺64年期間看到臺灣最大的改變,是從一個文化到另一個文化,到更多的文化。

◎我兩次參加Fulbright exchange program,我們能夠教別人聽到,一定要有實際的東西。至今我仍鼓勵自己要有拿得出去的東西。

◎家庭與事業兼顧的路,其中的困難,如果你未曾經歷很難瞭解,我的兒女也很難原諒。「女士」二字,可不容易,我寧可作老師、教授,但女士就有很多複雜的身分、複雜的角色、複雜的快樂、複雜的痛苦。

1949年傅斯年校長在臺大校慶說:「我們現在要辦一所真正的大學。為什麼要辦真正的大學?因為我們現在臺灣,退此一步便無死所。我們要貢獻這所大學於宇宙精神。」政治大斷裂時,幾百萬人回不了家,幾千萬人在尋求未來的目標,這個宇宙精神是鼓勵也是自信,我們希望有這個能力。

◎人生瞬息萬變只是表面,瞬息萬變之後得到的是不變的東西,是永恆的價值。人間的情、愛、了解,實在是永遠、永恆不變的關懷。

◎「我們必須這樣活下去,才有未來;無論臺灣多小,世界多大,我們有真正的宇宙精神。」這個宇宙精神並不是空言。

◎你們一定要看看大的、厚的、專注的、有焦點的書;才夠思考大的、厚的、專注的、有焦點的問題;才能對世界做出大的、厚重的、有貢獻的事情。

◎我一生所留戀的美好的事情已經過去了,譬如文學題材裡的等待。我們那時迷路的感覺、悲傷的感覺已經不在,連郵票都已經沒有人用了,將來想看到郵票可能只在郵票百年大展能看見。這些美好的東西,在形式上或抽象的看法漸漸都要過去,可是一環接著一環,這世界有不同時代的美好串成整個人類永恆的價值;瞬息萬變是必然,但永恆的價值也是必然。

2.〈齊邦媛述懷:尋求永恆價值〉原文網址:http://host.cc.ntu.edu.tw/sec/schinfo/schinfo_asp/ShowContent.asp?num=1070&sn=10598

3.齊邦媛訪問影片 網站連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