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學與音樂的對話】《冬天的詩與歌》11/14(二)14:00-16:00十八卯茶屋

2011年9月18日 星期日

【生活印象】微笑的魚


放手,才能微笑

南台灣的午後,入秋的溫度,微涼。
康康家的法會裡,
來自紐約的喇嘛拉尼瑪領誦白度母如意長壽經文,
藏文的梵唱,彷如生命的詠歎調,
悠然綿長地響在靜寂斗室。

「猶如虛空雲融入,水流入於水中般」

法會後,藝術家黃怡文拿出下週要佈展的陶藝品,
與我共賞。
陶版與手拉坯組成的花瓶上,
濃蘊的色澤自然流動,
黑褐中有圈圈如魚吻吐泡的圖形,
他笑著說:那是氣泡,亦是生命之悟,
一如《金剛經》所言:如幻夢泡影,如露,亦如電。

回程路上,想起那多年前的繪圖本「微笑的魚」。
十年歲月不平常,
生命在許多的十年而來、十年而往之中,
臨水自照,是一份無法言喻的感慨。
想年輕的我們,都太驕傲了,
驕傲得悟不出那些幻滅靜寂。
我們驕傲地以為,可以擁有一切,
後來卻發現,其實我們未曾擁有什麼。

暑假裡,剛上大學的學生選擇回鄉
帶著受傷的戀情,在老師面前娓娓道來,
她說:我以為再一次回頭,大家都是長大了
一切可以清澈、理解與體諒,卻沒想到
傷害更多,甚至讓人寒顫。
坐在咖啡屋裡,我的眼前那女孩垂低著頭
眼睛裡因為淚水籠成一片玄米色的霧,
「老師,為什麼?知心的人傷你最多?」
她的問題是老掉牙的必然劇情,
我卻不知如何開導這一個傷心的女孩,
當老師總是只能這樣,
只能傾聽之後,帶回來滿腔的心事。

蔣捷的詞是這樣填的「少年聽雨歌樓上,紅燭昏羅帳」
年輕的你我勇敢地斷定,
一切皆懂,盡情擁有,
後來才知:那場雨,太虛幻。
「中年聽雨客舟中,斷雁叫西風」
為了愛勇敢離別,而且讓自己踽踽獨行,
後來才知道:
你所堅持的,其實很少人會懂。
「而今聽雨僧廬下,鬢已星星也」
一切都懂得的時候,
悲歡離合,是必然的無情,
才知道有一種成全叫做:放手!

放手,讓自己好過一些,
放手,讓別人也安然過日子,
放手,讓生命沒有害怕與擔憂,
放手,讓別人可以享受掌聲,
放手讓下一次的相見,彼此都安穩與愉悅,
也讓下一次的相見可以期待。
就像「微笑的魚」裡的那個男子,
他愛的魚,可以在大海裡自由地微笑。

莽莽滄海人世間,
我們難免成為那城市裡藍色憂鬱的男子,
但是,藍藍的憂鬱與缺憾裡,
愛是大海,祝福就不會止息,
它會永遠祝福一隻微笑的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