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學與音樂的對話】《冬天的詩與歌》11/14(二)14:00-16:00十八卯茶屋

2011年7月30日 星期六

【正負180經度】媒體亂象


承接上一個話題 今天我想介紹一部電影
這部電影由比我帥一點點的喬治克隆尼所導演
“晚安,祝好運”
所敘述的故事背景為冷戰前期
美國政府對於共產思想的防堵以及監察
由一位參議員麥卡錫為首的政治調查會評議審查了國民各項活動
並藉由不清楚的指控以及毫無證據的謠言將罪名加諸於他們所定義的通共嫌疑犯
電影裡重現了當年CBS勇敢起身對抗白色恐怖的新聞工作人 Murrow
最終終結了由於恐懼而產生的思想文字獄
這看再如今媒體已成為政治打手的台灣 格外諷刺
如果我們看看今日的報紙
在水果報出現以前 台灣報紙從未有過使用鮮明顏色標題或是誇大插圖佔據版面
反觀外國報紙 除了八卦小報外 無不使用黑色中規中矩的字體刊載文章
新聞媒體如果無法在洪流中挺身而出 至少應據有客觀播報新聞的職業道德
而不是在情色以及血腥中踩著受害者的悲痛高昇
或是成為有心人士做秀的低級舞台

如果我們希望留給下一代的不再是省籍衝突或是藍綠揪葛
如果我們希望看到下一代的世界不是僅有事業線和永無只盡的歌唱選秀
如果我們希望教導下一代的教育不是文憑的通貨膨脹以及上大學後就用不到的12年國民教育金字塔
我們必須從自己做起

我相信許多人在看到日本大地震後
救難隊員以及新聞記者在發現罹難者大體時 不會蜂擁上去拍照
而是放下鏟子 放下相機 幫忙蓋上白布後 向遺體鞠躬
相反的 大陸在對於動車的死者又是甚麼態度
小動作 大道理
美國民主歷經了水門案等各種大大小小的洗練
媒體在這之中扮演了人民的理性 不可閉上的雙眼
台灣的民主要進步 媒體的改進不可缺席

PS當我正在寫這篇文章的時候,一員警察走過了我的位子,打量了我所撰寫的內容。
一個我的外國朋友曾因為路過警車閃著警燈就勃然大怒
試問,沒有足夠證據證明民間交通工具有犯罪嫌疑,為何一個制服員警可以恣意巡視監察國民行動?
這只是大問題中的一個環節
我們不能譴責任何一個其中一份子 我們 他們 絕對的錯誤
但如此的問題是我們共同造成的,透過無動於衷的接受與執行
我們不可以用台灣的民主還年輕一句話就搪塞自己愚蠢的行徑
不負責 也充分的宣告自己的幼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