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學與音樂的對話】《冬天的詩與歌》11/14(二)14:00-16:00十八卯茶屋

2011年7月24日 星期日

【生活印象】粉墨的他者

一生中,由於工作場域之不同,

我們難以想像「他者的世界」。

然而,緣於一場服裝走秀,

我看見舞台背後,

有一個尺度的堅持。


撰文:王美霞
攝影:方姿文



七月二十三日,週六下午,節氣大暑,

暑氣蒸騰的台南,

風好像缺席了,熱鍋似的將要融化了。

冗長的暑假湧來大量觀光人客,

市街比起往常多幾倍的人口在流動,

每雙眼,都熱切地索讀府城,城市顯得擁擠了。

貪圖冰涼的遊客在莉莉冰果室前大排長龍,

李老闆的汗水一滴滴地流下,

似乎也解決不了,越來越擁擠的人潮。

我走入愛國婦人館看預演時,

「小雨的兒子」的秀場總監正在彩排最後一段的謝幕,

模特兒穿著清涼的短褲T恤,

一字排開在出口,準備登場,

音樂響起時,

我看到他們臉上的汗水像流水,

也隨著腳步,滴落。

小雨在一旁督場,鐵著一張臉,

嚴肅地瞅著那一一走過的婀娜身影,

小小的方丈之間,氣氛凝結肅穆,

感覺得出,在小雨專業眼光的檢視下,

那些亮麗高挑的美艷模特兒,每個人都很緊張。

模特兒穿紅走綠,窸窸窣窣,除了腳步聲,沒有聲響,

小雨慣然穿著招牌的衣著,色塊是白上衣,與鐵銹赭黑下褲,

飄來盪去的瘠瘦身影,

話很少,就像他的藝術成品一樣,

是現場中一塊極簡冥思的,鐵。

這個鐵,正在形塑他的成品,

以很簡素的話語與不可商量的堅持。

彩排結束的時候,已兩點多,

工作人員及模特兒才開始吃午餐,

許多的模特兒擱下便當,

仍然一步步地練習走著台步,

從門口,穿過迴廊,很慢很慢地

挺胸、抬起腳,緩緩挪移,走下台階,踏過草皮上的石磚,

然後一步步朝老屋的那一頭移去,

靜靜的動作,一次一次無聲地演練著,

演練著自己,以便詮釋身上的服裝風格,

那是不放心而求好心切所致吧。

我想起進門時,我問小雨:「還OK吧?」

他簡單一句:「還沒!」

這要求的到位,讓演練的模特兒不放心了,

這份不放心好像慢慢傳染開了,之後

一個又一個模特兒,加入行列,走著,練習著,挪移著,

他們像是移動的木偶,每個人挺著端正的身軀,

舉步、揚腳,安靜地走著。

模特兒的走秀,都是這樣不厭其煩的練習嗎?

我問了一位工作人員,

她說:「還有更辛苦的呢。」

小雨在遠處凳上坐著、看著,

秀場導演彎腰站在身邊聽他指指點點的說著,

大約是改正與要求不少,只見她不斷點頭如搗蒜。

不久,她笑盈盈地朝我走來,問:

「您是今晚的主持與導讀人嗎?」

我說:「是。」

「那好!」她很簡明有力地告訴我,

現在是三點,我必須開始化妝、梳頭並且去挑一件適穿的小雨的衣裳!

什麼?我完全愣住了!

原來,小雨督軍的眼光不僅掃到他旗下的模特兒,

也鉅細靡遺地掃到我這個微不足道的路人甲!

我開始搬出很多可以拿來搪塞的理由說明:

粉墨登場對於我這樣一個隨散的主持人而言,甚無必要。

秀導聽完笑了一笑,說:「一致的風格與整體性是小雨的堅持。」

也就是藝術家是有整體行當考量的。

於是,兩小時之內,

一個還沒洗臉的我,在完全沒有招架的餘地之下,

臉上多了一坨粉墨,和兩條突兀的假睫毛,

頭上盤起看似專業卻顯得冷峻的高髻,

當然,整晚,我也穿上了一件完全不屬於我的風格的「小雨」,

一切只是為了一位藝術家的堅持整體風格。


如驚濤駭浪的一場「衣服與女人的戀愛」活動結束之後,

我狠狠地撕下假睫毛,鬆掉盤髻與誇大耳墜,

穿著我愛的「李堯」,寬袖寬褲自在坐下來,

在奉茶與一起工作的伙伴閒話活動心得時,

我方才覺得,自己的魂魄歸鄉了。

閒話中,許多人談著今晚的走秀、驚嘆有之、新奇有之,

台南的古屋欣力,因為這個活動,又跨出一個里程碑。

談話時,我細嚼著這場服裝秀的滋味。

小雨,是一位玩鐵器的藝術家,

流利簡潔的線條,精緻流暢的剪裁,

層次豐富,單純而又富麗是他所追求的風格,

不對稱的剪裁,多元混搭的美學使他的服裝充滿個性的元素,

他把藝術的堅持演繹在服裝上,

特別是他由鐵雕的表現起家,

鐵的造型,充滿線條,線條的強化形成張力

要能撐起這樣的格局,

必須用很多誇張的表現力,才能使衣服的內在力量被看見,

所以,小雨要模特兒用很不自然的方式走路,

很慢,腳抬得很高,肢體凝定的時間很長,

因為慢、定、靜,才能看見服裝所承載的線條與速度,

所以,模特兒走秀時,臉上不能有太多的表情干擾,

於是,走秀的人必須被訓練成移動的「鐵」,

但,服裝是有感情的,有生命的,

她們又必須是一塊有血肉的「鐵」,

因此,難上加難。

為了秀場效果到位準確,

我看到那些青春年歲的模特兒,很邁力的練習,

大暑的天氣,一次又一次的走位,

直到,小雨點頭,秀場導演喊卡為止。

這一場合作機會裡,

我永遠難忘小雨在督場時那張求好心切的鐵臉,

我也難忘那模特兒揮汗如雨的美麗臉龐,

對我而言,簡單的粉墨登場,配合演出,都是困難的體驗了,

對他們而言,台上一秒鐘,台下十年功,更是難得。

粉墨的他者,

是我的陌生,

但,我心存敬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