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紅樓夢導讀】 講題:愛,連皮帶骨化成灰 時間:2017年9月19日(星期二)14:00-16:00 地點:吳園十八卯茶屋

2011年6月16日 星期四

【人與對話】那天,台南的天空很藍

611日,
愛國婦人館修繕完工正式啟用。

昭和15年(1940年)完工的會館,

由原先的愛婦會本部、紅十字會、

美國新聞處、中西區圖書館,

以至於現今以古蹟定位而被保存,


其間歷經中日戰爭的兵燹,1970年的爆炸案,

見證多少滄海桑田,

啟用那天,老屋欣力,注入一股「看見老台南,望向好未來」的活力。

啟用典禮之後,莉莉冰果室的李老闆備果,

「奉茶」的葉老闆備茶,三三兩兩迴廊閒話,熱鬧非常。

林瑞明老師坐在迴廊的磨石地板上,

捧了一杯涼茶,向我揮揮手,「來坐喔!」

我坐了下來,方才發現那穿廊,風大,好涼快呀,

就說:「老師,你貪圖涼快喔!」

他說:「哪有?我心裡『悶燒』得很呢!」

「為什麼?」「唉…」

一語既起,老師的對話裡,就是近來台語文書寫的風風雨雨,

語重心長,且寄予期許,

「但是,能怎樣呢?」老師一向瀟灑,與我談話也都豪邁,

但,這一次,他真的只能悶在心裡燒了。

片刻無語,之後,林瑞明老師突然問我:

「你說,這藍天上的白雲,你要怎麼書寫它?」

抬頭,我才發現,台南的天空,好藍哇,

藍得很不真實,像地中海神話的夢了,

「空明水鏡的飄盪,是我的夢」我說

老師笑著回過頭看我:「難怪你會寫東西,不過我的詩也很不錯喔…」

說著,他從口袋掏出智慧型手機喔,呴!當下嚇了我一跳,

鬚髯盡白,還HTC

我說:「老師,你也玩這麼尖端的科技喔?」

「當然囉,」他很得意地說「不然我怎麼跟上時代腳步!」

然後老師試著在平板機面上,滑出存檔裡的一首詩,

「寫藍天白雲的」他說,「給你拜讀一下」,

又一次得意地笑著,

結果,舞弄了半天,找出的檔案竟然文字重疊覆蓋了啦,

老師說:「這是怎樣了,你說?」

在他還沒把手機「嚕 」過來之前,我立刻撇清科技參與形象說:

「呃…老師,我不是學電機的啦,我和HTC不熟,

臭酸的文人,只會修理文字,真的和你的手機不熟…」

「文人?好,文人的詩,都是用吟讀的,我唸寫的詩給你聽。」

老師想證明,他的詩是渾然天成裝在腦袋裡、肚子裡的,

就唸詩給我聽:

「流動的是我,不動的也是我…」

他指著那片天空說,

天上的雲在飄,那是下層的雲,

風來了,它就走,

可是,更高處的雲,

他是寂然不動的,風來了,它也不會移動腳步,

但是,這都是雲,也都是我…

我聽得著迷了。


是禪,是人生,也是老師在文學領域上堅持與戰鬥的形象,

我終於知道林老師為什麼總會找到有風的納涼處,

看那片片悠然飄盪的白雲,

看雲,是要有一個胸襟的。

於是,靜靜地,我們看天上的白雲,

一直到人潮散去,我們還坐在石版地上。


莉莉冰果室的李老闆和古都基金會的玉璜走過來說:

「ㄟ,你們,好悠閒呢。」

可不是嗎?我笑了,

今天和一位浪漫的老詩人,並肩而坐

而台南的天空,好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