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學與音樂的對話】《冬天的詩與歌》11/14(二)14:00-16:00十八卯茶屋

2011年6月25日 星期六

【版主的話】版主旅行中


只是想看封禪大典,

所以去旅行…





公元前110年,

漢武帝元封元年,

漢帝國的君主,開始大規模的封禪。

招展千餘里的旌旗,

一路飜飛遙遙,指向泰山。

在封禪的仗陣尚未攀上泰山之前,

十八萬騎兵,越過長城,

將五原、歸綏的匈奴震懾了。


封禪先要罷兵。


司馬遷的父親只見到封禪的序幕,

便飲恨而終。父親彌留之際,

司馬遷接下太史令那枝高貴的史書之筆。

扈駕東行,隨登泰山,司馬遷親見封禪大典。

據說,天下承平五百年,

且需有德君子當道,方能封禪。

司馬遷的史記裡記錄封禪書

筆勢飄忽神逸,且又諷刺笑罵,

到底,司馬遷下筆時,心中想著什麼?

盛之始,卻也是衰之漸…

漢帝國在封禪的鐃鈸鼓樂中,

諦聽怎樣的天機呢?


年輕時讀史記,

一直很想看封禪大典,

古人說:「登泰山而小天下」

杜甫也說:「岱宗夫如何?齊魯青未了。」

對於泰山的高巍,

我無意探究亦無親炙之渴望,

但我一直想看看司馬遷那一年的封禪,

是怎樣景象?

只是這一個簡單的好奇,

我將往泰山與青島走去,

旅行中,

會想念所有的朋友,

並且把旅行的愉悅與你們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