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學與音樂的對話】《冬天的詩與歌》11/14(二)14:00-16:00十八卯茶屋

2011年5月25日 星期三

【生活印象】迷戀,黃色

桑達颱風若有似無的裙襬,

掃蕩得小島一片陰霾,

兩三日的雨滴過後,

今天的台南,

是一片明朗的日照。

驅車行轉在市區,

到處都是照眼的黃色,

阿勃勒以閃亮之姿,

煮著城市裡熱燙的夢。

而,匆匆忙碌的行人腳步,

誰來為她寫詩?


黃色,高調,

色塊令人不能逼視

高亢的色調,

是古代九五之尊的帝王,

方可匹配的彩度。

醫學研究說黃色,有助於思考

可,激發腦波的活絡,

是否提高智商,尚待專家研究。

我對於黃色的垂青,

始於梵谷。

梵谷旅居法國南部阿爾(Arles)時期,

他有一間黃色小屋,

是夢中的伊甸園,

畫家的色彩天堂,

他向高更招手:印象派的陽光在南方。

高更於是前去一同創作,在黃色小屋。

兩位天才般的藝術家

在普羅旺斯的南方小鎮激烈爭吵,

原因,無人知曉真正,

高更拂袖遠去,

留下來的梵谷,

被送進病院,

病院中,他仍然沒有停下畫筆,

繼續揮灑畫筆的他,活出生命的極限。


我曾在阿爾(Arles)短暫停留,

並且拜訪那間病院,

安靜的午後,病院訪客亦稀

走在迴廊,腦海裡映上他的作品《在阿爾的臥室》

黃色的迷亂,藝術的宣告:

「為了再次捕捉我今年夏天獲取的那種濃烈黃色調,

我不得不採取激烈的手段,這也是千真萬確」—梵谷


凝視那一窗一床,斗室狹小

但我彷彿親見一個作家的傷痛,

病院的中庭裡

有一座斑駁頹圮的古牆遺跡,

寂寂顒立,彷彿等待藝術家再度醒來。

我在其中佇立良久,

赫然發現庭院中有燕子來來去去,

穿梭在頹牆的凹洞裡,

定睛一看,才知原來凹洞裡有一窩鳥巢,

巢裡幾隻嗷嗷待哺的雛鳥正張開黃口

呱呱噪啼。

尖細的音頻裡,

生命力卻是十足旺盛的。

古牆頹仄,凹洞幽深,

誰知,新生的生命深藏其中?

那一幕,至今想起仍然令我十分感動。

梵谷曾透過小屋裡的窗口,

窺見阿爾藍藍的星空下,

美妙的拉丁音樂迴盪在夜風中,

咖啡座裡的人們,

在繁星下享受美妙的夜晚,

一天裡的苦難、淚水、汗水都卸盡了

橘亮黃橙的咖啡屋,

盞盞煤氣燈散放黃色的光暈,

咖啡座上卡布奇諾正香濃,

這一夜,美妙的人世,好極了。

那是我最鍾愛的一幅畫,

因為,當時拿起畫筆的梵谷是受苦的靈魂,

透過他的眼睛裡的生命之愛,

卻歌詠人間最美妙的顏彩與詩歌,

藝術家這份愛,令我動容。

從此,黃色有了深意,

一種相信生命的深意。

一如梵谷所說的:
「許多廣闊的麥田,在陰霾的天空下」
「我不需特別去表達悲傷與極端的孤獨感」
「這些畫作能傾訴我用言語所無法敘述的」--給西奧的信

梵谷用畫布收藏藝術的黃色,而

收藏於人間的黃色是什麼呢?


南方府城,沒有普羅旺斯的薰衣草滿處飄香,

但是,那份生命寫在一季季的阿勃勒上,

黃得理直氣壯。

當木棉花橘了三月,落了四月之後,

五月,阿勃勒就登場了。

串串的金黃,像金幣,

吹拂在府城的街頭,

像古代的串錢,

一串串在枝頭,迎風,

好一個財源滾滾,

連過路的阿伯看了都說:這個好!這個好!

在詩人的筆下,她是黃金雨,

一個希臘的神話故事,就此飄散。

故事裡,有宙斯的瘋狂迷戀,

有被鎖在亞克力西奧斯(Acrisius)銅塔裡的丹妮那莫名的狂歡,

黃金雨,是年輕的丹妮午後旖旎的夢,

卻是整座城市,夏天的絢麗。


偶爾經過台南的街頭,

無論你是看到阿伯的錢幣

或是激發梵谷的黃色狂想,

抑或是詩人無端的呢喃夢囈,

怎樣都好,阿勃勒既在此時黃給你看,

那麼,停下腳步

迷戀,黃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