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學與音樂的對話】《冬天的詩與歌》11/14(二)14:00-16:00十八卯茶屋

2011年5月21日 星期六

【生活印象】君子ㄟ批




那天午後一場講座,在孔廟的明倫堂
我才知道這位中年男子的秘密。


孔孟學會三月開始在嘉南地區成立推廣中心,
緣於人情之託,我答應擔任志工秘書一職。
明倫堂的四場活動,對於孔孟學說具有指標性
因為那是全台首學之孔廟,
蒙多位友人之助,辦理得有聲有色。
壓軸的一場,是我邀請葉東泰「四書約茶,茶曰四書」
講座「論語與茶」的對話。
那天在「奉茶」討論時,
葉大哥聽到我提議以「溫、良、恭、儉、讓」為主軸時,
當下語帶感觸的說:「這麼巧,這五個字。」


因為,將四書與茶連結,
是創舉,當然,也是我們希望能圓滿成功的講座,
所以對於書法、茶席布置、水溫、時間的掌控、茶的濃淡、主題…
所有的講座流程都在不斷討論與對話中一次次確認,
直至上場前一天,葉大哥說:我寫了一首詩。
那天,活動如預期地展開,
午後的明倫堂,風微颺,
大樹下,席鋪綠地,
滿座皆笑靨,生意十足,
幾位好朋友來打氣,
許多的新面孔來聆聽,
從來沒有一次的教室情境如此天寬地闊,
偶有一兩聲蟲鳴鳥叫,
更添哲學話語的深意與茶香的迷人。
對話將屆尾聲,
葉東泰談到自己生命中的經歷與茶道印證:
出生在小島、成長在本島、當兵在外島,
澎湖、台灣、金門成為他中難忘的記憶,
因為那時老一輩的人希望孩子有前途,
就要這樣離開澎湖,走著打拚的路。
他說:在金門當兵的時候,
父親寄來了一封信,
歪歪斜斜的字跡,
有父親的愛,
在那個克勤克儉的年代裡,
父親的叮嚀,千言萬語
化做一張信紙裡的「溫、良、恭、儉、讓」
要對長官同事溫和有禮
要對人好
要恭敬
要勤儉
要謙虛…
儒家鐫刻在經典裡的方正大道理,
在父親的叮嚀裡只是很生活、很樸素的言語。
那是阿泰所體會的【四書】,
父親,就是四書的一部份。
如今談來,格外令人動容。
當經典成為生活的一部份時,
經典才有了真正的意義,
因為,道德是本分,
是老老實實生活的一部份。

阿泰讀爸爸所寫的信,
有他很深的感動,
因為那個時代,
沒有EMAIL,沒有FACEBOOK,沒有手機,
外島的軍旅生活
流傳著很多驚險的故事,
據說夜裡水鬼上岸摸走戰哨士兵的人頭,
據說長官都是抑鬱不得志的老士官,讓新兵知足苦頭,
據說吃食都是貧瘠的三餐…
老父親對於遠去外島的孩子不知如何關照,
外島的軍旅生活如何更不知細節,
只能把焦慮、關心、呵護化成一張薄薄的信紙,
信裡面,不說別人怎樣
只說:兒子啊,我們誠篤本分做人,
人家就會對我們好…
難怪,多少年之後,已經中年的阿泰
捧著信紙,在夜裡昏黃的燈下重讀,
仍然目眶微濕。
午後的陽光慢慢頹照,
柔和的光影,灑在「四書約茶」的所有人身上,
阿泰說著那張「阿爸ㄟ批」,
感觸良多,…說不下去了,
低頭,捧起一張紙,
那是寫給爸爸的一首詩,
一字一句地唸著:

「當汝佇本島拿筆
阮正佇在金門出操
歪歪斜斜的筆跡
亢著老爸深深的疼痛…」

唸著唸著,他那捧紙的雙手微微地顫動
彷彿發自內心地與父親對話,
話裡有理解、有感恩、有說不出的思念,
然後,透過我與他平行的角度的座席
我看見他微濕的眼眶,低頭,
只是一直唸,一直唸,他寫給父親的詩。

「男子漢嘛是君子啦!」

詩,讀完了,
在靜默的一、二秒間、
他沒有抬頭。
所有,與會論茶的朋友
也在當下靜默了…誰都能體會
那信裡、詩裡,一份深刻的父子情。
然後,掌聲在下一個瞬間從座席中響起
滿堂的的掌聲,
是因為在這個午後,
和風煦煦的明倫堂,
我們看見一位後中男人的美麗心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