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學與音樂的對話】《冬天的詩與歌》11/14(二)14:00-16:00十八卯茶屋

2011年4月10日 星期日

【生活印象】楝花靜靜開落的小路


寧靜的深深小徑,

花很安靜,日子亦是。

撰文:王美霞

攝影:林



沿著崇德路,一路向南,

夕陽在窗邊亮閃閃地跳動,

黃昏的餘暉糝成金黃的光暈

伴我一路前行。

那是一條蜿蜒的小路

闃少人行,

座落在仁德糖廠附近,

阿雪帶我前去訪勝,

之後幾天

我幾乎天天造訪。

沿著步徑走去,

掩翳的樹叢背後,

是一條條筆直的路垂直地被開闢而來

兩旁植滿整齊的小葉攬仁

在暮春的黃昏迎接鮮嫩的綠光。

每到午后,有健行者來來回回走在路徑上

吸納城市裡稀微的芬多精。

我沒有養身健走的興致,

有的是抬頭賞玩那努力吐放鮮綠嫩芽的好奇,

小葉攬仁,總是城市裡很規矩守分的樹種

安安分份地舉起平整的雙臂

歡迎路人的觀賞。

沿著小葉攬仁的路徑再往前走,

約莫百餘公尺,

眼前是一片白芒芒的楝花樹林,

在春之尾聲,

合唱霧濛濛的旋律。

來到楝花林時,

花期已頹,見不到「原來奼嫣紅開遍」的繁花盛景,

獨獨有幾許花瓣,迎風飄飄落下

飄、飄、飄,飄落每一個造訪的黃昏

然後在夜幕低垂時,靜靜閉幕

明日再訪,花落更多

直至前兩天再去,花事已了。

就在寧靜的深深小徑,

送走今年的苦楝花,

花很安靜,日子亦是。

城市的一隅,苦楝花的開落

從來不是驚奇,

但是,時常駐足的我

總會在屈指之間感知流光暗度,

時間,真是蒙面的神偷,

悄悄帶走很多的事,甚或記憶。

苦楝,苦苓,與苦戀諧音。

因為它的名稱,

那一朵朵枝枒的蛋粉花瓣

感覺便像一朵朵生命的盼望與依戀了。

白居易有一首詩

「花非花、霧非霧

夜半來,天明去,

來如春夢幾多時,

去似朝雲無覓處。」

晨來,黃昏

日影陰翳,陽光暫明

明滅之間,時常想起過往的一些記憶光點,

佛說每一個剎那,是五百個生滅

不知在生生滅滅之中

生命「住」往何處?

又有何者可堪苦苦去戀?

邇來,對於花開花落,感觸特深

對於像苦楝花這樣謙虛含蓄的花開

更有一份珍惜。

所以,那一條開滿苦楝的小徑

竟是這一季春天裡

我最愛的的路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