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紅樓夢導讀】 講題:愛,連皮帶骨化成灰 時間:2017年9月19日(星期二)14:00-16:00 地點:吳園十八卯茶屋

2011年4月13日 星期三

【生活印象】水鳥的歌聲輕輕飛揚


水色雲色,悅人目

鳥聲歌聲,暢心懷



過了某個年紀之後,

和一群老朋友唱歌

是既自在且快樂的事。

從前讀論語,

最愛「暮春者春服既成,

冠者五六人,童子六七人,

浴乎沂,風乎舞雩,

詠而歸」的意境。

曾點是儒家的親炙弟子

卻暢談一段十分道家的想望,

讓孔老夫子迷路了,

也忍不住說:「吾與點也。」

我想,孔子所著迷的應該是

生命中那一份高聲歌唱的自在與閒適吧。

吹吹風、大聲唱,

真的是讓人快樂的事呢,

所以,今天和阿雪、燕子學姐、麗美、小蘭在【水鳥客廳】歌唱

有風、有水,有歌聲,夫復何求?

【水鳥客廳】是一個魚塭改建而成的餐廳

據說先前除了用餐之外,也有庭園咖啡。

沿著安平一直往四草的方向前行,

到了北汕尾,兩岸皆見開闊魚塭,

波光粼粼的水面,

偶有白鷺鷥,掠過

水影雪白,激起輕輕水紋。

阿雪說,這裡可以看到翠鳥,

我睜大眼睛,無法置信。

路邊一條土埂小路,

顛顛簸簸搖進去之後,

【水鳥客廳】就在眼前。

不起眼的餐廳建築架在水面,

像南洋的水上船屋,

餐廳前的塭池裡水車還噗噗噗地打著水花。

餐廳的食譜,琳瑯滿目,

識途老馬都知道廚師雖非飯店大廚

廚藝卻是十分了得,尤其是海鮮,

地近魚塭,海產豈有不鮮之理?

只是,人少胃小無法一一遍嘗,可惜。

一席飯菜,從中午吃到黃昏

泰半時間,都在歌唱,

這就是【水鳥餐廳】令人喜愛流連之因,

時間,在這裡彷彿,都不重要了。

我愛聽耳際裡的那些老歌,

因為歌曲的旋律就像複習光陰,

拿起麥克風的她、她、她當年唱這首歌的事

一一都被喚起。

歌來了,舊事也來了,

這便是回憶的滋味麼?

我常覺得在相熟的人面前唱歌,

無庸顧慮什麼,所以

嗓子都清了,唱歌特別快樂。

最近看了奧斯卡金像獎的當紅影片「王者之聲」,

劇中柯林弗斯因為心理障礙而口吃難言的畫面,

讓我印象十分深刻。

我很慶幸,同行者雖非「冠者、童子」

卻有赤子之情,反璞歸真

所以,我們都在歌聲中聒噪了,也暢懷了。

魏晉時期,文人高士雅好長嘯

據說,那是一種腹式呼吸法,

引腹腔之氣,由丹田送出,

震喝之下,可以養身。

所以,教學生認識諸葛亮生平時,

我告訴學生這位仁兄應該是一個養生專家

因為他有事沒事就在黃昏與清晨高踞臥龍岡上「啊嗚—啊嗚—啊」

這是很健康的投訴胸中之情呀。

學生就回說:「那諸葛亮豈不就是中國版的人猿泰山了嗎?」

是呀,電影情節中的人猿泰山叫什麼叫呀?

那一定是有道理的,

學生在大笑之餘,不知道有沒有悟出其中蹊蹺?

遑論養身,但說心情

唱卡拉OK,有時,真的是很OK的啦,

尤其是和一群老朋友,

手牽手去【水鳥】天寬地闊地大聲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