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紅樓夢導讀】 講題:愛,連皮帶骨化成灰 時間:2017年9月19日(星期二)14:00-16:00 地點:吳園十八卯茶屋

2011年4月30日 星期六

【生活印象】我是Ω


嗎?

—寫給Lillian

記憶中,有一句話,

那是高中數學課老師在課堂上的感嘆,

他說:「,真是不可思議啊!」

數學老師原先想詮釋的是對於這個數學符碼的驚嘆,

可是,那天課堂上,

全班笑成一團,

弄得他老人家以為自己臉上長了花似的,

一臉糊塗。

笑聲,甚至在下課後,還遠颺至其他班級,

成為認識我的人爾後的大笑點,

因為,當時我的外號叫做「」。

的由來,其實是一個愛上圖書館的典故。

早早的年代,

一卷在手,去草綿綿處尋夢的境界固然很美,

但是,沒有零用錢的日子,

書,當然也成為必然奢侈品。

若是敬書籍而遠之的人,

沒有書,何妨?

但是,無書可看,我就無法逍遙快樂任平生,

當然,那是針對課外書籍而言。

年輕的我如餮餮般地啃食大量書籍,

一旦有書,葷素不計,全都一一入腹,

甚至,窮研閱讀之際,

我還幫瓊瑤小說寫成結構分析表,幫同學導讀。

身旁的人,曾經指著我鼻子說:你呀,上輩子一定是書呆子,

我說:「不是吧,我上輩子必然非人哉?」

「那是什麼?」

「渺蟲一隻,書蠹也。」我十分肯定這個前世。

而且,我也深信那蠹書的癮,

讓我今生仍然如此孜孜矻矻聞書香而起舞。

就讀台中市崇倫國中時,

欣然發現學校大樓的隱蔽角落,

有一圖書館,

書藏雖非萬卷,但足以讓我忘憂。

於是,從國一開始,

我成為乏人問津的圖書館裡借書、還書最頻繁的顧客。

圖書館管理員是一位年過半百、頭髮花白的老ㄅㄟ ㄅㄟ,

孤寡一人,鄉音奇重,

每次一言既出,身旁無人能懂,

他守著圖書館,安安靜靜地過他逍遙的隱居生活,

當時的我,是很不識趣的毛小孩,

三天兩頭找他借書。

老ㄅㄟ ㄅㄟ是廣東人,

人云:天不怕地不怕,就怕廣東人說官話。

他的官話果真難懂,

我的同學們都怕他,

因為,聽來聽去莫宰羊,

老先生就發飆了,

然後大吼: ㄌㄟ ㄉ一 ㄇㄛ ㄉ一 ㄉㄡˇ

嚇跑所有瞪大眼睛的孩子。

大家都說:老ㄅㄟ ㄅㄟ是火藥庫,少理為妙。

但是,我的書在他的手裡,

我豈能就降,於是

為了借書,我嘗試理出一套與他溝通的方法,

比手劃腳兼圖解,

不然就是賴在那裡,不走

然後,漸漸地他會明白我要的書是什麼?

,果然也可以一次賓果!

圖書館的老ㄅㄟ ㄅㄟ開始覺得我是他的一家人了

每一次,我的同學去借書,

他就就說那個「歐米軋」很不錯,

愛讀書喔,有成就喔,

其實,沒人聽懂他在稱讚我,

直到有一天班會班上同學分享趣事時

學藝股長說,那個圖書館的老ㄅㄟ ㄅㄟ

最近的口頭禪就是:歐米軋、歐米軋

也不知道那是什麼東西,聽嘸啦。

我方才在眾人面前羞赧地站起來說:

那是我啦,老先生廣東腔太重,

把我的名字王美霞唸成歐米軋,

頓時全班爆笑得不可遏抑…

從此以後,

我就與歐米軋緊緊相隨。

上高中後,

「歐米茄」行銷了一款讓我心儀的手錶,

高貴的設計,天價的標價,

讓我知道,那是我一輩子的極限,

可是,因為這手錶的廠牌,

我開始喜愛「」這個符號。

「歐米軋」與「歐米茄」一音之轉,

果然歐洲人的譯音品味比較高明,

從此,我蛻身一變成為「」,「歐米茄」。

台中女中的同學一直覺得我是個異數,

因為喜歡寫作所以當校刊社社長

想當國文老師,三年裡宣稱國文為最愛,

我是那時候文學記憶庫的電腦

同學詩詞歌賦的疑難若問我出處典故,

大概比查字典、書籍還快,

」一次次讓他們覺得

真的有點不可思議,

所以,它成為我的代號了。

隨著那一次數學老師在課堂上很用心的證明

」,這真的是一個不可思議的數。

我開始對於這綽號,

有了更多的敬重與自我期許,

在那青春浪漫且一無所知的年歲裡,

我不知道未來的日子會活得如何光景?

但我總期許自己,

可以像那個簡單的符號,簡單的線條

卻又散發無限能量。

成為人師之後,

我沒有再對其他人提起這符號,

甚至學生,

但是,那股力氣,始終是在的。

行行重行行,

如我所願,成為一位老師,

盡責地在講堂上春風化雨,

然後,步下學校講台,

帶著美好的夢去經營南方講堂,

與許多人分享,更多更多的生命所得。

杜甫曾有〈登高〉一詩:

所載詩句「無邊落木蕭蕭下,不盡長江滾滾來」,

那是他後中年的心情。

我沒有杜甫的蕭颯垂暮之情,

我知道即便垂暮是必然面對,

也不可任自己提前早衰。

因為,生命成長的歷程中,

曾有一個能量的符號與我共同行路,

那是「」,

」符號裡,

有我崇倫國中的愛,

有我書中世界的夢想,

也有我台中女中時期,

同學給我的讚許與推力,

台中女中三年三班,

我記得這個意義,

所以,當你問我:是嗎?

我說:是的,Lillian,我是「」…